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四十三章 军训学生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2-05-09 07:37:25 人气:88
  对于常年见不到女人,就是偶尔见到也不能说上两句话的军人来说,给学生军训大概是军旅生涯中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那些女学生虽然未必婀娜多姿,却充满着异性的诱惑,虽然我们不一定要进一步的做些什么,但能和她们度过几天的军训时间也实在是件快乐的事情。听老兵们讲,他们最讨厌训练那些初中生,因为他们年龄都还小,大多数都还没有发育,即使去给他们培训也看不到什么景色。这个我们没有遇上,我们军训的都是高中、中专、大学类的学生,就是再不着急发育的,也都开始发芽了。

  我们军训的时候总会把学生们分成四行,第一行是看得顺眼些的女生,第二行是看得不怎么顺眼的女生,第三行是看得顺眼些的男生,剩下的放在第四行,离我们最远。他们这些学生大多都没吃过什么苦,我们要求的标准当然不会是新兵连我们的标准,只是让他们跟着做样子,即便是如此,他们也很快没有了开始的好奇,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疲惫,尤其是女学生,站个军姿都支持不了多久,有的甚至会晕倒。不过,我们也不能由着他们,如果不稍微超过一下他们的能力,他们也许会觉得部队有多么好混呢。那些学生们超崇拜武警,可能在电视里看着特别英勇吧,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才会更觉得武警的确不是一般人。

  凡事都有例外,例如老兵在训练我们的时候,因为用的是体育学校的足球场,班长看到人家在联系跑步,就组织我们在一起长跑,差距还是能看出来的,这些专业练体育的都是从小就爱好,经过了多少年的训练了,而我们这种通过集训速成的,明显的要逊色于他们,他们看上去跑得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我们却跑了个口干舌燥。

  不管怎么说,我们算是过了一把当教官的瘾,军训那几天战友们的工作激情相当的高,往常都是听哨声集合,一遇上军训,大家都早早在楼下等着出发。这也是正常的,就连我们被训练的时候,如果旁边有女孩子在看,都死扛着就是不打报告,“打报告”就是告诉班长撑不住了的意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是有些道理的。

  认识这些女孩子之后,我们请假外出总会遇上有人喊“教官”的情况,也许是她们单纯,也许是她们对军人的了解还不够深,所以她们总是喊着“教官”,就想上来挽胳膊,这弄得我十分紧张,不管我在部队是什么样,也不管我对部队的印象如何,但我知道一个军人和一个女孩子挎着胳膊走在街上是违反《条令条例》的,也破坏军人的形象,所以,我总是紧张的后退,然后提醒她注意我的特殊身份。

  军训过后,一班长和二班长被派出押送任务,去一个大的监狱,我忘记什么名字了,总是一路上看押着犯人,直到交接给对方监狱的负责人,然后才能返回。他们这一走,中队就剩下了三班长,就是郝运来,他在上次重新分班的时候分到了三班,别的班长一走,中队可成了他的天下了,除了领导谁都比他级别低,他又养尊处优起来了。

  没过几天的时间,中队又接到了枪决的任务,除了负责现场执勤的人之外,还要从老兵中抽出两名正副枪手负责枪决,主枪手只有一发子弹,打完不管那人死不死,转身就走,说是不能让被枪决的人看到自己,副枪手在后面跟上,然后一发接一发打到死为止。有的人好死,有的人不好死,但每打一发子弹都是要钱的,反正都是死,最好还是死得快的,自己不难受,也可为家人省下买子弹的钱。

  另外,执行枪决是有钱拿的,我们那个时候主枪手五十块,福枪手二十块,其他现场执勤和在中队留守值班的每人十块,但这些钱也有说法,杀人的钱不能留着过夜,最好马上花出去,所以每次执行枪决后,我们单位都会组织加餐。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84913063049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