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一章 开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8 人气:63
  部队别的东西不多,就是会多,无论是什么活动,动员和总结之类大会一定少不了。新兵都到齐了,接下来的就是正式开训了。开训动员会是在篮球场里进行的,参加大会除了新训单位的领导,还有支队的一些领导,政委股长之类的,分别都做了讲话,中心思想就是我们这些新兵如何光荣,作为祖国的保卫者,我们肩负着如何神圣的使命,在今后的工作、生活、学习中,各级领导如何帮助我们改造成一名合格的武警战士,我们如何在班长的带领下积极锻炼、争取荣誉,报效祖国,回报家人。

  班长是最基层的辅导员,担负着上传下达的任务,所以很多关于部队的规矩都是班长传达的。从班长嘴里我了解到新兵可以有很多种待遇,但只有一种是最好的,用班长的话说:“想这三个月的新兵连过得舒服,就不要把自己当人”。我想我是有吃苦的心理准备的,本就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再苦能怎么样?大概不要把自己当人,就是告诉我们要放下架子,低下头来踏踏实实的参训。

  班长还说,他的衣服以后就交给我们来洗,一人一天轮流洗,而且要记得按时收。我突然意识到父亲教给我的东西在今天行不通了,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看谁有眼色的年代,所谓的看谁懂表现已经变成了指派性质的,大家谁也不用抢,谁也躲不了,唯一的不同就是看谁洗得仔细,洗得干净。

  训练的节奏开始紧张起来了,要求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松了,原来训练一会儿就可以休息,现在已改成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长训了。作为一名军人,一定要有军人的样子,这是我们要学习的第一个项目:站军姿。具体的动作要领我就不细述了,大家站在那里像一个木桩扎在地里,无论遇上什么痛痒都纹丝不动,有时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当时我还真不明白,所谓的操课就是一天天的站那里不动,实在意义不大。

  在训练站军姿期间,我给父母亲寄过一封家信,因为班长是广东人,说得话我听得不是很准,以至于误把“站军姿”听成“站钉子”,我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武警当然要学武,武术当然要打基础,少林寺不是还扎马步吗?没准儿“站钉子”是类似扎马步的一种基础功夫,后来知道自己理解错误,倒也算给自己的军旅增添了笑料。相信父母亲在看信的时候,也会误以为是什么武术基础吧。

  还有一件事我也一直觉得好笑,我习惯把纸巾称卫生纸,而部队里很多南方人习惯称纸巾,问题就出在这上面。初来乍到,总是有一样学一样,也可以说是为了入乡随俗吧,我也尽量学着广东的一些习惯生活,有一次我大便没有纸巾,就问挨着的肥仔,可是我把卫生纸和纸巾给合二为一了,从我嘴里冒出的是卫生巾,肥仔立刻大笑起来,还问我怎么还需要那个玩意儿。我这里的大笑是指夸张的笑,不是声音大,因为发生过新兵因为笑声大而被自己的班长痛打的事件,所以我们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16002845764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