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八章 分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8 人气:62
  在广州火车站,我从诸多的新兵中远远望见了侄子,他在属于他的队伍里,我们两个眼神接触的时候相互点了点头,然后被各自的部队负责人带领着分别进入各自单位的汽车。这是我最后一次与他见面,在部队我们没有再遇上过,甚至离开部队,直到今天我们也再没有遇上过。

  汽车沿着盘桓的山道一路向前,大概又过了几个小时,我们顺利到达了部队驻地,确切的说应该是新兵连驻地,三个月新兵连之后,才会重新分配赶往自己真正的部队驻地,也就是所谓“下连队”,然后直至义务兵结束,一般不会再有什么调动,除非申请或者有什么专长被某单位调用,最好的就是提干。

  我记得那天夜里大概是三点左右了,汽车在七绕八绕后拐入一个约有二三百米长的斜坡上,斜坡上是一片平坦,中心位置是一个凹陷下去的篮球场,入口处的士兵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车停下的位置在一个楼梯口的一侧,那里此刻站着一队神采奕奕的士兵,下车后我们才知道那是新兵连十二个班的班长。

  经过三四个日夜的奔波,总算到了目的地,本来用不了那么长时间的,因为要把各地的新兵一起接到部队,所以为了和各地的新兵回合,火车中途倒过几次车,每次下车我们都误以为已经到了广东,到韶关的时候我们以为可以下车了,原来才只是广东的第一站。

  我们这些新到的士兵站在那些班长们的对面,虽然双方都是整齐的,但我们这边的队伍看上去像是刚打完败仗回来,大家的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那些班长们虽然深夜被叫起,却一个个精神百倍。我们像是在搞一个失物认领的活动,挨个被自己的班长带领着回到卧室,卧室在那个楼梯口的地下一层,里面像读书时同学们的座位一样,中间两列床铺,左右各一列床铺,说是床铺,其实是光秃秃的单人床,上面什么都没有。

  班长郝运来帮助我将背包放到床铺上,然后指给我看哪些是我们班的床铺,我看到只有三张床铺上有被褥,其他都是空的,第一张床上的被子掀开着,上面没有人,那就是我们班长的床铺。我的被褥放在第四张床铺上。因为有些动静,第二三张床铺上的人睁开眼睛向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接着闭上眼睛睡去了。班长带领我走到冲凉房,冲凉房位于山的外侧,也就是我们不需要上到一楼,直接可以走一个类似后门的出口,走下一条向下延伸的小路,冲凉房往里走就是厕所,和读书时学校里的厕所差不多,一条长长的便坑,中间被一个个矮墙隔开那种。在冲凉房的一大堆桶里,班长指给我拿标有“12-3”字样的桶,说从此后那个桶就归我专用,表示十二班的第三个新兵,由此我知道那第二三张床上的战友,应该是“12-1”和“12-2”。也就是说,我不是最早到的新兵,也不是最后到的新兵,因为每个班的新兵要有八九个,这就是所以有那么多空床铺的原因。

  班长在前面给我引路,我提着桶沿着小路一直走到厨房和餐厅,原来所有的新兵都来了这里,在一口大锅的旁边还有几个穿戴整齐的士兵,正在帮忙烧水,新兵们陆陆续续提着热水离开,我因为是十二班,所以排在最后一位。按照父亲嘱咐的经验,我尊敬的称呼人家班长,人家也很客气的对我点头。营区外面的小路是有些坑洼的,所以走起来要小心些,尤其走在深夜还不熟悉环境,所以班长主动从我手里接过水桶,嘱咐我小心看路,我觉得不好意思,大家才刚认识,彼此还不熟悉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帮忙提水,更何况人家还是个班长。但他好像并不往心里去,说没什么,照顾新兵是应该的,万一像我这样刚到,还没来得及休息,再磕着碰着的就不好了。我望着班长的背影哭了,虽然我不止一次看过关于部队和军人的影视,但身临其境的感受却和看影视截然不同。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1041350364685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