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二十九章 新环境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3-13 18:41:29 人气:136
  我们下连队的日子大概是三月十三日,因为时间太久,记得没有那么准确了,比较清楚的是开始几天我们一直在整理内务,而且各个班整理完毕后,全体士兵都要在楼下的篮球场上集合,然后几个班长和中队领导开始检查大家的完成情况,评比出一二三名,前面的还好说,要是第三名就惨了,回到卧室里还要继续整,再不就罚大家抱着被子到篮球场上叠,就放地上叠,叠得还不过关班长就用脚把被子踢开,然后命令新兵在太阳下抱着被子跑步,那个时候对于广东来说已经很热了,所以新兵跑上一段时间就汗流浃背了,连被子也弄湿了。

  这就是我们新兵连班长郝运来干的事儿,而我下连队后的班长是新兵连的八班长,他往往会把我们带到阳台边,望着那些汗流浃背的新兵,告诫我们如果不好好整理内务,他们的待遇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但八班长说是说了,却没真的这么干过。郝运来就不同了,到我们发了大衣后,叠大衣又成了新的攻关项目,那些连被子就叠得不够好的新兵,再加上大衣就更容易出问题了,郝运来的做法是让叠不好的新兵,身上裹上大衣,然后抱着被子在篮球场跑步。

  比新兵连好的是,在吃饭方面干脆多了,只要集合整队的时候唱歌的声音够响亮,进入饭堂后大家坐好就可以在一声“开饭”命令下开始吃饭了。不同的是老兵多了,我们要担负给他们盛饭的任务,他们只负责吃饭,其他都由我们来搞定,就是老兵吃完一碗打算再去盛饭,我们也会“班长我帮你盛吧”,然后他们递过来,并告诉我们盛多少。而且新兵连只伺候郝运来,下连队后每个班老兵都比新兵多,而且饮食条件上去了,他们不只是吃饭,还都有一个小碗来盛汤,所以小值日的工作量加大了不少,但我们的饭可以吃饱了,老兵吃完就走,新兵只要吃完饭把食堂打扫干净就行。

  比新兵连不好的地方是,老兵比新兵多,要洗的衣服就多起来了,即便是这样,也不是人人都有衣服洗,这个时候可真变成抢衣服洗了,只要老兵换衣服的时候,新兵不是一个,就只能看谁手疾眼快了,那个时候尽管在高压下生活,尽管觉着自己不受尊重,但我们对给老兵洗衣服倒没什么不满,早就习惯了,问题是有的老兵竟无耻到连内裤都不自己洗,这就有些太侮辱人了,所以越是他们这种老兵的衣服我们越不认真洗,在洗衣粉水里泡泡,拎出来一涮就给晒到晾衣场了。后来我当老兵的时候,我都是自己洗,因为一个人要不是发自内心想给你洗,绝对洗不好,你再怎么警告都没用。

  我不是说所有的老兵都不好,没有比较哪能看出人性,有的老兵就坚持不让新兵洗衣服,我们主动要,人家也不给,只不过这样的老兵实在少得可怜,印象里比较特殊的老兵就两个,一个是武诚,一个是杨锐。武诚是本班的老兵,他总是没事儿抱着本《方与圆》的书看,虽然大家一起训练,但他从来不多事,也不欺负新兵。杨锐是后勤班的,因为杨锐在训练过程中把左肩摔伤,里面打上了钢板,他的左臂还不能垂下,一直拿一根绳挂在脖子上,我就经常见他一只手在那里洗衣服,我也帮他洗过,还帮他搓过背,给他搓背的时候,总能闻到他身上传来的石膏味,但我一直把他当班长,当兄弟。

  但在新兵们眼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意识,老兵欺负新兵,新兵一定充满气恼和怨恨,可是老兵如果什么都亲力亲为,和新兵和平共处了,新兵可能觉得这个老兵在以前的队伍里一定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一定是干什么什么不行,所以才那么老实,这样想的新兵能说不是犯贱吗?这样一来老兵欺负新兵实在是周瑜打黄盖的事情。但我必须说得是武诚绝不是能力不行,我们部队就没人能在五公里越野上跑过他,这也是事实。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83387184143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