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五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17 13:23:15 人气:43
  第十五章

  他不是夕泽。第二日你在客栈醒来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你被小船的主人所救。而他们杀了简况。他们没有杀你,反而以礼相待。

  你在客栈醒来,青衣的男子就坐在你床前,双眼闭合,神态安详。

  他给你递过来一碗药。“喝了它,姑娘。”

  你接过碗,看着那个男子道:“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姑娘请喝药。”青衣人依旧坐着,不动,表情依然安详。

  “你们为什么要杀简大哥?”

  “如果姑娘想报仇,可以先将身子养好再议,原溪只是个大夫。”青衣人久久才道。

  你想也许他是被人胁迫的。

  把药喝下,苦味让你想吐。

  原溪接过药碗,往外走。

  “姑娘身子好了就离开此地吧,这里并不是姑娘该来的地方。”

  青衣原溪走了,丢下一句话。

  两日过去了,你没有离开,相反还跟他们上了船。你跟他们说你是徐州人,由于父亲病重,特来寻回离家出走的姐姐回去,那日碰巧在江边遇上水寇幸好被他们所救,他们信以为真。

  你从当地人那儿打听到阮贯江他们是一个海上商家,专做海货生意的。什么鱼虾啊都做,偶尔也会运些丝绸之类的,这次他们要提些海鲜往东走。

  原溪确实是个大夫,在他们没离开的几天的日子里每日有人上门找他看病。原溪天生好脾气,不仅毫无架子而且待人亲和,医术高超,但分文不取,深受当地人的好评。

  陆九是个很大的块头,他人前喊阮贯江大哥,私底下更像下属关系。

  叫鸣秋的女孩懵懵懂懂天真可爱,每日缠着你玩耍。阮贯江对她极是宠爱,只是陆九对她态度颇为怪异。说不上那里怪异,就是平时拿戒备的眼神盯着鸣秋,又不敢在阮贯江面前表现的太过明显。

  十天了,他们对待你如上宾,除了那日你与原溪挑明了,其他人都跟没事的人一样。阮贯江待你及其亲和,甚至邀请你一同上路。你本来就没有别处可去,顺水推舟顺了阮贯江的的人情,也可以就近再打听简况的情况。你不相信简况已经死了,就像你不相信阮贯江他们是普通的商人一样。

  水寇的事在当地还是引起了很发的轰动,近两百人横死江中,尸体捞了两天。官府下令彻查此事,也不见有多大动作。当地百姓深受水寇的侵害,对此事是抱喜,他们十分感谢那个杀了水寇的大侠,期望官府不要抓住他。

  打捞尸体的那一天你和阮贯江一起去的。一具具尸体被捞上来,被海水浸泡的烂成不成样子。你虽害怕还是忍着想吐的冲动将所有的人看了一遍。当得知里面没有简况的尸体时,陆九的神色很是恐惧,阮贯江一如既往笑笑似乎早知道这的答案。

  “不可能啊,中了万骨食心针必死无疑,何况江里还有炙血毒,简况他难道不是人吗?”陆九在回来的路上终于忍不住。

  “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阮贯江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你的,“歆仙姑娘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

  你说你只是受了点海风而已,当晚原溪将熬好的药端来。原溪放下药并没有立即离开。他对你说:“简况没有死,你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夕泽?”你问。这十几日你一直想问他这个问题。

  “原溪只是个大夫。”原溪淡淡的笑,“而且在下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你会弹琵琶吗?”

  原溪给你的感觉太像梦中的那个白衣公子了。自从那日你落水后,你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境,着让你不得不怀疑。温玉的嗓音,就是你梦中的人。

  说到琵琶时,安详的脸有些动容。但很快被他的笑容盖过去。“原溪只是个大夫,而且双眼已瞎,并不是姑娘要找的人,更不会弹什么琵琶。”

  他们在本地待了十四天。租了一艘大船,装卸海货就要南下。

  你支开船舱的窗户,堤坝上许多工人在往船上转运海货,陆九一身肌肉,抱着大斧头凶神恶煞在催促。沉甸甸的粗木大箱子,散发着难闻的腥味。阮贯江和鸣秋去讨出行的文书了,船上只留下你一人。

  远远看见原溪从柳树树荫里走过来,沿着堤岸,他走的极慢。盲竹在地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在吵杂的港口十分凸显。

  “你会为你留下来付出代价的。”你决定留下的你那日原溪很是恼火的找到你。

  你说你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想跟着他们。而且你相信他们不会害你。

  “原溪你是个好人。”你说。

  好人?第一次你从那张只会淡淡微笑的脸上找到其他的表情,那是冷笑和蔑视。

  “那日江中的毒便是我喂的,你是原溪是个好人?”

  “杀简况的我也有份。”

  “可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

  “愚蠢。”

  “你从来没有用心看过一个人,也许你觉得善良和执着是愚蠢的,可是我却一直坚持认为,你是个好人。不然你不会跟我说这么多。”

  “岐山快到了”原溪忽然冷下声音,“不知道岐山的冬天又会染上多少血。”

  原溪闭合着双目,神色安详,慢慢走着,树影在他笔直身上投下许多斑驳。黑色的树影将他的影子盖住,脱得长长的,你觉得它们像极了一双蝴蝶的黑色翅膀。

  船离了岸,在江上行了半个月,阮贯江下令将船上的箱子沉入大海,继续往南行。

  陆九不在船上,鸣秋一直喜欢跟在阮贯江身边转。

  原溪每日在自己的房间里倒弄药材,对其他的事情不闻不问。阮贯江下令弃货而行那日你去找过他。

  你敲了几下门,没有应答。你以为没有人时推门而入。氤氲雾气环绕的房间,原溪在浴桶里,头顶冒着蒸汽,全身赤裸。你没见过男子的身体,当下羞得就要离开。

  “你别走。”

  水声哗哗响,原溪已经站起来。你本欲离开突然被人拉住,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原溪及时扶住了你。你站稳就被眼前眼前沟壑般大大小小的伤口惊呆了。纵横交错的伤口有的翻着红肉,十分可怖,丑恶的伤口吐着蛇形星子,欲扑上来撕咬你。

  “很可怕吧。”是肯定,不是询问。

  “不,很特别。”你定了定神。

  “你帮我上药。”

  你找来绷带,抹上原溪弄好的药,细细的帮他包好。将所有的伤口都处理好,你额头沁出细汗。

  “阮贯江要去岐山。”原溪披上外衣。“所以他要把所有的海货扔了。”

  “我没有问你这个。”你心惊,他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岐山有没有海寇我不清楚,不过你很安全。阮贯江不会让你死的。”

  “我并不担心这个。”

  “那你担心什么?”原溪突然将压进床铺。

  “你是怕这个吗?”

  原溪的气息铺在你的脸上,一股浓浓的药味飘进来,你惊恐不已,挣扎要脱身。

  “你为什么不走?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沐暖小姐,沐府的二千金。”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327749252319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