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七章 荡与东风春不管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6-14 18:21:02 人气:58
  尚官道和尚官井据传是明朝的一个姓尚的官员领头建造,原为迎接一皇宫官员的到来,自村西头至村子的正中央石碾街,平平整整地修出一条宽阔的官道,道路的中央全部用三尺宽丈余长尺余厚的大青石铺就,青石的两边用红石拼铺出各色图案。因大坡地一带饮用水稀缺,于是那姓尚的官员便拔专款为百姓挖掘出一口深井,后来接任的姓夏的官员仿照前任,又修了石碾街到村东的官道,同样在村的东南方向也掘了一口深井,当地的百姓为纪念他们,便将两条大道称为尚官道和夏官道,两口井分别称为尚官井和夏官井。

  王炳中拿在手里的檀木拐棍一会儿拄着,一会儿又抄在手里,悠悠地踱着方步,左顾右盼地一路向西。那条黄土夹杂着石子的土路只有一架马车的宽度,经雨水的冲刷后变得沟沟坎坎,一路向西均是慢慢的缓坡到西山根下,沿着连在一起的石板路,沿山而上转过两道弯便是静峦寺了。路上来来回回的行人,扛着耧的、牵着马的、赶着驴的;扛着籽种掂着锄的,身背孩子手扬鞭的,一片繁忙景象。看到炳中有的点头哈腰地打着招呼,有的却低着头匆匆而过。对那些打着招呼的,他从鼻孔中哼两声就算是回应,点点头或扬一扬手中的拐棍,是作答那些心目中平时看上眼的主儿。

  当红彤彤的太阳变为一片耀眼的白光时,炳中已沿着那被踩踏得平镜一般的山道来到了静峦寺跟前。

  处于层林和峻岭之间的静峦寺始建于明代,据说是为迎接皇妃省亲而专门修建的,或许从那时开始,这静峦寺便只有比丘尼居住。寺院坐北向南,沿一溜光滑的青石台阶向上,右拐便到了山门。山门外一大块平整开阔的大场,能盛得下二十多辆四驾的马车,大场最开始应为一陡峭的山坡,人站在场的边缘,那垒起的石墙便有四五丈高,再往下便是幽深的山沟,沟崖上长着一片枝繁叶茂的酸枣和葛条。站在崖边上,抽烟的人如果从掏出火镰开始,向崖下沟里抛下一块石头,等点上烟袋后才能听到石头落底传来的巨响。山门的东西两边各有一棵银杏树,灰褪色的树皮崩满了横横竖竖的裂口,硕壮的树干两人合围般粗细,主干之上的横干向四周开放生长,以至于东西两棵的树冠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两棵树一雄一雌,每到秋末,一棵树上挂满金黄金黄的银杏果,另一棵树则是闪亮的一片秋黄。

  王炳中双手合十,踏着银杏树撒下的一地斑驳进了山门,先在天王殿拜了几拜,在弥勒佛前的红木箱中丢进一块银元,从后门出来沿缓缓而上的斜坡来到大雄宝殿,恭恭敬敬地跪拜了“与愿印”的佛陀:佛祖满目慈祥地站立着,右手微微弯曲地上举,那是给跪在她面前的人以安慰和庇祐;左手缓缓地下垂,手掌向外,仿佛要给予那些善良虔诚的信徒一圆满的祈愿。

  静峦寺随坡就势而建,一直向北便一点点地增高,大殿后便是说佛讲道的法堂,也许是时日尚早的缘故,偌大的法堂中只有一个人坐在蒲团上闭目听讲,从后面望去,听讲的原来是一中年女人,虽看不清眉眼却也端庄秀丽,法堂的门口三四个男子一人手里抓着一大把杏,边吃边悄声地说笑。

  王炳中从寺中出来 ,忽然看见一个人手拉着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嘻嘻哈哈地向后山上走,一扭头的工夫儿便过了寺院的山墙,那女人窈窕的身姿颇象月琴,便紧追几步,仔细看了看,走路的姿态虽非月琴,但看那绑在发髻上的花布条和一身火红的丝绸,也非一般人家的闺女,那个相跟着一块的男人(相跟:方言,两个人或几个人一起),原来是村东的赵世喜。

  大坡地村乃至周围十乡八里,数得上的大户人家有两家,除王炳中家之外,便是村东头的赵家——赵世喜家了,他比炳中大十多岁,近四十的年纪,论同村乡亲的辈份,炳中管他叫叔叔。

  赵世喜的父亲赵牛保,一辈子的童生,读书不少主见却不多,守着上辈的祖业衣食无忧地从福中而来,日本人来的前一年,又悠闲如故地向福中去了。世喜的爷爷赵文,曾任沙水县的盐运司经历,从七品的官职,官阶不大却是个肥得流油的差使。一生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嫁于本县白口镇一富商人家,后来那人家买卖做大后,便举家搬到了天津卫,尤其上些年纪后更很少回家。赵文本人没有读过太多的书,生了儿子赵牛保后就尤其注重儿子的学业。

  牛保自小到大倒也一副温文尔雅之风,圣贤之书爱不释手,圣人之语侃侃而谈,圣人之态亦步亦趋,一派大儒风范。怎奈命运不济,十年寒窗饱读圣贤之书,一辈子竟连个秀才也未考中,做了一辈子的童生,到最后竟有些癔癔症症的样子,媳妇是县通判知事的闺女,两家倒也门当户对,那女人虽称不上举案齐眉,倒也贤惠,相夫教子知大理小,夫妇两人相敬如宾,一辈子几乎没有红脸的时候。天知道一对儿斯斯文文的夫妇却养了个斗鸡走狗、诸事敢为的儿子赵世喜来,世喜的名字是赵文所起,寓意赵家世代欢喜,辈辈升腾。赵老太爷在世时,父子两人对调教世喜扎扎实实地花费了不少的心血,软硬兼施、水淹火攻地动用了十八般招法,怎奈这世喜铁石一般的心肠,砸不扁、捶不烂、煮不熟、蒸不透,刀枪不入油盐不浸!如日中天一般的家业,赵老太爷父子竟找不到那根称心如意的顶门棍棒。终于,赵文夫妻二人在先后不到半月的日子里,带着满腹的放心不下驾鹤西游了。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921411037445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