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十章 种地把式进不了酒楼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6-14 18:34:50 人气:53
  满仓祖祖辈辈的坡地人,父辈向前的几代人,也是几亩坡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的过得去的庄户人,为人忠厚老实,整个儿家境如同西山上的一块大青石,虽招惹不来太多的目光,却也实实在在地平稳而扎实。到了父辈林志安时,那块原本没有招谁惹谁的大青石却被人推下了山坡,正象三冬的烈火卷过山坡上的野茅草,一阵哔哔叭叭的响声之后,便黑乎乎的一片面目全非了。

  林志安先是被六安的两个人唱着双簧骗走了一群山羊。两个六安人象猫鼬吃兔子,先是在兔子面前又蹦又跳又翻跟斗,等兔子看得眼花瞭乱不知就里的时候,便猛扑过来一口咬住了脖子,等兔子明白的时候也为时已晚,最后稀里糊涂地送了命。

  丢羊以后不久,便又和村南的马家因一片坡地而闹得尘土飞扬。林家几代单传,人脉很是不旺,马家上辈便亲弟兄七个,三代之内的青壮男丁就有四十余口,是一支自成体系的嫡亲武装队伍,这支队伍在平时没有外人的时候,自家兄弟也时有吵闹,懒懒散散的和常人一般模样,一旦和外人对起仗来,呼啦啦地便聚在一起。一般的邻里街坊遇事也是吃点小亏后敬而远之。而林志安却偏认死理,平时那些受了马家欺负的人,见到有人跟马家闹了别扭,比瞌睡时看见了一片席和一个枕头还要欢喜百倍,于是一个个急不可耐地一手掂水一手拿铲,匀匀实实地一搅和,林志安便真的挺直了脖筋,——不蒸馒头蒸(争)了口气。

  他放下了手中的一切活计,积蓄了能积蓄的所有力量,沙水城里击过鼓,开州府前拦过轿,皮球似地来回被踢打了年余。最后,连衙门口那个专写状纸的老先生也不愿再给他写状了。老先生后来交给志安一个纸条儿:告官打虎,辞别宗祖;告状讨钱,水里捞盐。

  在他终于明白了那痛彻肺腑的“千古遗训”之后,才筋疲力尽地回到了家,静静地躺了几天后,肩扛一把明晃晃的五股粪叉到了马家,进行了一场悲壮而无奈的选择。结果,却被马家痛打了个半死,从此便卧床不起。临终留给满仓的,除了几间破房之外,便是泪汪汪的一句话:打死不告状,饿死不做贼,有人不算贫,没人贫死人!

  那年满仓刚5岁。

  “吆唷——得得儿——得儿—”,每当满仓嘴里叫起“得得儿”的声音时,那匹青花骡子便会伸长脖子低下头,四蹄一扬便向前猛蹬,耧铧撞击小石子的咔咔声,耧斗里种子翻滚着的唰唰声就撹和在了一起,像演奏着一曲原始的歌谣。青花骡滚圆溜滑的屁股闪着汗浸浸的光,粗壮的尾巴啪哒啪哒地甩打着落在屁股上的蚊蝇,满仓斜趔着身子,不慌不忙地摇晃着耧把,种籽在耧斗里上下翻滚,发出“唰哧——唰哧”的声响,籽种顺着耧斗后面的四方小口,源源不断地滚落到三条耧腿里,再均匀地撒入泥土中。王炳中真想扶住耧把耩上几耧,最终却没有动手。

  看看日近中午,王炳中忽然想起要到石碾街林先生的学堂里接儿子早来,那是大太太专门叮嘱了的,于是便和满仓打声招呼走了。

  王炳中踏上尚官道的时候,才将那根檀木的拐棍认认真真地拄在手里。经雨水冲刷过的街道更显一番清新,中间的大青石光滑如镜,无论贫富贵贱,默默地将踩踏过的一切送往一个永恒。

  石碾街是大坡地村的中心,因在东南和西南角各有一个碾米的石碾而得名。石碾街十余亩大的面积,周围全是店家商铺,县城里有的东西多数在石碾街都可以买到,而且还要便宜一些。街的北边一溜的大铺子,因门前垒起了长长的石台,人们习惯称作北圪台儿。

  北圪台儿丈余宽的样子,修鞋的、拴箥箕的、吹糖人儿的、打烧饼的、卖凉粉儿的、摆象棋摊儿的应有尽有,一些不值当租商铺的小手艺小买卖便都聚在那里。每逢冬季,那排高大的商铺遮住了呼呼的北风,北圪台儿上只留下一片温暖的阳光,冬闲无事的人们便聚在那里消磨时光,石碾街在大坡地人心中的位置便是京城的大戏院前的广场。多数人有事无事都愿意到那里转一转,看一看,山南海北的新闻轶事都在那里汇集:谁家添了驴骡,谁家买了土地,谁家起了新房,谁家生了儿女,谁家老了爹娘,谁家娶了新媳。甚至谁家籴了多少米、谁家粜了几斤粮,那里的人们似乎都会一清二楚。弄不太清的许多事情,只要到北圪台儿坐上半天,多数时候也会找到答案。

  街的东西两头各有一棵粗壮的古槐,碧绿参天的树冠酷似两个巨大的华盖,两棵树均有三搂粗的样子,连北圪台儿上的白胡子老头儿也记不清栽种的时间或生长的年限。

  不知什么时候,北圪台儿上有人说那两棵槐树有着极灵验的灵气,东边的那棵树如果长得好,石碾街以东的人家便人财两旺;西边的那棵树要长得好,街西的人便人顺财丰,于是街东和街西的善男信女们,便各自在和自己的命运休戚相关的大树上绑上红绸布,并且在树下各垒起一个二尺来高的小庙,重大节气也燃起虔诚的香火。街东面并排着两栋二层的小楼,一家是王炳中家的烧锅酒楼,另一家是赵世喜家的洋货铺,也是大坡地村最豪华的两家铺子。

  烧锅酒楼是进门后的内楼梯,中间有露天的天井,瓦扣的房顶和蓄水的池,有些类似江南的建筑,一般有些脸面的人才进得来吃得起,一般的百姓也只是从门口路过的时候朝里面探着身子瞅上几眼,其实也看不到什么,除了一个油光可鉴的柜台之外,便是一个画了四个仕女图的巨大屏风,有时驻足听一段里边软绵绵的小曲儿,碰不巧就会遭到厉声呵斥:“咋唻?想吃撤桌?”撤桌便是指客人吃剩下的饭菜。那些偶然坐进里边排排器器地吃了一顿的主儿,往往便成了北圪台儿上讲新闻的中心人物,常来常往的那些主顾,多数时候是一边抹了油光光的嘴,一边绅士一般地和送到门外的俏女人挥挥手,耷拉着眼皮斜睨一眼北圪台儿上闹哄哄的人群,然后坚挺着一肚的豪迈摇荡而去。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8091802597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