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7:08 人气:54
  第十章

  箭在玄上,不得不发。

  眼看青狄龙就要攻上来,沈玥崖脚下一移,错开他的攻击。但是沈玥崖的侍卫的剑已经向青狄龙项上人头挥去。

  说时那时快,精光一闪,兵刃相击,劲风扫来,血红四溅,你在沈玥崖怀中昏过去。

  迷迷糊糊感觉脑部发震,沉厚的声音响在你耳边。“简兄终于出手了。”

  你清醒几分,才知你现在几乎是半倚在沈玥崖怀里,头枕在厚实的胸膛,当下羞愧难当,挣扎要起身。沈玥倚在柜台,胸膛起伏不定,右手揽着你的腰,左手是柄长剑。在沈玥崖三步之遥黑衣斗笠男子将昏迷的青狄龙放在地上。青狄龙胸前有血迹,是被伤了一剑。“小龙——”你不管不顾大喊,挣扎不已。

  沈玥崖见你醒来,低低对你说:“歆仙姑娘莫动,沈某自不会伤你。”眼神温柔,竟有些疼惜。周围倒着几个玄衣的侍卫,断了几柄剑。你吓得魂不附体,倚着沈玥崖站立不稳,想着沈玥崖刚才差点将青狄龙杀了,怕此人急了对你下手,你又挣脱不了,只有楞不做声。那沈以为你乖巧听话,又扔来一句:“这才乖嘛!”惹得你鸡皮一身。你想此人当真是有整人的恶趣。

  “简兄的剑还是跟以前一样快。”沈玥崖道。

  黑衣斗笠男拭去剑尖的血道:“你也不差。”

  “简兄最终还是出剑了。”

  “你卖命做戏,简某岂有不领情之理。”

  “简兄手中的剑还是为正义而拔?”

  “是。”

  沈玥崖将剑身一横,道:“今日也是?”

  “是。”

  “小弟不解。简兄口中的恶可是在下?沈某见歆仙姑娘不凡有心结交,并无越矩举动。试问,简兄想怎么伸张正义?”

  “刚才没有。”黑衣斗笠人,“现在有了。”剑身一扬,剑气扑面而来。

  沈玥崖抱着你一闪,一剑刺了过来,沈玥崖左手握剑隔开,脚下挡住攻上来了腿。

  沈玥崖不是那个黑衣斗笠人的对手,加上还得护住你,显得格外吃力,几十招下来,气喘嘘嘘,额头薄薄一层汗,腹部和左臂皆被刺伤,鲜血血流不止。沈玥崖躲过头顶一剑,行动甚是慢了。这剑离他不过几尺,虽然躲开,但是仍然被削下一撮青丝。

  “你的剑慢了。”黑衣斗笠男人的声音毫无波澜。

  “是啊,沈某论剑术在天下第一剑面前当是自愧不如。”沈玥崖道,疲惫自嘲。

  “你接我三十招已经不易,何况还带着个人。何不将她放下。”

  “刚才沈某已经说了,论剑术沈某不如你,但论智谋,沈某自认为还是有几分自信。”沈玥崖苦笑道,低头看向怀中的你,似有不忍.。“歆仙姑娘得罪了。”说罢利剑一横,架上你的细白脖子,剑身一用力,火辣辣的疼自咽喉处传来。

  “你?”黑衣斗笠男不为所动,“你就算是在我面前杀了她,也与简某无关。”

  黑衣斗笠男的漠不关心令你心下一冷,莫非今日要命丧于此吗?早知如此,即便是还有三年阳寿也要陪在潮渊哥哥的身边。潮渊哥哥我们只有来生再见了。

  “潮渊哥哥…”你泪水滚滚,割破的咽喉疼痛不已,发声极为不易。

  沈玥崖身躯又是一震。他俯身在你耳边问道:“你与潮渊什么关系?”神色凶恶。

  “潮渊哥哥…”你的叹息几乎微不可闻。

  沈玥崖见你不语,目光灵力涣散,脸色苍白如纸,生气流失,身躯开始冷去。暗自骂自己下手太重,迅速点了你周身几处大穴,给你喂了一颗丹药。见你体温回暖,想了想又给你喂下一颗丹药。

  沈玥崖道:“想不到简兄如此冷血。”黑衣斗笠男冷冷看着你转醒,“莫非简兄以为沈某不敢杀了这位姑娘。”

  “你未必不敢。你也未必敢。”

  “简兄未免也太聪明了。”沈玥崖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刚才沈某不敢,现在沈某便敢了。既然简兄愿意见死不救,那沈某就顺了简兄的意思。只是一剑封喉的死法太过痛快,沈某想到另一种死法。刚才沈某给歆仙姑娘喂了两颗,一颗是救命的仙药,一颗却是致命的毒药。”

  “你既然要救她,何必对她用毒这般多此一举。”

  “沈某并不是多此一举,救命的仙药是沈某弥补刚才无心之私,沈某误伤歆仙姑娘在先,这人必须先救。而这毒药却是因简兄而下,如果歆仙姑娘就此毒发身亡,这一切的责任全因你简兄的袖手旁观。”黑衣斗笠男一愣,身子稍微有所动,“她的死活与我何关?”

  “对,是与简兄无关,只是简兄既然救了刚才歆仙姑娘的弟弟,现在就不应对歆仙姑娘袖手旁观,如果他日歆仙姑娘弟弟醒来,知道你对他姐姐见死不救,间接杀人,他必定找你报仇。他必定打过你,你不忍心杀他,但他必定会死在你的剑下。”视及地上那个绿衣的小公子,黑衣男子半响无话。果然正义便是他的弱点,沈玥崖庆幸自己压对了筹码。他继续道:“虽然伯仁非你所杀,但是却因你而死,试问简兄是不是间接杀了歆仙姑娘。而歆仙姑娘的弟弟再因你而死,剑兄身上可就背负两条人命了。天下第一剑,仁义大侠滥杀无辜,还称什么正义大侠,江湖侠士也不过如此。”

  “你到底想要什么?”黑衣斗笠男道。

  “与简兄这种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痛快!”

  “你何必废话,你引我来此并非是做戏给我看这么简单。”

  “简兄说的有理,沈某确实有一事相求,奈何简兄来无影去无踪,在下才出此下策。”

  “你既然有求于我,又何必出手伤人,绕这么多弯。”黑衣斗笠男收起剑,仍然戒备着。

  “只因沈某想要一个人的人头。”

  “谁的?”

  “项尚远。”

  “你为私仇,简某不会答应。”

  “项尚远擅自贩卖机械给敌国,朝廷下查此事,奈何项尚远乃当今太后的外甥,权势一手遮天,圣上大义凌然,势要囊出外患,简兄以为这可是私事?要论私事,沈某也是有私心的,圣上应予了项尚远的名下所有丝绸生意于我。”沈玥崖道,说道国事,你心下想,沈玥崖虽然卑鄙,但仍有一腔爱国热血,也绝非一无是处。

  “为何找我?”黑衣男子收剑入鞘,将青狄龙扶起。

  “因为简兄无门无派,也无帮无党。”

  “无门无派,无帮无党。”黑衣男子反复咀嚼着八个字,声音苍凉。

  就是因为他生无牵挂么?

  “好,这事我应下。你将人放下。”

  “不可。”沈玥崖一笑,也收剑入鞘。你没看见他的剑鞘在何处,沈玥崖就此将剑当做腰带别入腰中。“简兄乃正人君子,可沈某不是。歆仙姑娘沈某留下,至于解药,等简兄取了项尚远的人头,沈某自然将人和解药一并奉上。”

  黑衣男子也没多想,道:“既然如此,简某告辞。”将青狄龙抗于肩上,大步走出客栈。

  青狄龙就要在你面前被人带走,你哑着嗓子,要推开沈玥崖。“小龙…”

  “简兄,五日之后,花在湖,不见不散。”

  那沈玥崖当真是狡猾如斯,五日后花神仙子在花在湖以乐会友,亮谁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那时进行人头交易那么血腥的事情。人多,人也杂,就不怕姓简的敢对他不利了。

  黑衣斗笠人顿一顿,疾步而驰,身影眨眼不见,雄厚的内力传来余声:“五之后,简某奉上人头便是。”

  看人已走远,沈玥崖仍旧揉着你,爱惜般扶上你的如玉脸颊,幽幽道:“沈某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歆仙姑娘你说实话。你与潮渊大公子的关系?趁沈某还没有改变主意,歆仙姑娘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卑鄙…无耻…”你骂不出声,狠狠瞪着他。

  “不要生气,生气就不美了。”身上一僵,沈玥崖点了你的穴道。

  沈玥崖将你抱上马车,动作轻柔,你瞪着他,鄙夷之色不言而溢于表。沈玥崖仔细查看你的伤,喃喃自语:“幸好没有伤到要害,要不姑娘那出谷黄莺之声将要绝了。”

  假惺惺!无耻之徒!你在心底暗骂。

  “公子,从公子怎办?”侍卫将从文域搀扶出来,“还卸胳膊吗?”

  “你傻啊!”沈玥崖一折扇敲过去,“公子我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吗?扔了便是。”

  心肠歹毒!变化无常!你接着骂。

  侍卫随手将从文域扔在马路中间。沈玥崖一扇又敲过去,“放在路中间,伤了怎么办?公子我是那种没有爱心的人吗?扶到客栈里去。对了,再要间上房。”

  不知道刚才是谁要杀人来着。

  “公子您真是宅心仁厚…”还没说完,沈玥崖的扇子又下来了,他龇牙咧嘴道:“厚个屁,给他挑最贵的,让他自己付账,还有他欠的那笔帐从现在开始以五成年利来收。”

  “啊?”

  “啊什么啊,快去,公子我是那种做亏本生意的人吗?”

  公子你从不做亏本生意,亏的都是别人。那侍卫一脸苦相,扶着从文域进入客栈。

  “项氏布庄啊…”沈玥崖从马车中拿出一个珠算,心满意足地拔算着,那神态与市侩的奸商无般一二。

  市侩,奸诈小人!反复无常的伪君子!冷血…你在肚里收剐能骂的词语。

  “打道回府。”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288729667663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