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七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1-01-16 19:19:44 人气:55
  “她怎么可以死呢?”你泣不成声,“她还有找到夕泽,她怎么可以轻易的死去呢?”你哭道。

  阮贯江也没想到这么一个故事能将你听哭,那只是他‘不该对你讲但你却要听’的一部分内容。你这样悲伤的反应,着实吓坏了他。可是接下如何让你知道另一部分‘你该知道你却可能不会想要知道’的事情呢。那时善良的你还能承受得吗?

  “这个故事和我有关。却不是和现在的我关吧。”你收起伤心,道出你心中一直的疑问。

  “二十年前我还没有出生。也许有人说我是那个公主的转生,我倒愿意当成怪神乱力来听听。”

  “我知道暖儿妹妹会固有此问,早就准备了解答。你且听我讲下去。”

  阮贯江继续说道。

  “二十年前,那一战惊天,碧珠岛的公主抱同族人尸首恸哭,紫光电剑光劈开长空与盗宝者大战三天三夜,力竭而死。同年岐山外出办货的商人沐文远在江边捡到一个海上飘来的婴儿。婴儿晶莹剔透美丽可爱,尤其笑最美,让人有沐浴春风之感,故取名——为沐暖。”

  “不可能!”你果断打断他,“你胡说我是爹爹的孩子,我不是——我不是——”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你也可以选择去像别人求证。反正他门也来了,你不去问问你的潮渊哥哥,还有你的陆吕大哥。反正他也打算告诉你的,岐山这批大宝藏,其实不是别人,正是暖儿妹妹你啊!”

  “够了!”你头痛欲裂,“我不知道什么宝藏!我也不是什么歆仙!我是沐暖——我是…谁?你们都在骗我!”

  你将能摔的能推的东西统统扔在地面,满地碎片也平息不了你心中的怒火。

  不是的!

  你到底是谁?谁说的话才是真的?为何你的头如此的疼?

  谁可以来帮助你啊?

  锋锋——

  几只箭尖从门板中透了出来,有人在喊‘来了来了’,外面嘈杂声一片,人们急急忙忙奔走的脚步咚咚敲在地板上。阮贯江也出去,吩咐水手们抛锚迎敌。一时江面的风被搅得肃杀,血气弥漫。

  你仿佛又看见猩红的江海在翻腾,那日简况在江面修罗杀戮在眼前回放。你眼中的慌乱和杀气在交替,最后归结在一片悲哀中。

  “你还走吗?”

  原溪察着你的衣角,你感到无比的绝望。是不是连原溪也要赶你走?他对你的目的是不是也是宝藏?会不会和他们不同,他没有利用过你,你和他们不一样,也许只是把你当成一个看客?你现在的心里很乱,丝毫理不出头绪。你也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

  原溪往江里撒完毒起身,修长的身子在风中迎立,闭合双目,平静的脸上是肃杀。

  毒是我喂的。

  原溪说。

  你说我是个好人?

  杀简况我也有份。

  “暖儿——”

  远远的有人在喊你,你看见许多船只往这边靠近。他们停止的射箭,当中的一艘大船上迎风而立着几个你比较熟悉的人:陆吕、沈玥涯、玉红稠还有青狄龙,就是没有潮渊的身影。

  “歆仙姐姐——”青狄龙隔着好几十米想飞扑过来,奈何隔得太远,只有干着急。

  玉红稠冷眼抱臂远远观望你,对于周身人的焦急欣慰和不知名的愁苦不屑一顾。

  “暖儿妹妹你没事就好。”陆吕满怀关心,“你不知道这三个月我们有多担心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呢,你和潮呆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暖儿非得要离开你?”

  你眼泪如滚滚泉水,只涌不止。阮贯江给你递上手帕,拍拍你的肩膀算是安慰你。对面沈玥涯急道:“阮贯江,挟持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你算什么男人!”

  阮贯江耸耸肩。

  “你们一个个都是暖儿妹妹的至亲好友,为救暖儿妹妹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惜与我为敌在下实在被各位感动。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白,想要请教各位。暖儿在舍下做客三个月,各位心中都如明镜,为何偏偏要等到了岐山才出现呢?难道岐山是个好地方不成?据在下所知前不久这里还发生屠江命案呢。”

  “我等确信你不会害暖儿妹妹才出现的,否则以你…”

  “以我的卑鄙程度定会对暖儿不利是吧。”阮贯江以手抬起你的下巴,对面沈玥涯江折扇都攥烂了,恨不得一箭结果的阮贯江。

  “暖儿,去告诉他们我是你的什么人。然后跟他们说他们是你的什么人。”阮贯江笑得极为灿烂,原溪大摇起头道:“贯江,我觉得我们这样做狠卑鄙。”然后对上你说,“沐暖小姐,你其实还有选择的,不要那么绝望。”

  你望向对面的人,泪如雨下,和他们一一对眼。

  你首先开口问玉红稠道:“红绸姐姐,你恨我吗?”

  玉红稠见你哭得梨花带雨心里烦闷不已,她本不愿参与道这件事来,奈何陆吕将她扯来,她也只是报以旁观的姿态冷眼对待。想不道三月后的在一次相见,你竟然问了她五百年都没有解答的问题。她恨你吗?

  “歆仙,你很烦了呢!你问姐姐我这问题姐姐怎么回答你。五百年姐姐我不服气花涧语为什么因你不跟我比舞,我寻她,她寻你。说实话,我还是要和你比舞的,看看是不是不的《琵琶语》能有传说中的惊为天人。”

  你不尽好笑,这果然是玉红稠的为人。佛接高高在上的神兽,偷下凡间只为百年前的那口恶气。

  “我跟你说,你千不要死,你要是死了我玉红稠会穷碧落黄泉寻你的。我们是要一分高下的。”

  “你个臭凤凰,现在还在想着斗舞,当心姬玄仙人拔光你的凤羽。”

  碧色青衣的青狄龙碧眼狂怒,对上你时里头一软,眼泪汪汪。

  “小龙…歆仙姐姐恐怕不能见到你成为龙神的那一天了。你要记住歆仙姐姐的话,‘万物规划皆为一合,没有贵贱之分’,他日你成了真正的龙神用龙尾拍回去,龙崖合无鸾定不敢再取笑与你。”

  你泪光止住,半开玩笑。青狄龙先是楞了一下,等明白你话中乾坤,欢腾起来,又叫又笑又哭。一直“歆仙姐姐终于记起小龙来了”,那个得意的欢喜惹来玉红稠好几个白眼,沈玥崖合陆吕一脸茫然。这就是人和‘仙’的区别吧。

  你看向陆吕,陆吕不太自然道:“暖儿…我知道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很‘匪夷所思’,为兄也不知道跟你说什么。总之你和潮呆子事情我们还是坐下来从长计议。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真的,不管你是‘人’也好,是‘仙’也好,你还是你不是吗?”

  “潮渊没有来是么?”你没有陆吕的紧张,你心里突然名如心镜,话语反而显得坦然。“是因为碧珠岛的宝藏,还是长生诀的唯一传人?”

  “他不来见我,是不是早就不打算再告诉我实情。”

  提到‘碧珠岛’这个字眼,在场的人都各倒吸了好几口气,连一旁的原溪都‘望’着你好几眼。意识众人心里唏嘘翻飞,快速计算着。而你却是他们当中最为淡定的人。两鬓青丝齐飞,清丽的容颜俊秀美丽,淡淡的笑脸有些苍白。

  “暖儿,你不要听他人一面之词,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来岐山是剿灭当年…”你面上露出哀伤的神色,陆吕想宽慰你,被沈玥崖拦下。沈玥崖对你道:“这是朝廷的事,沐暖小姐本不应该牵扯进来,陆尚书他只是奉命办案,一切不是沐暖小姐想的那样…而且潮渊确实很担心你…”说道后面那句,沈玥崖别过脸去,心中千万般心思缠绕,脑中是那五日的相处,和你挥之不去的容颜。

  “岐山是红了,那日死了几百个人,我也在场。”你回头,阮贯江对你含笑带谨慎。

  “家姐现在还安全吗?”你问,“实话。”

  “她很好。”

  “那就好了。”你舒心一笑,说完后面对沈玥崖的话。“阮贯江将货都仍在海里了,你们要的东西或许都在海里。”

  你纯纯一笑,犹如春风在吹,春风吹过的地方,众人皆有沐浴阳光之暖。

  然而,阮贯江不笑了,陆吕和沈玥崖两人精光一闪快速对视一眼,原溪叹口气,说道:“沐暖小姐何必如此呢?”

  “你们都在欺骗钱我啊。”你一字一句说道,人像个飘飞的蝴蝶,白色的衣裙在阳光下洁白无暇。离你最近的原溪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他现在看不见你已经离开船面的绣鞋和你绚丽的笑容。但是在你要闭上眼投入那一江已经染毒的江水中时,阮贯江呼叫和原溪伸出的手同时达到你。

  “暖儿——”

  “歆仙姐姐——”

  “沐暖——”

  “江中有毒!”

  一声一声的呼唤,包含多少的情意和担心啊。

  最后的喝声是原溪的。

  晚了。

  你在心里说。眼前没有那些焦急呼喊的人,头顶是接天的碧色,一望无际。水一点都不凉,你觉得,反而很温暖,就像是人的血液一样。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28450012207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