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六章 动员会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8 人气:65
  军被等物资发放到我们手中之后,大概还有几天时间,而这几天基本上都是走亲访友,因为自己要离开家乡去部队,这一去就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见面,所以要一一道别,亲友们都会送一些祝福和嘱咐,当然也会适当的给点生活上的补贴,但要看各地的经济状况如何,那还是九几年的农村,所以人们也就是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情,指望那点微薄的补贴奔小康是远远不可能的。

  走亲访友完毕后,就是接受父亲的熏陶,重点讲部队里的一些规矩,例如想在部队混出名堂要学会做人做事,自己洗衣服的时候,老兵有没洗的衣物,顺便给人家洗了,这样人家也会对你多一些欣赏,将来真有个投票什么的,人家才可能投你一票。腿脚一定要勤快些,什么事情不能等老兵或者班长吩咐,要能看到事情做,帮人家洗好的衣服,记得干了的时候再帮人收回来,人家肯定心里高兴,对你就会好一点。只要时间长的兵,不管是不是班长,一律喊人家一声“班长”,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新兵连最苦了,可也就是三个月,过了三个月的新兵连,下了连队就会轻松些了,集训就是这样,短时间内把你变成一个像样的军人等等。

  在入伍动员大会之前的晚上,父亲在那里教给我如何打背包,这些东西对我倒不难,看了几遍就记住了,只是打出来不如父亲打得那么好看,所以第二天开动员会的时候,我的背包还是父亲打的,想想八千里左右的路程,打不结实路上会很麻烦。

  我父亲有个开饭店的朋友,按辈分我叫他哥,刚巧他的儿子也在新兵的行列里,我们是同一批兵,但不是同一地方的兵,所以不会被安排在一起,但抵达部队之前我们是在同一班火车上。他比我小一岁,论辈分他应该叫我叔叔,但我从来不觉得在辈分上高人一等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有孩童时期的我们才对当长辈充满兴趣。其实只要是同龄人,最好大家能混得像哥们儿似的,比那些看上去一家亲的人好得多。那个哥的意思是他儿子比我小,路上让我多照应着,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只得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动员大会现场,虽然场面看上去十分庄严,但实际上我们这些还没有真正训练过的士兵,怎么也庄严不起来,台上说台上的,什么为祖国,为人民,什么军人是最可爱的人,什么光荣入伍之类的,真正认真听,往心里记的没几个,大家心里都像揣着兔子,那叫一个忐忑。记忆里应该还站起来宣誓过,因为历史久远,说得什么词儿早就不记得了。最后就是一个个被引领着钻入接兵的车里,想跟父母道一声再见都不可能了。

  我记得在宣誓的时候,我们才拿到所在部队的电话号码,可能怕路上走失了无法和部队联系,我们那个时候很想把号码留给父母,但是没有机会,我们一个个挤在车窗处,跟各自的家人摆手。前面的路对我们来说,既新奇又没底,但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都只能往前冲,从拿到衣服的那一刻,我们就知道没有退路了。不能拿当兵和打工相提并论,打工反悔了可以炒了自己老板,当兵可不行,即便将来遇上再大的苦和累,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这大概是我们所有人当时心里的想法。

  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我和那个侄子是在一起的,就连在火车站候车室里,我们也离得不远,他总是打开他的密码箱往我这里送饮料之类的饮品,听说他父亲给他准备了三千块钱,让他路上用,或者到了部队的时候,和战友们打好关系用,人生地不熟,虽说是去部队,手里有点钱总是好事。这让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因为我身上带着的总共只有一百二十块,这一百二十块里还包括走亲访友拿到手的补贴。我听父亲说部队不讲究这个,只要好好表现就有发展机会,这侄子说得话,弄得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幸亏是去当兵,要是投奔个什么用人单位,万一单位不靠谱,一百二十块钱连家都回不了。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97406196594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