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三十二章 水深火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3-13 18:41:29 人气:94
  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因为我们不得不面对老兵的欺负,这些不公平的对待并不是因为事出有因,例如有老兵看你不顺眼,非要觉得你不好,和几个老兵一商量,就能对你进行修理,例如老兵会把新兵喊进值班室,然后上下其手的拳打脚踢等等。

  郝运来就曾干过这样的事儿,他自己身为班长再叫上一些老兵在厕所里喊一个新兵,新兵一进厕所就被用迷彩服盖住头,然后就分不清是谁的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本来这事儿可能不会被揭发出来,问题是那个新兵的肋骨给打折了,这就说什么也兜不住了。这个新兵还是我的老乡,叫夏世元,我们都叫他夏士莲,夏士莲就是莫名其妙被老兵打的,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在医院躺着的夏士莲心里不服不忿,声称一定要上告支队,这里是部队,别说没有过错,就是有过错也不能把新兵打成这样,这事儿真捅上去恐怕很多人都得担责任,中队领导也在劫难逃,虽然未必会有大惩罚,但绝对得挨批评、写报告,所以那段时间中队领导没少给夏士莲做思想工作,最后夏士莲放弃了上告,带头殴打新兵的郝运来等人都写了检讨,从团结同志,关爱新兵的角度反省自己的错误,事情就这样平息了,可夏士莲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儿,虽然没有明说,但大概意思是看郝运来的表现,郝运来也真的没再找夏士莲的麻烦,因为这件事很显然会连累到中队领导,量你是个班长也不得不有所顾忌。

  因为夏士莲的事情,中队长在中队会上一再强调,要坚决杜绝老兵殴打体罚新兵的事件发生,一旦发生一定严肃处理。我们心里高兴极了,终于有个为这件事儿说说话的人了,而这些却是用一个新兵的肋骨换来的。中队长宣布完这些话的时候,又顺便补充了一句“当然,适当的惩罚是可以的”,于是,我们知道这个严肃的规定等于虚设,因为“适当”是没有标准的,到底“小便失禁”算适当,还是“骨断筋折”算适当?总之我们只能万事小心,千万不要让老兵觉得你不听他的,或者不当他是回事儿,要摆正“装孙子”的指导思想,力求把“装孙子”进行到底,因为所有新兵都明白,这些老兵班长是不可能把区区一个检讨当回事儿的。

  四月底的时候,新一届的军械员培训时间到了,我被派往广州参加总队军械员培训,培训地点安排在广州的一个武警军械仓库,在那里我们所有参训的新兵将见识到很多枪支,像五六半自动,五六冲锋枪、八一冲锋枪、七九轻型冲锋枪,信号枪,五四、六四、七七式手枪,还有机枪、狙击步枪等等,我们要学习它们的相关知识,射程以及有效射程,杀伤力范围等等。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常说的“七九微冲”是错误的,正确的叫法应该是“七九轻冲”,而且信号枪是唯一口径达到炮的标准,却还叫枪的武器。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439086914062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