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二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7:08 人气:64
  第十二章

  花在湖。

  虽是初秋,然而花在镇却处处飘花,毫无秋风萧瑟之感。花在湖更是一个花海仙境。你和沈玥崖到的时候花海之中或坐或立着许多乐师,白衣青衣红衣,夹在花海中,姹紫嫣红。一面如镜的湖旁有紫纱围绕的亭子,几位绿衣女子护在四周。亭子前面已经做了一些或男或女的丽人和公子,各自摆放着或抱着自己的乐器,翘首盼着紫纱里的花神仙子花涧语。

  黑衣斗笠像一把利剑插入花海,迅速跃道你们跟前。与黑衣一道的还有一袭绿衣。

  小龙安然无恙。

  “简兄别来无恙。”沈玥崖拱了拱手。

  “歆仙姐姐。”青狄龙奔过来,扑入你怀中。

  “这几日可好?”

  青狄龙十一二岁,挺大的个子红着眼圈摇摇头道:“简况没有为难我。还给我治疗。”

  原来黑衣男子叫简况。

  你倾身一礼道:“谢谢简大哥照顾小龙。”

  “姑娘不必多礼。”语气毫无平仄,也无温度。

  “沈玥崖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简况从腰间解下一包裹扔在沈玥崖的脚下。带血的包裹滚出一颗头颅,是项尚远的人头。

  沈玥崖极为满意的踢了踢头颅,你翻江倒海地呕吐起来。

  沈玥崖道:“此去京城几千里,简兄受累了。沈某带全天下百姓感谢简兄为民除害。”

  “不必废话了,你交出解药便离开吧。”

  沈玥崖回视已经吐完脸色苍白的你,深沉道:“解药在下自会给歆仙姑娘,简兄不必担心。沈某待歆仙姑娘毒清了华车送他们离开。”

  简况挣然出剑。“我看着你喂她解药。”

  沈玥崖讪讪一笑,当着四人的面掏出一个瓷瓶,倒了两颗药丸,一颗自己吞下,脸色并无反常。剩下那颗青狄龙迅速抢下,狠狠瞪了沈玥崖一眼,喂了你吃。

  那药入口微甜,清香扑鼻。

  简况见你吃下解药,携剑御风而去。

  沈玥崖似是而非看着你,笑道:“歆仙姑娘可知在下姑娘的是何毒吗?”

  “不知。”你和青狄龙都戒备的看着他。

  “一日断肠散。”

  “一日断肠?可是…?”

  “五日了,姑娘并未毒发是吗?”

  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简况已经走了,现在你和青狄龙不过鱼肉。你没有毒发,莫非当日你并没有吃下毒药?腹部隐隐有一阵绞痛提醒你事出并非突然,而是蓄谋已久。

  “你——对我下毒!”莫非刚刚那颗才是真正的毒药,沈玥崖,好奸诈的心思。一假毒药骗得简况,又用真毒药毒害你。

  为何你没有中毒?”你不信,刚才他也吃下那个药丸。

  “那日给姑娘吃的是药引,而真正有毒的是今日的‘解药’。没有药引这毒是不会毒发的。”沈玥崖好心解释。

  你的脸色迅速苍白,站立不稳,青狄龙大骇,扶着你问:“歆仙姐姐…恶人,你伤姐姐——”

  “小龙别去——”你拉回青狄龙。

  青狄龙伏在你耳边道:“歆仙姐姐你暂且忍耐一下,小龙有脱身的良策。”

  你全身冰冷,疼痛令你痉挛。也没细想青狄龙的什么良策是什么。

  “沈某并无加害歆仙姑娘的意思,沈某只想留住姑娘而已。”沈玥崖黑眸中似有不忍。

  “沈公子留人的法子还真特别。”你道。

  青狄龙咬咬牙,将你护在他细窄的背后,一步一步往后退。退到树下时,抢身一步,将几步之遥的头颅踢向沈玥崖。

  “杀人了——”

  大吼一声。

  “截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沈玥崖闪过那飞来的头颅,“别伤他们性命。”

  花林里乱作一团,许多乐师纷纷在林间乱奔,就像身后追的是杀人狂魔。

  青狄龙护着你一路朝湖边奔,数十道飞影在身后追截。你腹部绞痛难当,汗湿了你的衣衫,耳旁的风犹如利剑在刮着你的肌肤,不少花枝打在脸上,你竟然毫无知觉。

  “歆仙姑娘你听我解释。”沈玥崖追来了。

  已经来不及了,不能两个人都跑不了。

  “小龙——快跑——”你将青狄龙往前一推,已经用尽全力,薄如蝉翼的身子摔进花在湖里。

  “歆仙姐姐——”青狄龙带着哭腔的声音。

  “歆仙姑娘——”沈玥崖带着焦急的呼喊声。

  你实在是太疲惫了,下坠的身子轻如鸿毛。

  一个银光蓝影从紫纱厅中飞出,踏着花海。

  “何人扰我花在湖?”

  妙音入耳,犹如花开声轻颤。

  你闻百花花香,听到百花花开的声音。

  “花神仙子!”

  “花神仙子!”

  在一片欢呼声中,你落入一个沁香温暖的怀抱。

  “暖儿妹妹…”花开声惊讶道。

  白发蓝眸。是花神仙子。

  那头荧光的白发在阳光下夺目灿烂,由于颜色不纯,淡淡泛着水蓝色的光泽。蓝色的眼眸,如汪洋大海般沉寂,波光流转,星辰在此间闪动。

  白皙晶莹的肌肤如玉瓷,唇如红晶石亮泽,眉是远黛柳叶青远墨山,眼角媚态轻翘,隐隐起了一层雾气,亦真亦幻。蓝色的广袖裙摆不沾丝毫湖水,紫色流光围着她上下翻飞。

  “歆仙姐姐——”青狄龙泪奔而来。

  花涧语蓝眸一敛,道:“青狄龙?”小青狄龙怎么会在这里?惊讶以及…再看向怀中快要昏迷的你,喃喃道:“沐暖——歆仙?”

  “花姐姐。”青狄龙已经跑过来了,老熟人碰面分外显得高兴。

  “花姐姐你怎么会在此?”

  “她是歆仙?她…她…她不是沐暖吗?”蓝目瞪圆,心绪翻飞,不能接受事实。九曲回肠要寻找的人就在眼前,而且早就见过,在别人嘴里确认身份时,那颗波澜不惊的心被针狠狠扎了一下,鲜血直流。“不可能…”花涧语为了找了你私下凡间流连几世,为了你将一头蓝发染白,然而当人你在她跟前却一点都不认得。为什么?

  “歆仙——歆仙——歆仙——哈哈哈——”花涧语似要发狂,向天高语,神态疯狂。“歆仙歆仙啊,花涧语已经找你五世了,你可知道?五百年了,你终于找到你了!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了!”挥泪如雨,那泪水又烫有重,砸得怀中你莫名其妙。

  倾城倾国的美人发起狂,依旧美丽,却十分无助。

  “哈哈哈——哈哈哈——”更大的一声笑声接着响起。火红衣裙和在风中猎猎飞扬的红发,惹火的玉体和妖艳的容貌,不是玉红绸还有谁。

  玉红绸听说花涧语在花在湖以乐会友,立马赶过。不想竟撞上这一幕。

  花涧语不肯与她比舞,是以玉红绸觉得花涧语看不起她。公开在花在湖以乐会友,更是有侮辱她之嫌,杀气腾腾赶来,提前上演的竟是一场老熟人相遇。

  玉红绸笑声刺耳,她指着花涧语怀中的你笑:“你就是天上那个惊世骇俗的音律仙子么?我要与你比舞!是不是你的《琵琶语》名震九霄啊。威震九天,感天恸地。你就是歆仙,我当你有多美呢,姬玄仙人护着你,花涧语为你染白发,去跳南天门,原来你就是这等模样啊!哈哈——花涧语你好傻,你寻了她五百年,我也追了她五百年,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玉红绸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花涧语情绪平静下来,看疯子似地盯着她。

  玉红绸似乎不过瘾继续笑道:“花涧语,你说你傻不傻,你要找的人就是她么?我看这音律仙子不怎么样啊,你怎么心念念了人家一千年。呦~小青狄龙也在啊,瞪着我干嘛?长大不少嘛!那日天雷劫你躲在云里,姐姐差点将你的龙皮拔了,瞧你吓得。哈哈——都怪姬玄那个烂仙人多事。不然今日…”

  青狄龙紧攥拳,怒道:“原来那日真是你这只臭凤凰。”

  “是了,怎么样?那日让你们逃了,今日我不仅要再拔了你这小龙的龙鳞,还要抽了你的龙筋。再把你歆仙姐姐羞辱一番,你能奈我何?哈哈——”

  “你能耐我——啊——”

  扑通——

  玉红绸就那么被青狄龙轻轻一推,推了下去。

  火红身影跌进湖里,惊起湖水万千。你在花涧语的怀中看见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折射的彩虹,炫目而美丽。

  扑通——

  “红姑娘——”随后赶来的瘦削的灰衣儒衫随后扎进湖里。

  那是陆吕,你看的很真切。

  “看你还怎么嚣张。”青狄龙极为解气。

  他并未想到玉红绸那么不堪一击,是因为那日姬玄大仙人将她的法力尽数收去,现在与一般凡人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心下想好歹也是佛界的神兽,法力如此弱。

  铮铮的剑击之不绝于耳,提醒你混乱还在继续。沈玥崖和他的数十名侍卫与花涧宫的弟子交战在一起,一时难以分开。

  沈玥崖在你要跌进湖里的那一刻已经做好投湖救你的准备,花涧语及时出现,他松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花涧语的那声“沐暖”犹如一把利剑刺入沈玥崖的胸膛。沈玥崖的软剑在手中几欲不稳。在隔空的当口,他声音凌厉,朝你喊道:“歆仙姑娘你可是沐府的二千金沐暖?”

  你不知从何作答,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你成了真正的歆仙,是花神仙子找了五百年的人。现在的你可还能称自己为沐暖吗?

  “你为何要骗我?”语中是怨恨和不甘,“你为何说你不认识潮渊?为何?你说——”沈玥崖突然软下剑,颓然垂下头。

  “为何给我机会…?”

  你并不是有心欺骗沈玥崖,只是情况特殊权宜之计而已。如今他义正言辞的质问你反而无言。

  只是你不知,你在客栈的一举一动都深深打动沈玥崖的心。那五日相处,沈玥崖对你是情根深种。你一心想着沈玥崖的可恨之处,全然不知人家把你当作心上人。

  那夜沈玥崖突然闯进你的闺房,全然不顾男女之防,是以他白天接到一封飞鸽传书。那封信刚好署的是你潮渊哥哥的名字。信中的内容是:未婚妻沐暖失踪。

  沈玥崖在客栈中听你呼唤过潮渊,以为你就是潮渊要找的未婚妻。那晚他问你是否认识潮渊,心情十分复杂。一面希望你是他要找的人,私心却希望你不是。得到你否定的答案,一向精于算计的人什么也没想,一头扎进自己的梦里,计划着怎么去打动你,站在你的门外竟是一夜无眠。

  花涧语的一声‘沐暖’将那个睿智变化无常男子的爱情击得粉碎。

  沈玥崖失了魂魄,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剑。

  朋友妻不可欺啊!

  失魂落魄,沈玥崖垂下剑,无心再战。

  “公子小心——”

  沈玥崖——

  利剑当头刺来,沈玥崖浑然不觉,一动不动立在那,失了魂的人,对周围的呼喊毫无反应。

  场面太混乱了。叫的,奔走的人,乱舞的花,惊起水波的湖面,一如你不能平复的心。发狂的花涧语,落入湖中的玉红绸,失了魂的沈玥崖,没有法力的青狄龙,还有随着玉红绸而来的陆吕,不再是沐暖的你,到处寻找你的潮渊,不知所踪的家姐,以及令你心痛的夕泽。一切都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紧紧牵着,仿佛命运一样,不停的纠缠。

  眼前一片漆黑,你在毒发中终于疼得晕过去。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41244983673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