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三十五章 警匪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1-03-21 18:34:15 人气:53
  我们早上跑五公里的时候,经常都是穿短裤背心,然后每个人扛着一根巴掌粗约有一米半左右的长木头,跑起步来手上也不少使劲,尤其是跑得时间一长,手心和身上一出汗,木头就总是在肩上滚来滚去,所以很容易把肩膀上的肉磨掉皮。偏偏这个时候在路旁的大排档里,有个不长眼的社会青年,非要给我们的队伍喊一二一,班长就会命令队伍停止前进,然后冲进大排档一顿砍砸,弄得人仰马翻,然后我们扬长而去。后来那个老板投诉到了部队,班长就带领我们利用下一次五公里的时候再砸了一次,以后我们跑步的时候看到大排档停业了。

  有时候某些保安带着女朋友值班,看到我们的队伍也想在女朋友面前露露脸,喊起来一二一,我们也在班长带领下冲上去将那保安一顿暴打,还将他的保安亭掀翻,打得狠的时候,他的女朋友就趴在保安身上求大家住手,这样他才算躲过一劫。但这些主要是老兵动手,新兵只能算是捧场的,因为班长下命令了,就得有一下没一下的跟着起哄。也有借机会出气的新兵,但我总觉得人家跟我无仇无怨的下不去手。

  在跑五公里的时候,有的老兵不想跑了,就在后面溜达,等队伍差不多到单位的时候,他再打辆“摩的”回单位,当然不会直接进单位,而是在单位附近就下车,不管怎么谈的价钱,最后分文不给,听说有的老兵在餐馆吃饭都不给钱,另外也有人说发生过军人找小姐不给钱的事情,结果还被小姐找去了部队,但这事我从来没有真正遇上过。当地流行一句话形容武警“吃霸王餐、坐霸王车、屌霸王鸡”,我听到比较真实的是,我们一些战友在餐馆里吃饭,有个福建的战友居然伸手摸人家服务员的屁股,虽然我们新兵连没在一个班,下连队也没分到一个中队,但我知道他,因为这件事有名有姓,所以可靠性非常之高。

  后来我在广州认识一个老兵,我们关系挺好,他当时告诉我这样一个事实,那是他回家探亲的时候,因为归队的时间到了,怕赶不及回单位,于是准备打的,可是一辆辆的“的士”见他招手根本不停车,要么直接拐入其他车道,要么经过他身边视而不见,最后他站在路中央拦车,的士停下他上车,报了地名人家不拉,先给钱人家还是不拉,人家说武警坐车不给钱,万一送到地点不给钱或者再把钱要回去怎么办,自己犯不着为这个去挨揍。他说那些司机精得很,能看懂警衔,要是军官就敢拉,士兵就不拉。

  可能这些情况家喻户晓、尽人皆知吧,我有时候坐公交车往里塞钱的时候,司机总能看我两眼,未必是觉得我的素质怎么样,而是直接看出我是个新兵,如果老兵也这么老实,这么规规矩矩倒让人以为这个兵一点都不屌,估计在部队里混得也不怎么样。大概当兵的都不愿意人家觉得自己混不开,其实不只是当兵的,好像社会上也充斥着一大堆装大头的孙子,所以那个时候坐公交车的武警一般不给钱,公交车多一人少一人也看不出什么,但对我而言,任何公交以外的车还是要给钱的,尽管我知道这样其实也不对,那个时候我常想,不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吗?

  我只能说尽管我们已经是军人,但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些毛头小伙子,正是假装牛逼的时候,但我依然可以非常肯定的说,我是连队里最遵守军纪的几个人之一。可有的战友就不同了,别人看他两眼都要问人家看什么看,妈的不想活了,其实真他妈无聊透顶,真的全社会谁都不看你一眼就好了吗?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3734025955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