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二十六章 优秀班长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2-28 11:23:46 人气:70
  广东有一种生活在潮湿环境下的虫子,具体叫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毒性特别强,我的战友有很多人被蛰伤过,最不幸的是蛰伤了鸡鸡,那几天他总是劈开着两条腿一步一挪的走路,大概肿得非常大,而且碰到就很疼。我也不幸被蛰伤了眼睛,上下眼皮肿得只能透过一点缝隙看人,只好跟随卫生员外出就医,那个时候我们都学会了“懂做”,在卫生员陪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在旁边的商店里给他买了两盒烟。

  那个时候我曾经以为我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或者我们这批兵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为什么那么多新兵就不能和这些班长宣战呢?后来再想,大概这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生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别说我们,就是社会上那些科长、处长,有多少不给局长送礼的,硬碰硬不是不可以,要看胜算占多少,至少上头得有人和你同一立场,问题是没有这样的人,因为一级压一级,谁都希望把更多的工作交给最基层的人来做,中间的就玩报告总结。

  回到连队的时候,正赶上连队进行理论考核,就是条令条例之类的那些东西,虽然我不喜欢死记硬背的东西,但在同班战友中,我对文字的记忆能力还是要占些上风的。可偏偏我赶上这个时候被虫子蛰了,卫生员说我眼睛都肿成这样了,就呆在地下室,不要上去了,上面也快考完了,上去也没我什么事儿。不一会儿班长下来,问我为什么不上去,我说卫生员班长叫我别上去了,叫我在下面等着,班长听完抽了我两个嘴巴子,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抬腿就是一个冲膝,正顶在我的胸口,我立刻爬在了地上,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他掐腰站在那里说我不要装死,要是怕死当初就不要来部队,我缓了缓劲儿,然后立正站在他的对面,他继续质问我谁才是班长,是卫生员还是他,我说是他,他说既然是他,为什么要听卫生员的?我答不上来,因为谁都惹不起。最后我被带到考试现场,不用参加考试,我只是站在旁边等考试结束。

  后来连里要评选新兵连优秀带兵班长,排里选出来后报到连里,是不记名投票,只需要写上班长的名字就可以,而且大家只管放心大胆的投票,投票的原则是公平、公正、公开,投票结果出来后会把投票销毁掉,为了鼓励大家认真投票,各班长还明确表示不会打击报复,我们只需要从九、十、十一、十二四个班长中任选其一写在纸条上即可。

  可怕的是投票刚结束,十班的石东升就被班长打了个眼冒金星,他们班长还说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辛辛苦苦训练新兵,他石东升竟然将票投给了十一班长,那么喜欢十一班长,干脆调去十一班啊,他还大声问十一班长“老十一,把这个屌毛调你班里怎么样?”,老十一则回答“石东升是吧,你他妈傻逼呀,我对你很好吗?不投自己班长投别的班长,你脑子进水了”。那些投了自己班长的人纷纷庆幸自己的明智选择,没投自己班长的个个人人自危。

  令我奇怪的是我们班长突然变得很怪异,他把我们集合起来,然后问九班长好不好,九班长就在我们班长床上坐着,我们能说什么,纷纷异口同声说“好”,他又问我们觉得他怎么样,我们也是说“好”,他挨个揪我们的衣领,问他到底对我们好不好,问谁谁都说好,可到我这里,我说“好”的时候他又重复问真那么好,我还是肯定的回答,他说他打我们好吗?我只好回答他那是恨铁不成钢。他说我说得好听,为什么投票却投给了九班长,我说我没有,他抽一个嘴巴子再问,我还说没有,他再抽一嘴巴子,我说我真没有,总之打了一阵儿后,我还是坚持没有,他指着我说别以为他没有证据,他去翻出一个投票质问我,上面写着九班长的名字,我接过来看了看,字体是有些像我的字,但的确不是我写的那张,我说那不是我写的,他说我狡辩,我说我自己找,我找给他看我的投票,他突然不那么愤怒,然后说算你还懂做,接着全班就解散了。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0598926544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