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三十八章 又有调动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2-05-09 07:37:24 人气:69
  大概下连队两三个月后,从前的八班长,如今的三班长争取到了提干的机会,经过了理论考试后,还要参加广州总队的干部训练营,据说那里面比我们还苦,比我们挨得打还很,这我们就不清楚了。跟我们息息相关的是谁接任我们的新班长,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周伟超是广东人,我们三班的新班长,是三个班长中唯一一个第二年兵,也就是说他在部队才呆了一年多的时间,其他班长都是第三年兵。我们都对他有些了解,从下连队那天开始,我们就经常见他一个人在沙袋房里打沙袋,而且打沙袋的时候总是凶神恶煞一般,我们进入同一班后还发现他另一个习惯,就是冲凉之后穿着三角裤坐在床上骂人,也不知道骂谁,反正不是骂我们,但爹妈起来没完,后来他对我说他那是在练气势,我们班有的新兵也学这一套练过,状态挺滑稽,几个军人穿三角裤仇深似海的恶骂,房间里骂声震天,却谁跟谁都互不相干,在外面听真以为班里起了内讧呢。

  周伟超虽然人看上去很拽,但不怎么打新兵,虽然说话也很凶恶,但对新兵还是挺好的,他也不接受老兵连内裤都让新兵洗的做派,所以我们只帮他洗衣服,有时候怕新兵不认真洗衣服,他也自己洗,而且还总是听着个耳机,那个时候还没MP3之类的,所以只要听歌的,都是随身听。直到后来一个山东老乡,从家里寄来了他的CD机,战友们中间才有了个新玩意,这个战友曾在少林寺习过几年武,至于武功高低我们看不出来,赶上过节搞活动,大家报歌曲之类的时候,他往往打个太极拳、醉拳之类的,但从我这里看打得不是很到位,没有足够的柔劲,似乎都是些架子,姿势上没错,但觉着少点什么内在的东西,另外,他有时候还拿头开酒瓶子,所以战友们喜欢叫他“小少林”,在他之前,我们中队有个排长也是少林寺出身,好像还得过广州武警会演的第三名,那是我们的“大少林”,已经调去了其他单位,听说他训练新兵的时候很狠,我们很庆幸他调走了,但他来中队办事的时候我们见过几次。

  和周伟超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队又重新进行分班,我被分入了二班,新的班长是湖北人,是第三年兵,虽然比周伟超下手狠点儿,但对我们班里的兵也挺好,如果被其他班的老兵欺负了,他会帮忙出头平息,如果有其他班长或老兵指派做什么事情,可以跟他说,他去给回绝了。这段时间里,训练一直在继续,天天还是苦不堪言,除了训练上的苦,一些和郝运来一个鼻孔出气的老兵,把新兵当按摩师傅一样使唤,不是擦跌打酒就是擦红花油,不光要擦,还要揉,给老兵按摩和松骨,老兵们过得可真是神仙般的日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训练完新兵,把新兵累个半死,新兵还得反过来给他按摩去,过得简直是文革前地主们过得日子。

  最可气的就是郝运来,身上不是风湿就是关节炎,新兵不是给搓背揉腰,就是捶腿捏脚,把一个个为国家做奉献的新兵变成了他的私人护理、御用按摩师,最关键的是即使新兵做了这些,也换不了他对新兵的好。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373307228088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