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三章 班长好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9 人气:111
  班长对我们的指导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例如见到一个比自己老的兵一定要主动称呼一声班长,这样显示自己对老兵的尊重。实际上我们真正去做的时候,总是会遇到一些偏差,例如和一个老兵交错而过,你喊上一声班长好,以为人家会很高兴的对你说一声你好,谁知他却会叫住你,然后把你暴揍一顿,说喊“班长好”的时候要立正站好,不能在行走中问好。当你对一个老兵万分恭敬的立正问好时,他也暴揍你一顿,然后说问好不能挡住班长的路,有时候你离老兵还很远想走近了再问好,结果也挨一顿暴揍,因为你看到老兵没有马上致敬。我们那个时候哪里都不愿意去,就是上个厕所也要一路走走停停的像过一个个的关口,而“班长好”就像是唐僧取经路上的通关文牒,运气不好的时候,白脸上厕所,回来的却是个花脸儿的,就算呆在班里不动,有班长路过,或者找班长有事情,也要全体起立高喊“班长好”,我想我们最标准的军事动作应该是起立坐下。

  挨得巴掌多了,我们也总结出了经验,只要看到老兵的影子,不管在多远出现,看见就喊“班长好”,然后靠墙站在一侧不动,而且还要行注目礼,一直盯着老兵的正面变成背面,然后再走。也许很多人觉得好笑或者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我们做得比这还过分,例如在厕所里,我们看到老兵蹲在便坑上大便,也会立正站好,高喊“班长好”,如果这些老兵不介意,我们甚至愿意给正在使劲的老兵喊“班长加油”。我们就知道多做未必错,不做却一定会有人找错。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班长说厕所大家都在方便,就不要乱喊“班长好”了,结果就有那种找邪茬的,楞说不把他放在眼里,见到他不喊班长,可想而知,挨揍是正常的,似乎当时的一切事件最后的导向都是挨一顿揍告终。

  经历的事情多了,我们开始逐渐理解班长说得那句“不要把自己当人”,我们哪里还有做人的尊严,可我们却始终没有明白,他说的那句“想过得舒服就不要把自己当人”,我们已经几乎过得不像个人了,为什么却一点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呢?

  有时候挨过班长打之后,过不了多久,班长就会表示歉意,但这歉意并不明显,他往往不会说他打人不对,而是责怪他自己下手重了点,也就是说我们挨打是应该的,只不过他没有把握好轻重。然后就是给我们做思想工作,例如他是我们的班长,当然希望我们各方面都出色,这样他脸上才会有光彩,他之所以打我们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如此一来他的打人成了一种关爱的象征,尽管我们打心眼儿不认同他爱我们的方式,但表面上我们要表现出非常理解和感动的样子,其实我们理解不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没得选择。

  那是我们人生最低三下四的日子,但那不是因为恭敬,而是因为畏惧,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畏惧,我们一些新兵在班长睡着的时候,也曾在厕所里商议怎么对付他,趁他熟睡的时候把他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只有这样才能终结这无比荒唐的一切。那是在他的所作所为变本加厉的时候,我们在厕所里商议的,我们都装作在大便,否则我们聚在一起被发现会被打。实际上,我们那个时候胆量不够,尽管说了很多班长的死法,但最终没能实现。一方面我们非常敬重法律,一方面我们知道军人犯罪刑罚更严重,我们又安慰自己别为了一个垃圾把自己也搭上。还好当初我们没有言出必行,否则写这部作品的作者就不是我了。

  大报复不敢,小报复还是有的,那是在部队组织紧急集合的时候,前面我说过我们的挎包水壶都在班长床后的墙上挂着,紧急集合哨一经吹响,我们便在黑暗中蜂拥而至,趁乱的时候揣他两脚,也算是出口恶气,事后他也曾把全班人集合起来暴打,但我们心里有一种特殊的快意。这些事情都是以后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只是一段小插曲。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95689582824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