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九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7:08 人气:55
  第九章

  第二日你和青狄龙一人一捧珠子在梵黎的千叮咛万嘱咐下,按照梵黎所指的路来到花在镇。

  花在镇十分的繁华,到处都飘花着花瓣,街道的两旁都种有花树。你和小龙在客栈海吃了一顿,又买了几身衣服,出手都很阔绰,几颗鲛人泪结成的明珠,惹得旁人嫉羡不已。你去了一趟钱庄换了一些碎银,扔了几锭银子给小儿差他打听王翰林的下落。

  店小儿心下道你是个富家千金,随家弟来到花在镇,为的是找一个叫王翰林的公子。见你容貌不俗,多看了几眼,下去办事去了。

  用过晚饭,沐浴后,你一身清爽,下楼来看店小二打听的怎么样了。

  淡淡的光晕从你身后晕开,你垂眉敛眸,肌肤如雪,轻抚栏杆,从楼梯上走下,犹如青莲盛开。

  在你出现在楼梯口时,一厅寂静,数道目光投向你,你极其不自然走向小二。

  “小哥…”声音如黄莺出谷。

  “哦——是沐姑娘啊?有事?”店小二一副梦初醒的样子。

  你淡淡笑道:“不知可有王翰林公子的下落。

  你淡淡一笑,不知又迷了多少人眼。

  “沐姑娘,小的四处打听也没有王翰林公子这人,恐怕那位公子已经不住在花在镇了。”店小二有点不安道,见你轻皱细眉,又道:“不过小的到听说一事。花涧宫的花神仙子要在花在湖会晤天下的音律乐师,是说邀人共赏音律,沐姑娘要找的王公子擅长琴音,有可能是去了花在湖,不妨去寻寻看。”

  花神仙子花涧语。

  你自然是认得她,白发蓝眸,倾城倾国。那日庙会一舞倾城历历在目。

  “那劳烦小哥了。”说罢赛了锭银子与他,就要上楼。

  “姑娘请留步。”

  一声挽留,正臭着你银子上的香气的店小二被人隔开。一个手持玉扇的白衣公子拦了你的去路。那公子广袖垂地一躬身一辑道:“我家公子见姑娘不凡,有心与姑娘结交,不知姑娘肯否赏脸过去一叙。”顺着白衣公子的方向。角落的一桌上确实坐着一位公子,锦衣华服由一群玄衣的人围着,面目冷峻,十分英俊。那公子见你目光投过来,举杯邀你,抿成一线的嘴角向上扬了扬。

  冷冽的眼神盯着你,仿佛狼盯着猎物般。那位公子身上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公子有何事?”你并未移步,只是远远看着那人。

  “我家公子请姑娘赏脸过去一叙。”持扇男子又是一躬,神色有些不自然了。

  “小女子出门在外不便,还请公子见谅。”你道,超凡脱俗的眼眸波澜不惊。

  那锦衣公子不怒,笑意更深,将酒杯放下,一人上前倒满。

  “我家公子请姑娘赏脸过去一叙。”白衣男子仍是一礼,眼神似有哀求,他朝角落人群中的独饮的公子一望,遇着那人笑脸时脸色暗了几分。

  你心下想她不过去,难道他的主人会惩戒他不成。

  “我说过小女子出门在不便,还望公子见谅。”

  你转身就要走。

  “从文域。”身后是轻轻的笑,只是那笑让你觉得毛骨悚然。

  “姑娘!”手臂被人擒住,那个持扇的公子已经面如土灰,紧紧攥着你的细腕。力气之大,你动弹不得。

  “公子你这是何意?”你十分不悦,奈何挣脱不开。

  “从文域,愿赌服输。”锦衣华服的公子朝你们走来,面带微笑。那个白衣公子大骇,冷汗淋淋,擒住你的手不停的颤抖。

  “沈…公子…公子…饶命。”

  七尺男儿当着你面跪了下去。

  锦衣华服的男子立在你跟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你。迫人的压力压得你不能呼吸。幽深的眼中一片黑雾。

  “饶命?这话从何讲起?沈某人是那种卑鄙小人吗?”

  声音很轻,跪在地下的从文域听了却抖得更厉害了。

  “既然你自己开的加码,理应由你自己奉上。”

  寒光一闪,一只匕首掷在地上。

  你大骇,往后一退,撞到桌角。

  一只手极为艰难的捡起匕首。

  “沈公子…”

  锦衣华服的公子扬扬下巴,笑着不语,而言下之意就是你请吧。

  从文域脸上一抹决绝的神色,扬起匕首往左臂刺去。

  “公子住手——”寒光扬起,你想也没想伸出手去。一股鲜血从你手掌如溪流涌出,你脸色苍白,努力稳住自己的颤音道:“你…不要为难他…我答应你便是。”

  此话一出,从文域一喜,求证似的盯着锦衣华服公子的侧脸。

  至始至终都不曾离开你身上的眼睛当你接下那匕首时有一丝丝诧异,但很快恢复清冷的笑意。幽深的眼中有欣赏的成分,更多的是玩味。

  “晚了。”

  啪——

  从文域身子摔出客栈,太快了。

  客栈里一片死寂。

  “吓着姑娘了,是沈某的不是,让姑娘受伤,沈某更是过意不去。”白玉的手指掏出一方锦帕,极为温柔地将你的受伤的右手包扎。“在下沈玥崖,可否知道姑娘芳名?”语气温柔,但字字透着冷气。

  “你…你为何伤人?”虽然那只是一瞬间,但是你还是看见沈玥崖动了动左手。

  “他伤了姑娘,我只是为姑娘出气而已。”刚毅线条的下巴,沈玥崖靠近几分,你被压得踹不过气来。

  明明是他…你靠着桌子深吸一口气道:“沈公子,下人也是人,众生本平等,无有贵贱之分,即便是他的主人,掌有生杀大权,也不可胡乱草菅人命。还请公子放了你的仆人一把。小女愿意与公子结交便是。”

  “噢?能认识姑娘是沈某的荣幸,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你答应放过他?”你道。

  “姑娘一句沈某甘愿上刀山下火海,区区请求何足挂齿。”

  看着被人扶进来的文从文域,额头潺潺冒着血。

  你心道,此人绝不是善类,如果告知他你的真实姓名,他日必定牵累爹娘。你皱眉极不情愿道:“小女歆仙。”

  “歆仙?‘歆丽佳人美温如玉,疑是九天入尘嫡仙。’人如其名。”沈玥崖一手挑起你的下巴,让你与他直视。你只觉得那翻涌的黑眸十分慑人。沈玥崖又是一笑道:“将从文域公子抬到后院去,把左臂卸了,送与他夫人。”

  “你——沈公子刚刚不是答应与我放过他吗?为何现在…”

  此人太过阴冷,你不寒而栗,后背冷汗淋淋。

  “出尔反尔对不对?沈某是答应过歆仙姑娘会善待沈某的下人啊。可是从文域公子不是沈某的下人啊。这可如何是好?从公子欠了沈某一笔钱,他无力还,沈某只好将他的左臂做抵押。可是沈某又不愿让从公子的夫人伤心,胳膊只能又还回去了,歆仙觉得沈某做得是否妥帖?”明明是温热的手指,抓着你的下巴处却让你冰冷不已,沈玥崖微微一用力,你细致的下巴乌青一片。“本来他也不必如此,沈某对人一向很仁慈,即便是与沈某又深仇大恨,沈某也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的,从文域提议与沈某打赌能将歆仙姑娘请到沈某跟前,可惜歆仙姑娘似乎不太给她面子。沈某再仁慈也没有法子了。”

  你全身冰冷,沈玥崖的气息喷在你的肌肤上,犹如寒冰刀割。

  “放开歆仙姐姐!”一声怒喝,你还来不及细看,一个十一二岁的绿衣公子上前将你从沈玥崖手中夺了下来。

  “歆仙姐姐!你是何人?”小公子焦急道,看见被捏青的下巴,怒极道:“敢伤歆仙姐姐,罪不可赦!”

  那绿衣将你晃得眼花,你怕那小公子受伤,一把将他拉回,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偏头看他,“姐姐谢谢你的路见不平,可是姐姐不想你受伤,你还是走吧。告诉姐姐你姓名,姐姐日后再谢你。”“歆仙姐姐…”那绿衣的小公子急的直跺脚。“我是小龙啊…青狄龙啊…歆仙姐姐又不认得小龙…呜呜…”碧眼水雾泛起。

  你仔细一瞧,当真与小青狄龙七八分相似。绿衣碧眼,脸拉长了点,脸白净许多,身高到你肩膀。

  “你怎么长高了?”前两天还只在你腰际,今日就快高过你的肩膀了,还是十一二岁的样子。

  “不是长高,是长大。”十一二岁的青狄龙十分得意。

  “你的法力恢复了?”你欣喜道,那样你们找人便方便多了。

  “试试便知。”摩拳擦掌,青狄龙跃跃欲试,碧眼光华大胜。“你——胆敢伤我歆仙姐姐,速来受死。”

  沈玥崖不为所动,抱臂站在一旁,向你道:“原来歆仙还有护花使者。”

  “休得再语,速来受死!”

  青狄龙杀气腾腾飞身过去。沈玥崖扶额轻叹,样子十分无奈。

  碰——

  绿影被甩回来,撞到了许多桌椅,看热闹的食客们纷纷避让。

  唯有在最里间的一桌坐着一个黑衣斗笠男不为所动,自酌自饮。

  你扶起鼻青脸肿的小龙道:“沈公子你真是欺人太甚了,小龙只是个孩子,你们也能下如此重手。”

  “哦,伤到令弟,沈某十分抱歉。”沈玥崖道,“你们退下,没有我的命名不可伤害歆仙姑娘和她弟弟。”数十个侍卫迅速退到一边。“还不快把从文域抬进礼堂,他夫人正等着呢。”

  可怜早已昏迷的从文域就要被抬走,你心想从文域成这样子你有一半责任,当下拦上去。那沈玥崖似乎早已知道你的打算,上前一步抢在你前头。你以为沈玥崖要伤从文域,挺身便拦住沈玥崖的去路。沈玥崖嘴角上扬,双手一围,将你圈过去禁在怀中。

  你本只是想拦住沈玥崖,不想腰上一紧,撞入一个铜墙铁壁般的怀中,陌生的男性气息和压迫感令你几欲站不稳脚。

  “歆仙姑娘这么急的投怀送报,沈某着实诧异。”气息扑在你的耳边,你恶寒不已,玉拳紧攥,隐忍下来,心中凄苦不已,口中默念那熟于心中的名字:潮渊哥哥…

  声音细不可闻,身后的人身躯明显一震。

  “放肆!”青狄龙怒火熊熊燃烧,碧眼红红的,“你等下作东西,放开歆仙姐姐。”

  “不放又如何?”沈玥崖痞痞的笑。

  青狄龙怒火更甚。“受死!”

  青狄龙牟足了劲,双拳怒捏,朝沈玥崖攻来。

  “小龙!”

  你惊呼,已经来不及了。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311949253082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