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五章 作息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9 人气:111
  我们那个时候的作息时间大概是这样的,早上六点起床集合出操,大概七点左右收操,通常都是五公里越野,然后蛙跳营区门口二三百米的斜坡,上坡后做俯卧撑,没有具体数字,以班长的心情而论,最后的几名会被罚双手握拳成俯卧撑姿势撑在石头子上,不要求做俯卧撑,就让人撑着,就感受而言和做俯卧撑没多大差别,起来后手指背上是一个个的小坑,恢复后会慢慢变成黑色的印记。收操后各班带回洗漱和整理内务,就是叠被子什么的,每个班都安排有值日生,被称作小值日,负责在值班班长的带领下赶往食堂并打饭打菜,还有饭后打扫饭堂的卫生及摆放桌椅。这个时候充分体现了大家的合作精神,如果小值日没有时间整理床铺,就要由其他战友协助整理,而且通常谁叠得较好,谁有帮别人整理被褥的任务,我那个时候经常帮人整理内务,就是做小值日的时候,班长也常安排别人替我打扫卫生,而由我回卧室整理全班的内务,八个新兵的内务,基本上由我和肥仔负责。

  早餐完毕后即使还有几分钟的剩余时间也不能闲着,如果不是整理内务,就要看条令。通常我选择整理内务,就算没什么可整的,也不能坐着,要在一侧抓着被角,好像在忙着的样子。然后听到八点钟哨声一响开始上午的操课,不管安排什么练习项目,接下来就到了午餐的时间,通常都会听到值班班长吹哨子,然后大喊一声“小值日打饭”,于是小值日提前解放,我们准备收操。

  吃过午餐后有一段午休的时间,通常新兵没有机会全休,都是一个个被安排项目继续训练,班长则可以看看书,听听耳机之类的,或者直接午休。那些继续训练的新兵在班长睡着后,也会把神经放松下来,因为没有人检查,只要有个样子就行了。例如有的新兵站军姿的时候总是站不直,就让他在墙边放一个板凳,背靠墙站在板凳上,开始时是站军姿,后来就是在哪里背靠墙了。

  下午大概两点出操,我们最不想听到值班班长的哨声,也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玩的哨子,吹起来竟然那么吓人。大概在下午五点左右小值日打饭,然后重复前面的情况,到六点半左右值班班长就会吹哨子“小群练兵”。“小群练兵”一听就知道不是大规模的,通常都是由各班自行组织,根据自己班里的弱项进行强化。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但对新兵来说时间不确定,可能是三个小时,也可能是四个小时,然后就是冲凉休息。

  所谓冲凉休息的时间是九点半到十点左右,因为作息表上写的是十点熄灯,但实际情况不同,实际情况是熄灯分两种,大灯指顶管,小灯指灯泡,熄灯往往是熄灭大灯,亮起小灯,新的科目继续进行,都是些能在床上进行的,例如俯卧撑、仰卧起坐、高抬腿、收腹(也有的部队叫端腹,动作很简单,平躺在床上,两脚并拢后两脚尖下压,双腿绷直抬起与床面形成的角约有30度左右,然后保持不动,一般人撑不了多久,班长通常会举着皮带,谁放下脚就抽谁,就是那个时候我知道什么叫“打飞机”,每当我们为了放松腹部而将脚举高时,班长总是说举那个高干吗?偷懒还是打飞机?),再有就是压脚尖,是为踢正步准备的,通常人们的脚与腿连起来像英文字母“L”,也就是像老农手里的锄头,我们称锄头脚,压脚尖是用武装带将两膝盖绑紧,然后跪在床面上两脚并拢,屁股坐在脚跟上,上身向后倾斜,这样做的目的是使脚面可以和腿面成直线,这是踢正步的条件,我给这个动作取了个名字,叫举头望明月。这方面我非常容易做到,不是能力好坏,是个人的身体条件,最困难的是邱向群,也就是大傻,我们练习踢正步的时候,班长常拿一条短棍敲他的脚尖。

  通常这些项目会搞到深夜十二点左右,排长通常都会在那里看书,如果碰上排长想休息,皮带声和痛叫声让他无法入眠,他可能下令中止这些活动,我们就算提前被解放了。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3068943023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