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二十章 车啊车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0 14:29:40 人气:137
  因为收回香港的缘故,相信很多人对紫荆花并不陌生,但很多生活在北方的人未必有机会亲眼目睹紫荆花。而我们在训练站军姿的时候,常常面对着紫荆花树,班长总是背着手,或者手里拿着一根随手折来的树条,围着我们转来转去,抽冷子碰一下我们这儿,摸一下我们那儿,例如屁股没有夹紧了,脖子没有挺直了等等,感觉像我们在认真训练,而他却是在玩游戏。

  “小傻”王继发人挺好,就是反应上慢一点,做什么动作都显得很死板,例如班长说两肩后张,下颚微收,他总是把肩膀和脖子上的肉蹦得紧紧的,所以那个树条就常抽在他身上。训练站军姿有很多方法,例如两腿之间夹上一张纸或者树叶,只要偷懒树叶就会掉;再例如把大檐帽翻过来放在头上顶着,它就会晃晃悠悠,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所以你必须纹丝不动。其实,这些要求有很多是过度的,假如一个军人站在那里,还要自己跟自己使半天劲,这军人的智力岂不是低得可怜,站军姿本身是为了要一个良好的警容形象,只要姿势正确,形象一定好看,如果要领不对,抓不住重点,只是一味的要求用力夹紧,收紧屁眼儿岂不是很滑稽?

  班长总是自言自语的说一些话,什么各地的名吃,新兵家里都有什么人,什么他们当年怎么被老兵打,什么我们这批兵已经是享福的了,还会说到自己连队的事情,如果我们都跟着他下连队,我们就会遇上什么人,那些班长都喜欢称看不上眼的人叫“屌毛”,所以我们常听到诸如“我们中队谁谁谁那个屌毛如何如何”的话,所以后来我们也学会了使用“屌毛”这个有趣的名词。我们学习广东话就是从骂人开始学的,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一开口也是“丢”来“丢”去的。班长说话的时候,还会说到训练结束的时间,例如谁先把紫荆花看落了,谁就可以先休息,碰巧他说完不到几分钟,一阵风吹来,还真就吹落一片,我们于是一起大叫“紫荆花落了”,于是我们停下来休息。

  但在班长自言自语的过程中他会突然来了兴致,说给我们唱首歌,这首歌就是《车啊车》,歌词是“车啊车啊你慢些走啊,让我再看爸妈一眼,忘不了那一天,爸妈来为我送行,眼泪汪汪拉着我的手说,孩儿就要离开家园。孩儿就要离开家园,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想家乡不要想爹娘,不要想那可爱的姑娘;船啊船啊你慢些走啊,让我再看阿妹一眼,忘不了那一天,阿妹来为我送行,眼泪汪汪拉着我的手说,阿哥就要离开家园。阿哥就要离开家园,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想家乡不要想爹娘,不要想那可爱的姑娘;流不尽的长江水,止不住我心酸的泪,不要想家乡不要想爹娘,不要想那可爱的姑娘”。往往这首歌还没有唱完,我们已泣不成声。

  有时候我们训练踢正步也在紫荆花的附近,踢正步是有分解动作的,踢出去是一动,收回来是第二动。所以分开训练是为了保证在队列里的兵,无论身材高矮胖瘦,出腿的速度以及定位后的高度都能保持一致,踢正步的没见过此起彼伏的就是这个原因。这些话可能有些啰嗦,实际上是顾虑到有些没参加过部队训练的读者,以免他弄不明白我在讲什么。班长会命令我们拿一些砖头放在脚面上,然后定位到同一高度后,大家保持好姿势,剩下的就是坚持,谁的脚低了或者高了就挨两下树条,最倒霉的就是“大傻”邱向群的锄头脚,我想说一定要个儿矮的兵和个儿高的兵踢腿保持同一高度,个儿矮的人一定姿势不正确。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43529605865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