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三十三章 军械培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3-21 18:34:14 人气:72
  去总队参加军械员培训虽然充满新奇,但那个地方的老兵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们同一支队去的就五六个新兵,好处是我们身边一个老兵都没有,还好我们这些新兵都是一个新兵连里出来的,而且有的还是山东的老乡,大家见面真是说不出的高兴,彼此询问下连队后的情况,依照大家所描述的来看,下哪个连队都差不多。

  在支队的办公楼里,我们认识了支队的通讯员,就是《南方日报》的记者,我们都喊他班长,但他对我们挺客气,有什么聊什么,还说他来部队就是捞政治资本的,在报社里想当个主编什么的,有点部队的政治资本比较容易,而且他是以单位名义当兵入伍的,单位还得照发他的工资,深圳的兵每年给家人的补助也高,将来就是退役除了退伍费和家里平时的补助,地方补贴还能拿几十万的,我们这些小地方来的兵心里说,瞧人家这兵当的,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军械仓库里,我们的住宿条件比较差,睡得还是上下铺,但心理负担小,除了教我们军械知识的领导外,全都是新兵,这大概是我们入伍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我们那个时候看人先看警衔,只要不是一道杠的就一定比我们老,管他是谁呢,只要不是军官的全喊“班长好”,嘴勤点儿少吃亏。其实在军械仓库里也有一支队伍,他们负责军械仓库的安全,我们见到那些老兵总是赶紧喊班长好,他们往往问我们是不是学军械员的兵,还让我们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想广州的兵就是不一样,难怪我们那里乱腾,山高皇帝远,平时又没有什么人管,还不闹翻天,其实不是我们想得这样,因为他们对我们和对他们自己的兵态度不一样。

  我们在教室里学习的时候,总是各种枪支拆装个没完,练得就是对枪支的熟悉程度,有时候还会把好几种枪的部件拆下来混放在一起,找几个新兵比组装的速度等,但我们都是眼看着分辨这些部件进行组装,听说以前的军械员还要蒙上眼睛,凭手感组装,这倒是没有试过。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常能听到操场上训练的声音,那些军械仓库的新兵在参加训练,那些老兵在训斥他们,有的新兵撑不住了,向班长打报告但班长没有批准,听到外面的一切我们简直感同身受,而且经过这次培训后,我们回到部队还将继续投入到这样的训练当中。

  我是睡在上铺的,同样和我睡上铺的还有广东韶关的战友,他说了很多他的故事给我听,以及他在学校的时候如何搞大了一个女同学的肚子,那个女同学的妈妈如何找到学校,如何拿着扫把追得他满校园里跑,而那个时候他也才只是念初二。他总是听说谁还是处男就一脸不屑的样子,好像这些人都慢了他一步,或者这些人连点儿世面都没有见过。那个时候,我们这些兵也都情窦初开了,很自然的会对女孩子感兴趣,而军械仓库旁边就是广州市的一个交通大学,全名我没有见过,因为我们都不能外出,但我们这边的地势比较高,同一道墙在我们看来膝盖高,可交通大学那边看却有四米高左右,所以我们对他们那边的情况一目了然,常有战友站在墙边或者坐在墙上,看到有女同学就“靓女靓女”的喊,而女学生们通常对武警的印象不错,所以都会投来友善的一笑,大概这个战友的心里就能乐开了花。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0279445648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