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二十一章 战士之歌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8 11:23:46 人气:152
  学习《武警战士之歌》是件快乐的事情,因为教我们唱歌的是某学校的音乐教师,是个女同胞,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她简直漂亮的超乎想象,因为就教了我们一下午,现在的我早已经不记得她的样子,但当时在我们这个男人的团体里,她是唯一的“异类”,我想“唯一”大概是造就美的前提,既没有比较也没有选择,她几乎成了我们的梦中情人。

  《武警战士之歌》的歌词是:“庄严的国徽迎着朝阳,威武的钢枪闪耀着寒光,武警战士奋勇向前向前,任何艰险也不能把我们阻挡。从内地到边防,从深山到海洋,捕罪犯、捉敌特,警卫巡逻守桥梁,为了祖国的安全民族的希望,我们警惕的眼睛,日日夜夜搜索着四面八方。”

  音乐教师在上课的时候,尽管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坐着,但看得出大家心里都像揣了兔子似的激动,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女的了。人们不是常说嘛,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我们那位亲爱的十班长不就连漂亮的男人都亲两口嘛。在部队都呆了一个来月了,还真就没见到女的,母猪倒是有两头,在猪圈里饲养着,倒剩饭剩汤的时候倒是能见上一回。当然这属于玩笑话,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夸张到这种程度,毕竟是新兵连,大家都累得要死,每天的时间排得那么紧,哪里还有空闲寻思女人的事情。虽然大家都已经累到了沾床就睡的程度,但实际上很多新兵还是尽量打起精神躺在床上想心事,因为睡眠时间是唯一可以自由支配的,我的意思是说虽然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却可以天马行空的思考,或者向往一下将来自己当上老兵后的日子,睡去最可怕的是时间过得太快,哨声响起的时候就意味着提心吊胆的时间又开始了。

  尽管如此,部队领导还是为我们紧张忙碌的训练准备了调味剂,那就是每周一次放电影的机会,放电影的机器不是如今的投影,还是想当年两个轮子转来转去的那种。记得小时候,街坊四邻谁家孩子娶媳妇或者考上大学才会花钱请那么一场。部队放得大多都是军队题材的电影作品,也有例外,印象比较深的是《黑玫瑰与白玫瑰》。

  看电影其实并不享受,因为看电影之前,各班排要首先整队,所有士兵手里一人一个板凳,原则上大家床头都有一个,可有的新兵怕动作慢被班长打,顺手拿别人的,这样别人就找不到自己的板凳,所以只好告诉班长自己的板凳不见了,班长就会说这个人动作慢慢腾腾,谁的板凳不能坐,别人拿自己的,自己就不会拿别人的?可如果是本班拿乱了也就罢了,问题是别班的新兵拿了的话,自己班里就再找不到多余的板凳,拿别人的到底拿谁的,万一给别的班长知道怎么办?

  在操场上的电影荧幕前排队的时候,大家要统一背手把板凳放在身后,然后听命令下蹲放在地上,如果放板凳的速度有快有慢就要像在食堂吃饭那样重复重复再重复,放好板凳后立正站好,等班长下达“坐”的口令,同样情况直至通过为止,才算真正坐下。然后就是各排之间,或者各班之间飙歌,又或者相互拉歌,拉歌的时候常说的句子有“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不像样”、“冬瓜皮西瓜皮,不许耍赖皮”、“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我的心在等待,在等待”。如果某个班排唱过之后还继续拉他的歌,通常会说“某排唱得好不好?好。再来一首要不要?要”,然后就是重复前面我说的那些拉歌的句子,需要说明的是,唱歌的班排需要起立,唱完后才能坐下。

  为什么看电影我们也不快乐,那是因为即使看电影,我们也放松不下来,两个电影好几个小时,我们坐在那里要纹丝不动,屁股给坐得生疼。尽管班长可以走来走去,甚至躲在后面抽烟,可我们不能和班长比。而且一旦我们中的某人在坐着的队伍里有什么动作,离班长近的会直接感受到班长硬而有力的巴掌,离得远的等电影结束也不会被班长忘记。除了教训那些因屁股坐麻了,而出现小动作的人,我们看完电影洗漱之后,还会继续进行像以前一样的熄灯后训练科目,所以看电影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并不集中,不是屁股上传来的不舒服感,就是担忧熄灯后不确定的训练科目,对我们来说是科目,大概对班长们来说是看电影后的余兴节目。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7668762207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