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章 叠军被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8 人气:67
  写完家信后,开始的几天,我们除了吃饭,和上午下午各两个小时的训练,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整理内务,整理内务说起来也非常简单,就是口缸牙刷毛巾的摆放,挎包水壶的摆放,以及叠被褥等。同一个班的毛巾不管是折几叠摆放,所有毛巾的下摆边缘必须成一条直线,口缸除了摆放整齐,把手还要求指向同一个方向,牙刷在口缸里应将毛刷的一头朝上,且毛刷向下和口缸的把手对齐。挎包和水壶挂在班长床铺后面的墙上一字排开,每组挎包水壶被两个钉子撑起,挎包在里水壶在外,水壶的下缘要和挎包下搭的下缘对齐。

  接下来的就是床铺上的整理,一个白色的褥子上盖着一条白色的床单,床单铺好后要看不到一丝褶皱,无论是睡过后还是没睡前,只要上面没有人就不能看到一丝褶皱,就是刚坐了一会儿,起身后也要马上扯拉平整。也有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买一些图钉,几个人合作,把床单拉到绷得紧紧的,然后把图钉按在上面,几乎相当于和床板钉在一起,这样一来即使睡过也不易有什么褶皱出现,即便钉得不够紧,稍一整理也就好了。

  最大的问题是叠被子,新发的被子想叠出型儿来是很困难的,军被的要求是豆腐块,可很多被子叠出来更像是馒头片,这还是好的,有的被子简直像是个包子。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把被面上的皱纹磨掉,也就是在一些褶皱的地方滴上水,然后用板凳或者战友们统一订购的内务板拼命的压磨,挺好的新被子磨得人直心疼,可不这么做过不了关,只得对被子痛下杀手,即使真的这样做了,赶上天气暖和的时候,本来挺方正的被子,过上一段时间之后还有变膨胀的可能,有的战友为了达到豆腐块的效果,不惜多往被子上滴水,结果就只有盖着受了潮的被子过冬,那个时候就是受了潮我们也不敢晒,晒了就叠不成豆腐块了。

  我记得开始那几天,我们真的没做过什么事情,除了吃饭,大部分时间就是对着被子使劲,好像跟被子有多大仇似的。如果今天有人问我对这事儿有什么看法,我会说我完全不认同这种做法,整理内务虽然很有必要,但被子是拿来盖的,不是拿来作秀的,如果对于一个士兵来说,他都不觉得被子是用来盖的,这所谓的整理内务就已经背离了它的本质。那个时候,因为是在集训,什么东西都讲究速度,慢了就要挨罚,很多战友为了躲避叠被子的麻烦,已经修整好的被子根本舍不得打开来睡,宁可缩成一团,披着件绒衣一夜一夜的凑合着过,除非半夜冻得是在扛不住了,所以整理内务没错,但为了达到整理内务的效果,都把被子本来的功能放弃了就是在不应该了。我比较庆幸,折折叠叠一直都是我的强项,而且我一直坚持我的观点,当兵是为了强身健体,如果当上一回兵,还要弄上一身病就实在没有意思了。我班长就是前车之鉴,他身上又是风湿又是关节炎的,动不动就擦药油,瞧这兵当的。

  我记得那个时候班里还评好人好事,好像五个好人好事就是一个大队表扬,三个大队表扬就是一个嘉奖之类的,因为时间太久,记得没有那么清楚了,只知道新兵连谁也没得到过奖励。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99003601074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