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四十二章 关禁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2-05-09 07:37:24 人气:62
  我比其他新兵挨班长打少一些,因为他总是在嘴上说,“周哲,我可以适当放松一些,因为人家将来是当军械员文书的”。其实我也能听出他话里有话,每每大家都挨罚的时候,我总是不小心被提及文书一事,这样一来我几乎成了新兵仇恨的对象,假如一个动作或者一项科目,我都能做好,他们就更应该比我做得好,而且标准更高,于是我只好在各种训练中表现出自己坚持不住,其他新兵比我多坚持一会儿后就可以坚持不住了,可事实上这样做的结果是其他新兵对我投来蔑视的眼神。后来杨锐告诉我:“后勤班和战斗班永远都是这样,大家都是一样当兵,一个摸爬滚打,一个却写写画画,他们怎么着也不会看你顺眼的”。

  终于开始尝试接文书的工作,慢慢脱离训练场了,新的工作是在原文书赵武印的带领下,熟悉自己的工作内容,各岗位的值班排拍,领导的各种笔记,接电话的方法等等,不一一列举了,其中特别指出的是帮队长和指导员的打扫房间卫生,只要和他们的家属相处好关系,枕边风比你做再多的工作都好使。

  熟悉文书业务的过程中,我最早处理的档案转移类工作,是从其他中队调来的一个新兵,在新兵连我们就认识,他这次是因为偷盗行为被调来我们中队关禁闭,大概二十多天,资料里有他的组织关系,组织关系其实等于一个兵的伙食关系,我去广州参加军械员培训的时候也带过去了。

  他到达我们中队后,我私底下问他,怎么会偷东西,他说帮老兵洗的衣服不见了,他就只好撬了其他新兵的柜子,偷拿了别人的衣服给老兵,谁知还是让老兵看出来了,我问他们中队的老兵也那么狠吗?他说比在新兵连还过分,这次禁闭倒也不错,就等于在这里休息上一段时间了,反正也不指望能有什么发展了,虽然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自己什么都不干,饭有人准时送来,已经挺不错了。他倒是舒服了,战友们却不得不在吃饭前跑禁闭室给他送饭,大家心里能痛快吗?不管轮到谁送饭,总要在背地里骂上两句。

  在这件事发生的同时,我们的津贴费提高到了一个月75块钱,虽然不多,却已经是新兵连的两倍了。可能对于广东福建的战友来说,这增长的几十块钱实在不算什么,但对我却截然不同,那个时候我买了几本笔记本,打算写点日记,记录些东西,写了没多久,发现实在没什么好写的,天天都是受苦受难的日子,《西游记》里早就写了不写的了,再后来我想写点故事,就有了我与写作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而且还是武侠小说。

  那是我做文书后,因为文书往往兼着很多职务,我同事成了图书室的管理员,其实我们的图书室里没多少东西,遇到领导检查的时候就去隔壁单位消防大队把书借来,过了检查后再给送回去,消防大队的兵比我们还少,所以新闻报道的时候,他们就和武警中队借兵壮门面。我一直喜欢古龙的武侠小说,但无论是我们自己的图书,还是借来的图书里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看了温瑞安的《四大名捕会京师》,觉着这老爷子写得也挺诡异。

  想和做是两码事,真正提笔写武侠小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对武功的了解太少,而且也不能很好的驾驭整个故事情节,看别人的作品容易,自己动手就捉襟见肘了。不管怎么说,我天天坚持着,终于也写了个四五万字,有战友知道我在写武侠小说,就非要看看,看又不老实看,拿在手里说风凉话,当我想拿回来的时候,他们又几个战友抛来抛去,我一气之下,抢到手后撕成碎片。

  我一直觉得每个人的爱好各有不同,我们可以不喜欢,但无权诋毁别人的爱好,更不能肆意的侮辱别人。那是我在部队里第一次接触写作,也是在部队的唯一一次。后来,我经常遇到一些说风凉话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他们都不支持我的写作,但我依然坚持,逐渐的那些说风凉话的选择了闭嘴。后来我也会和人谈写作,但只对同类人,或者在写作方面有些见解的人,那些伪装内行的一概不谈,不干那种自取其辱的事儿,但假内行面对面跟我装逼,我是不接受的,文化部门上班的人不一定真有文化,编辑部门工作的不一定真懂写作,孔孟之乡出来的不一定真懂礼仪,挂羊头卖狗肉的多了,想拿写作以外的东西唬人,我一定会还以颜色,有人说别对牛弹琴,我说不要紧,弹自己的琴,让牛们纳闷儿去吧。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1067299842834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