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三十七章 鱼水情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2-05-09 07:37:24 人气:75
  军民鱼水情这是多少年来的传统,但在班长们嘴里另有一种解释,武警是维护地方治安的,如果连老百姓都不怕你,不把你当回事,那歹徒就更不把你当回事儿了,所以一定要镇得住老百姓,让老百姓敬畏。但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所以班长的话有附加条件,那就是在外面要么别惹事儿,惹事儿了你就不能打败了回来,给武警丢脸,打胜了回来有人情讲,打败了回来还得受处分。

  看到这里的朋友不要以为我在揭露什么,或者批判什么,也不要以为我在挑战什么边缘,我所说的是十几年我所经历过的事情,那个时候武警部队才成立不久,听说最初的武警都是从野战军等各兵种里调来的,我们的指导员就是野战军的一员,有些老兵都私底下喊他“老野”。我想一个新兵种成立肯定调来的也都是些精英,只不过武警部队成立之初,可能各方面的管理以及教育还不健全,需要一个过程去完善吧。九八年的时候武警官兵参加抗洪,九九年的时候武警部队才正式参与到国庆大阅兵的行列,所以我们那个时候的状况可想而知。

  还是回到我们那个时候,其实我们那个时候也做了很多事,虽然没参加抗洪救灾,但广东的很多山上都布满了我们这些普通一兵的足迹,因为广东的一些山上经常会发生火灾,也就是山火,而我们那个时候常常去扑救山火,有时候电视里还演着春节联欢晚会,我们却已经在某个山的火灾现场。通常我们在去之前要带上镰刀,可以砍一些小树扑火之用,另外就是带上一条打湿的毛巾,扑火的时候用来捂住口鼻,以免吸入浓烟造成伤害。

  救山火的时候有很多故事,例如我们扑救山火不像消防队救火那样,开着车赶到现场,架梯子举水枪,我们一切要依赖人工,千万不要以为只要救火就和消防队有关,其实救山火的事情一直都是我们在做,往往我们从山顶救火下来的时候,消防队、武装部和公安局的人才会晃晃悠悠的出现在半山腰上,有时候是迟到,有时候是躲在山脚下看火情,总之,他们还没到火灾现场,我们已经在半路与他们相遇。相遇后第一件事情是询问火灾情况,然后说上两句“你们武警的动作就是迅速”之类的风凉话,第二件事就是向本单位领导汇报工作情况,往往都是类似“局长,我公安大队已经联合武警官兵、消防大队以及武装部将火灾成功扑灭了”之类的谎话,除了汇报的领导称谓不同,就剩下把四个单位的名字换换顺序就算大功一件,在这里也算是我为武警部队说上一句公道话。

  发生在救山火整个事件中的还有两件事情有必要说上一说,其一,在上山和下山时,遇到山太高的时候,我们可能中途歇脚,因为是在冬天的深夜,而且除了带队领导手里的两根手电外,没有其他的照明工具,有时候我们歇脚的地方是一块坟地我们都不知道,还因为某人的坟建设的像木沙发的造型,就背靠写字的碑面坐在上面,无意中手电一照才发觉自己打搅了人家休息。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大家就更要特别小心,有时候看上去是斜坡,可不定什么地方就有个与斜坡成直角的坑洞,有的战友一到那个地方就情不自禁的向后仰,立刻就不见了踪影,有挨得近的战友来不及刹车也一闪就不见了,后面的战友就得结结实实的吓上一跳。相信有些常识的朋友都知道救火要在火的上风头,这样才不会被太多的浓烟熏着,可我们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爬到了下风头,火势不大还可以将错就错,火势大的时候,我们只能退下一段路,然后再绕到火的上风头。

  另一件事,有的山上老百姓种植着果园,我们救火回来往往口干舌燥,就会冲入果园摘果子,有些战友还会把裤子脱下来,在两个裤腿处打死结,然后背着一裤子水果上车回中队,这些水果最常见的就是“皇帝柑”,回中队的时候穿裤子的战友在车的外围,没穿裤子的战友躲在战友们中间以免穿帮。不要以为呆在中队值班的人就会很舒服,往往留在单位值班的可能就一两班哨,两班的时候还能换换,一班的时候只好每过一段时间对调一下哨楼哨和自卫哨,因为自卫哨是一动不动,哨楼哨还可以来回走动走动。所以,留守单位的战友也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那真可谓望眼欲穿啊,因为救火不是别的,没有具体多长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单位交接班,就是回单位了,救火的人员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洗漱才能换班,所以这种等待没有盼头儿。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379196166992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