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十九章 男儿泪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40 人气:135
  “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

  刚开始听这句话的时候,我们都感到精神鼓舞,用郭德纲相声里的台词说,我们大概都恨不能有个恶势力,我们能冲上前去与之同归于尽。可能这是基于男人的英雄情结,但我认为那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瞬间的心情激荡,待心情平静下来,走过一个多月的新兵连,我们已不再那么慷慨激昂了,因为我们突然发现一个现实,就是我们还没有面对恶势力,我们自己就已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像泥菩萨过江,我们尚且自身难保,还煞有介事唱着“为人民服务”的高调,我们的行为看起来有多蹩脚。

  我们真的哭过,但不敢守着班长哭,有时候是躲在厕所里偷哭,新兵就怕看见这个,本来这儿还努力装着坚强,一看到同为新兵的战友流泪,自己就扛不住,大家都弄不明白怎么这部队跟父母说的,跟电视上演的差别那么大呢?这是真的,还是自己正在一场噩梦中徘徊。

  我有一个同村的战友,他在十班,叫立春,我们还曾是同学,新兵连我们在同一个排里,和其他老乡一样,我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说话的时候像做贼似的。大概他们班长是我们排四个班长里最变态的,但实际上我们觉得这些班长没一个好东西。十班长的变态在于他怪异的行为,例如在队列训练中,齐步走立定后,如果在队列里同一排的四个人不能在立定的时候表齐,他就会揪出和别人没有表齐好的新兵,有时候伸手连掐带扭新兵的胳膊,有时候用烟熏那个新兵的眼睛,如果这个新兵长得挺白嫩,他还会说“批评你不愿意听是吧?不批评你,那我亲你一下好不好?”,结果他真的会在那个新兵脸上亲一下。我看得直起鸡皮疙瘩,心说这部队呆久了都憋成这样了?还是这小子他妈的同性恋?我想我们这些新兵大概最怕他。(我这里不是骂同性恋,如果是同类人,你们爱咋的咋的,不是同类人,玩强迫的我一样鄙视。)

  立春被烟熏过,不是在操场上,而是在卧室里。好像他在训练中出现什么问题,他们班长提示他“懂做”,他装傻充愣,所以他们班长让他在中午休息时间扎马步,左右手上还要提着水桶,另外还点了四支烟放到他的嘴里让他叼着,烟熏得他直流泪,他们班长还不让他闭眼,不听命令就打,新兵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偶尔有个脾气大的,顶撞了班长,往往引来所有班长的群起而攻之,结果会死得更壮烈。

  千万不要相信向上级投诉,一般投诉上去,领导会和班长沟通如何给你做思想工作,也就等于把你投诉的事情告诉了班长,以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你是个连长,你下面新兵出现什么问题,都直接反应你的工作能力,所以有什么事儿也都给压下来了,只要不死人,没有遮不住的事儿。

  那个时候,在部队出现一种怪现象,新兵们连排长的命令都不听,只听班长的,这虽然看起来不合理,但实际上很合理。例如在训练场上,值班班长在指挥全排进行训练站军姿,大家都已经站了三个小时,排长想和新兵沟通一下,想下达坐下的命令,和新兵们谈谈心,谁知排长下达命令指挥部队时,全排新兵竟不按命令做动作,因为班长没有发话,排长只好气愤的说班长大还是排长大?我们就说排长大,应该听谁的?我们就说排长,可是到真下命令的时候,我们还是等班长的命令,班长往往笑着说,你们傻了,排长下命令的时候,当然按排长的命令去做。但实际上,他的表情告诉我们,他很满意我们这样的表现。这也等于是说,反过来我们将不会好过。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0758666992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