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一章 尖子生(1)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7:43 人气:84
  从开始产生记忆这种东西开始,大概所有父母灌输给子女的都是考大学的信念,我也不例外。我曾经是全村人眼中大学生的苗子,可能很多人觉得这是很有面子的事情,相信只有那些同样是尖子生,同样被看成苗子的人才会明白我的压力有多大。那个时候好像还没有提素质教育的口号,所以人们对教育的态度仅限于“严师出高徒”和“严父出孝子”。

  我一直都是尖子生,可是家里一张我的奖状都没有,因为我总是在所有预赛中夺魁,而到决赛的时候却总是在前三名的边缘上打转。老师对父母说我骄傲,学习不稳定,父母说我浮躁,决赛永远考不好,有时候我也觉着自己没出息,他们怎么评价我,我还真就成了他们预言的样子。直到我长大后,才想明白了原因,预赛面对的是本小区的选手,而决赛面对的是整个大区所有的学习尖子,所以这并不意味着退步,没有谁说全县第一名就一定要是全国第一名,谁都知道这种想法不切实际。可我也只能寄望于决赛拿奖,因为本地区的考试,奖状大多都被老师家的孩子,或者教委的某领导的孩子给拿去了。但这事儿对我的影响却很大,一遇到决赛我就从心里觉得自己和奖状无缘,事后也往往果真和奖状失之交臂。于是,父母就更加肯定他们的观点,我就是脑子聪明用不到正地方,我就是学习不刻苦不认真,这是有根据的,放学后我从来都是跑出去玩,妹妹总是埋头书本,所以他们得出另一个结论,我早晚得让妹妹超过去,到时候还不如妹妹成绩好,看我怎么有脸见人。

  说实话,当尖子生的确是挺露脸的事情,问题是没有奖状挂在家里撑门面,这在老一辈儿眼里是说不过去的,套用一个成语叫“有名无实”。大概同一年代的朋友能够理解,在当年奖状这东西可不是随便有的,不像现在的鼓励式教学,几乎人人手里都有奖状,只不过上面的名堂不同罢了。那个时候得到一张奖状就能让我扬眉吐气,只可惜那些所谓的奥林匹克比赛、作文比赛,我是参加的不知其数,却都是以失望而告终,父母在每次考试前总不忘记提醒我上次的失败,总不忘记说一声不要像上次那样空手而归,不要总是当别人的陪衬,结果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能以一个正确的态度来面对学习,里面夹杂了太多功利心,我觉得我就是为了奖状而学习的,拿不到奖状,我的学习就得不到肯定,那么学习就是徒劳,越这样想越急功近利,加上父母时常在耳边提醒,供养我们兄妹二人生活和学习,他们如何含辛茹苦,如何节衣缩食,我开始觉得我的存在给一个家带来沉重的负担,偏偏我就是不争气,就是连个奖状都拿不到。我对学习已经丧失了信心,也不再有激情,所谓的尖子生只是个不太好看的光环,它很虚无,却很沉重,可能像我这种人并不适合走读书这条路。

  我一直活得并不快乐,常常觉得给家人带来了负担,同时我又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比方说快乐的童年和张扬的青春。因为顶着尖子生的光环,老师就要给开小灶,所以要被剥夺很多周六日,甚至各种假期,我还曾被剥夺上体育课的权利,有时候看着学校贴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标语,我就觉得可笑。品德课没有,美术课没有,体育课不让参加,唯独就剩下“智”和“劳”,也就是脑力和体力方面的锻炼,脑力主要是指学习,而体力大多都是到老师家的地里帮忙拔草或者干其他农活儿。但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的体质不如其他同学,当兵大概是提升身体素质的好途径,而且还是当武警,听起来就很有气势。那个时候看到警察拿枪就觉得特别神勇,特别威武,电视里的警察都那么神勇,那么大公无私,是如此让人尊敬的一个职业。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44590568542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