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八章 小卖部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39 人气:68
  由于不敢长时间在食堂逗留,所以常出现肚饿的情况,小卖部无疑是肚饿时的好去处,所以常常有战友借着休息时间,在小卖部里徘徊。通常都是两块钱一个面包,四块钱一盒朱古力,朱古力不是指巧克力,而是夹心饼干。当然私底下给自己加餐是要有条件的,例如你自己吃不要紧,千万别给班长看见,否则你就惨了,敢吃独食,把班长抛到九霄云外,简直是脑袋进水了。所以只要买东西一定不要忘记还有班长的一份儿,如此一来,什么时候买东西都是双份儿,开支自然加大了,如果兜里没有多少钱,最好还是能忍就忍。不过有的战友比较聪明,买了面包之类的零食,然后揣兜里带去晾衣场吃,那里一般没有老兵,因为老兵根本不用洗衣服,都是新兵洗新兵收,所以不用担心被撞上。

  我与小卖部的第一次接触是刚到部队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大概不超过三分钟,那个时候一块多钱打一分钟电话,后来我们学会了用200卡,打电话也就便宜了些。我们班所有战友中我是最少与小卖部发生接触的,不是不饿,是兜里没钱。但我经常能吃到战友们买的零食,当然不好意思吃多,但人家总是会分给大家吃的,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也帮大家写过不少检讨和申请书之类的东西。

  随着新兵逐渐适应了军队的生活,小卖部的功能也日趋完善,例如班长倡导的“懂做”概念就与小卖部息息相关。所谓“懂做”不是了解和明白怎么干,“懂”是指懂班长的意图,“做”是指主动按照班长的意图去做。“懂做”是在新兵连的时候被使用最为广泛的词语,例如某班新兵因为体能不过关,给班长买了一盒烟,其他班长知道了,就会立刻对自己班里的新兵传达这一事件,然后提醒班里的新兵以后发生类似情形应该“懂做”了,所以“懂做”通常都是有依据的。

  自从有第一个新兵买烟,班长手里就开始不断烟,也永远有出问题的新兵,打靶不及格买烟,扔手榴弹不及格买烟,跑步成了最后几名买烟,其实小卖部里也有别的,只不过因为这些班长都是些烟鬼,大家便不约而同的买烟了。没有钱的穷兵就最好让自己的成绩处在中游或者上游,有钱的富兵也不要太害怕训练,一旦有什么闪失,可以买烟来补齐,但买烟也未必不会挨打,那个时候不讲究吃谁的最短,拿谁的手短。我记得那个时候,小卖部里最常见的烟是红杉树,五块钱一盒。

  可能很多人不把五块钱当回事儿,那是因为钱贬值的太厉害,也有可能人贬值的更厉害。但对于十几年前的我们这些新兵,这些一个月只能领到三十块津贴费的新兵,我们要靠这些钱来买平时用的卫生纸、香皂、牙刷、牙膏等日用品,还要买洗衣粉给那些老兵洗衣服,我们自己的衣服可以凑合着洗洗,但老兵的衣服不能马虎,否则就会惹大麻烦。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那是在下连队之后,碰巧新兵的洗衣粉用完了,新兵又不能外出购物,老兵也不能说出去就出去,可是老兵的衣服又急着洗,只好拿自己的香皂给老兵洗衣服,等衣服干的时候收回来叠好放在老兵的床头柜里,等老兵穿得时候闻到味道不对,立刻就会招来拳打脚踢的一顿暴揍,所以洗衣服本身不会给老兵带来好感,只有洗对味道才能保得万事大吉。这些都是事实,是我曾经历过的事实,每每回想起来,都像是一场梦。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106539011001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