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二十五章 谈心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8 11:23:46 人气:63
  在整个新兵连来说,从来没有经受过这种生活的人,难免在思想上会有些波动,所以在班务会或者排务会的时候,常常有鼓励大家畅所欲言的表率,而且保证不会有公报私仇的事情发生,但新兵们都习惯了,知道有话也得憋着,而且你给部队提意见,不是部队出了问题,而是你吃不了苦,别的新兵能承受,为什么你不能承受?

  后来排长下令新兵要是守着班长不敢说的,可以私底下找他谈心,这样一来问题出现了。九班的谢晓明向排长提出了提前退伍的申请,说自己无论如何不想继续呆下去了,排长当然是努力做他的思想工作,告诉他吃苦是正常的,负荷不了的时候可以和班长打报告嘛,何必一定要申请退伍呢。谢晓明当然知道跟班长打报告不好使,所以坚持要提前退伍,排长只好说新兵连退伍等于是临阵退缩,等于是当逃兵,回去以后家里的人会怎么看?新兵连毕竟是短的,再坚持坚持下了连队不就好了吗?正式授衔才多长时间就要退伍,可能连军籍都没有,前面的苦不是白受了吗?谢晓明大概说过军籍有没有无所谓的话,后来不停的有领导找他谈心,往往我们排还在一起训练,他就被领导叫走了,很多新兵说他真幸福,班长对他不像以前那么狠了,他天天还能躲开训练跑办公室和领导聊天。

  谢晓明离开后,九班长就开始和其他班长说谢晓明的坏话,例如“那个屌毛,老子他妈训练他累得要死,他居然敢跟排长告老子的状,简直他妈活腻歪了,要不是排长不让我动他,他不死才怪,还想提前退伍,他以为排长能说了算,还是以为部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当九班长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也清楚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只有熬到老兵一条出路,其他的想都别想,别那么天真的以为真有人会为你出头,这不给自己找事儿吗?

  排长也曾找我谈过话,那个时候我也正遇上一件事情,我帮班长洗得迷彩鞋,在收鞋子的时候找不到了,这么多的兵实在没有办法找,只好告诉班长,班长二话没说先打,打完就说鞋子是我洗的,我弄丢了我就要负责去找,那个时候新兵只有解放鞋穿,迷彩鞋只有可能被一些班长弄走,这是最麻烦的,找哪个班长都好不了。于是我找到各个班的老乡,希望从他们嘴里得到点消息,有人告诉我可能二班长穿的是我们班长的鞋子。有了眉目就好,总比挨个问好,只能硬着头皮上,当问到二班长有没有穿错鞋时,我被一个耳刮子抽懵了,然后我像个皮球似的失去重心,连哪是拳脚都分不清了,打完他才说告诉你们班长我穿了,你他妈一个新兵蛋子也敢跑来问我。

  我头嗡嗡的,脸上火辣辣的,但是不会掉泪了,因为越掉泪他们越来劲儿,例如我们班长打人的时候会问痛不痛,我们说痛,他会继续打,边打边重复问,我们只好说不痛,他就会说既然不痛,就多打两下,最后我们干脆不回答的时候,他又说我们不回答上级的问话。总之,他想打你了,你说和不说都一样,准备挨打就是了,而且挨打的时候不能躲闪。

  被别的班长打了,班长还会说你不对,你要是鞋子一晒干就马上收回,就不至于发生这种事了,谁让你不及时收呢。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当兵的那个年代比比皆是。所以排长找我谈话的时候,我的状态非常不好,他问我对班长有什么看法或者意见,我一点没说,只说了我对部队的印象,我说一开始我充满希望,后来逐渐失望,到现在已经彻底绝望了,排长只是笑了笑,然后说我的文采很好,好像我是在跟他说笑话,所以我以后学会了闭嘴,因为除了你自己,没有什么人真的当你是回事儿。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9959964752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