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八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1-01-16 19:19:44 人气:51
  爹爹,暖儿为什么是爹爹的女儿啊!

  因为暖儿爱爹爹,所以投胎做爹爹的女儿啊。

  年幼稚嫩的你还在眼前,而你已经在时光中快速的奔跑,一直跑到两眼灼灼的白衣公子面前。

  暖儿这一生愿嫁潮渊哥哥为妻,生儿育女。

  暖儿…

  潮渊羞涩揽着你,小心翼翼,含情脉脉。

  你在潮渊怀中化为泡影,你看不见潮渊惊恐的表情听不见他撕心裂肺的呼喊,朝青衣的姬玄仙人飞去。

  你说,人生何为?

  姬玄拉着你要去品酒,你宽袖一挥,层层云彩将你围绕起来,一个白影朝你踏步而来。

  白发紫眸,手持紫色光电,劈开暗夜的长空。

  你,不恨吗?他们都死了,就在这里。

  以手直指虚空,暴戾和煞气暴涨。

  你不是我。我不会受命运摆布,我不会放过伤害我的人,我不会一味往后退却。我不会被无知和怯弱打到。而你不是我。歆仙,你在犹豫什么!

  你不是我!

  那我是谁?

  你睁开紫色眼,白色的青丝在水中挥舞着,一根根活动起来乱舞一团。你右手指尖压住剑气,正在一肉眼的速度形成一把紫色的光电。紫色邪魔张狂,雷电化成的细线缠在其上不不停的翻滚。

  江面狂风大作,黑云聚集在低垂压在血色的江水。呼天抢地的杀汗声中多了几声恐惧的颤声,将本来越演越烈的交战推向低压的恐惧中。

  “在那里?”

  空中传来你的喝声。

  白衣悬浮在黑云风暴聚集的空中,白发紫眸。白发张狂在空中乱舞,紫眸中煞气翻滚,紫光电剑辟天裂地。

  “宋汜何在?”

  你扫视江面,一群小人在缠战,江水被染红,尸体仰面浮在上面,惨不能睹。

  “贯江大哥!”黄衣的鸣秋手中的软鞭灵活如蛇,看见突兀出现的你吓得鞭扔了,被一箭射中,人躺倒下去。原溪在刀剑中摸索,躲闪得很吃力。他厉色喊:“陆九,去看看鸣秋,她好像受伤了。”

  “歆仙公主!”阮贯江兴奋的喊,双手张开,作出迎接的姿势。

  “歆仙——”躲在陆吕背后避祸的玉红稠脸色煞白。是真正的音律仙子歆仙本人,为何自己看到她会忍不住颤抖?

  “原来在这里。”紫眸扫视一圈,停在陆吕手中泛红的剑身上。右手的光剑光芒大盛,周身的戾气在一瞬间爆发。

  “灭我族人的斩妖剑!杀了你!”

  右手朝陆吕和深玥崖的方向回去。

  “歆仙姐姐!不要——”

  “龙!天上有龙!”

  “那是什么?是仙吗?”

  “是她,是那个公主,她回来复仇了。”有人喊,恐怖迅速扩散。

  “大家快逃吧!我们都会死的!”有人丢掉武器药投江。

  “江中有毒——”

  “她是回来杀岐山的叛徒的!我们都活不了!”

  劈天力道被一道碧光挡住,紫色光芒被碧色绳索缠住,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条碧色的青龙。碧眼大若铜铃,眼中潺潺流泪。青地龙他以为你跳江死了,本打算陪你一同跳下去,被陆吕拦住。原溪的一句江中有毒,沈玥崖的箭冲对方飞过去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受了第一箭,火拼一触即发。沈玥崖和陆吕带的船只有三十艘,近千人,在人数上比阮贯江的两百人占了优势。长鞭一响,鸣秋和巨型的陆九带来援兵七百,于是双方打得难解难分。就在青狄龙绝望的时候白发紫眸的你以震撼所有人的姿势浮在岐山这片海域上。张狂的白发,暴戾的紫眸,以及翻滚的浪潮和黑云低压狂风与来的风雨,仿佛将人带回二十多年前。

  碧珠岛的歆仙公主白发紫眸的悬浮空中,以剑气压制成紫剑,紫电通天,划拨黑空。

  那一战,碧珠岛上只剩下那个美若谪仙下凡的公主,她一身肃杀,眼若菩萨悲悯,紫光电剑光将五万精兵只身斩杀与岐山与碧珠岛之间的海面上。

  “歆仙公主!是她回来了!她回来复仇了!”阮贯江跪倒在船头,不停的磕头,哪里再是那个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泰山崩于眼前都不会变色的市侩商人。不,或许不能称他为商人,而是一个阴谋家野心家。他着迷和崇拜的神情,恨不得爬过来亲吻你的脚尖。

  双方反而停下打抖,气氛诡异。江面的船只在压低的暴风下,轻而易举化为粉碎,不堪一击。

  “贯江大哥…”鸣秋声音渐渐虚弱,原溪已经摸索到她和陆九身边,替鸣秋止血。

  “夕泽…”

  白色的身影和原溪的青衣重叠在一起。一个呢喃了千年的名字低低唤出来,温柔缠绵,仿佛呼唤至爱的情人。没有人明白这一句呼唤的意义,只有原溪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将药打翻。

  “歆仙姐姐,我是小龙…歆仙姐姐…不要——”缠在紫光中的青龙痛苦扭曲,龙身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拉扯着。他本是未成年的龙神,那日经历天劫法力尽失,你挥剑的瞬间青狄龙心念一动化作原型。然而一点法力都没有,肉身被剑气撕扯,龙鳞扯落许多,痛的青狄龙几欲晕过去。

  “小龙…”你迷茫起来,在你剑气的撕扯下那条青龙双目含泪你很是熟悉,他痛苦的挣扎你心中多有不忍,但是你就是记不起在那见过那条龙。

  “歆仙,他是青狄龙,你连他也要伤吗?他从没有害过你,你可认清楚了他?”红衣的玉红绸一手拉过陆吕恨恨道:“姬玄给你的绿笛呢?快拿出来。”惊魂未定的陆吕被玉红绸一吼被你吓去的三魂又拉回身体,他手里的斩妖剑红光大盛,他都快拿不稳了。陆吕偏头,余光还在你身上:“你说暖儿是你们说的什么仙子…是真的…她怎么会这样?怎么要杀我…”

  “我要你拿引魂笛,你唧唧哇哇什么!”玉红绸大怒,陆吕终于颤颤巍巍摸出一个通体碧绿的小绿笛子。

  “吹。”

  “啊?”陆吕惊道,“这有什么用?”

  “你只管想着我就行。”

  “想着你?这个…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好意思…”陆吕两颊绯红,“虽然我对你…”

  “你怎么这么废话!”玉红绸挥开陆吕,陆吕瘦弱的身子立即飞出去。

  此人虽是武官,但是身子瘦弱碧身为女子的你还要纤弱。你脑中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被一掌打开的人。

  陆大哥。

  是谁?

  “你是谁?还有你?宋汜何在?”你越加迷惑。

  “我们是…”沈玥崖张了张口,没有说下去。说道底,沐暖姑娘,你又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音律仙子——歆仙,我很快就会让你想起全部的…”

  红光中玉红绸红发散开随风飞扬,双手中积聚一个通体血红的琵琶,琵琶用上好的晶石做成,与一般的琵琶大少无异,调玄部分是金色的凤凰羽。

  陆吕在一旁吹笛,一点声音都没有,而玉红绸却在一点点的变化。

  “琵琶…”你头痛欲裂,脑中人物景色一团混乱,十世的记忆一起涌向你,你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只有一个白色的白玉公子,洗净铅华,历尽轮回,那个身影总在离你几步之遥,而你总是触摸不到。

  “夕泽!我的夕泽呢?你是谁?天炎呢?还我夕泽!”

  天地按暗了,血浪翻江倒海,倒转天地。青龙被甩出去,玉红绸以通体凤凰的姿态坠落海里,溅起的海浪将岐山的海岸淹没一尺。

  “你停手吧。”

  轻轻的一声叹息,是你熟悉的。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288050174713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