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二章 老乡观念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9 人气:128
  部队是个吃苦耐劳的地方,难免就有吃不了苦受不了罪的时候,找老乡说说话,宽宽心是个不错的途径,但大家都是新兵,没准儿两个老乡都处在承受不住的边缘上,非但不能宽心,反而越来越添堵,所以班长立下规定,新兵之间除了本班战友之外,不得与其他班的老乡聊天,即使在休息时间也不行,否则班长就让他后悔来到部队,还好不是说后悔来到世上。那个时候,我们即使看到自己的老乡甚至同学,都只能是远远的点头示意,一旦说上两句,不被自己的班长发现,被对方的班长发现也一样没有好日子过。

  另外部队内部统一使用普通话,我觉得说普通话对南方人不容易,所以我给定义成,所谓的说普通话其实是说大家都能听懂的话,尤其是让班长听懂,否则他不知道我们背着他商量些什么。在说背人话方面,北方人不占优势,即使说家乡话,也比较容易让别人听懂,不像广东话和福建话,他们老乡之间聊起来,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听着,耳朵竖得再高都没有用,尤其当他们边聊边看着你笑,你一定不会往好处想。

  班长也是人,你要聊些他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他一定以为这些新兵在合计如何对付他,所以谁要是让班长听到讲家乡话,就一定没有好果子吃,轻则掴两个嘴巴子,重则拳打脚踢。在这方面吃亏最多的就是徐新国,按说北方人比南方人说普通话容易,可徐新国怎么说都是典型的山东腔,听得班长直冒火,班长的心情冒火通常就意味着徐新国的脸要冒火,可徐新国不愧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班长打班长的,他只管纹丝不动,班长打完问记住没有,徐新国回答“记住了”三个字的时候依旧还是山东腔。

  每当班长打人时,我们都如坐针毡,别说给徐新国帮腔,就是不帮腔,我们也担心随时被卷入其中,例如我们有一次打扫完食堂回来,班长说他刚从食堂检查回来,发现有一个板凳没有放好,但他只负责发现,不负责完善,所以明知没放好他也不去放好,而是回到卧室命令一个新兵去放好,然后就是把我们全班所有人集合在一起,挨个打嘴巴子,打得耳根儿都发热,接着就是玩花样式体罚。这样一来,极易造成我们这些新兵之间的矛盾,大家都觉得自己把板凳放好了,却被某个犯错误的新兵给连累了,所以班长一离开,大家没有一个不骂的,当时我也觉得奇怪,是犯错误的人太能装,还是大家真的都没有犯错?如果大家都没有犯错,只能是班长借题发挥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慢慢知道,有时候为了让新兵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班长是会玩些技巧的,无中生有也一点都不稀奇,这样做的好处是既教训了新兵,又离间了新兵的关系,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个个自身难保,天天求神拜佛不要有什么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规定这玩意永远都是死的,所以规定靠谱的时候很少,比方说各个班长在一起交流,他们如果是老乡,他们就会用家乡话交流,如果看谁不顺眼,可能还会边聊边看谁两眼,于是被看上的这位就得天天心惊胆战,直到雷终于打在自己身上,心里才算一块石头落了地。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3904018402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