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十四章 廷妮儿就是卤水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6-14 18:34:50 人气:53
  文英最终想到了廷妮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发她去了维贵的住处,一副小脚颤微微地跟着后边,生怕再闯出什么祸来。

  廷妮儿进屋后,维贵正坐在炕沿上洗脚。廷妮儿靠着门扇,低着头,抬头想说的时候哼唧了半天也没有挤出半个字,只听得维贵说:“有事儿?-----说吔!”大概没有料到廷妮儿究竟要说的是什么事,维贵一片的和颜悦色。

  “俺说了,你不急?”廷妮儿怯生生地问。“俺给你着过急?”维贵一边搓着脚丫子,一边答。

  “月琴的事儿,俺看中吔。”廷妮儿刚把话说完,只听咣当一声,维贵的那那个洗脚的盆子便忽然滚落到地下,廷妮儿双手猛地捂住头,两眼怔怔地瞪着维贵,张大了嘴却没有喊出声音来。

  王维贵急忙从炕上跳下,双手抱住廷妮儿的头:“咋咧——闺女,闺女!你咋咧!俺不是耽意的(耽意:故意),脚丫子光了(光了:滑了),闺女,说话儿,闺女!说话儿……”那神态好似一只老母鸡乍着翅膀在护着一只受惊的小鸡。

  过了好一会儿,廷妮儿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王维贵却一迭声地摇动着怀里的那颗头,“哭出来了,好了,好了,不就那点子小事儿?行行行,娶月琴,行了呗?行了呗?……”

  事后,文英邀功一般地向炳中作了一个哲理一般的总结汇报:咱爹是豆腐,廷妮儿就是卤水。

  后来,炳中娶了月琴。

  今天王家那撞钟的和尚牛文英似乎比平日起得更早,林满仓也和合着,吆喝着那些临时雇来的短工,满仓直到套好了大车,装好了使唤的农具,嘴里还在嚷嚷:“懒驴上套,不是屙就是尿!就不能给长长脸,来上个嘎嘣里拉脆?”也不知是在数落那拉车的牲口,还是一语双关地数落那些干活的人。牛文英站在大门前的青石台阶上,或许是因为两条腿太瘦又太细,不足以撑稳上边的那些个荡人胸怀的优美,粽子一般的两只小脚一直前后左右地倒腾着来回乱挪,最后门神一般地把干活的人送向一片叮叮咣咣的黑暗之中。

  廷妮儿早早地便起来了,她点燃了红通通的灶火,噼叭作响燃烧着的木柴映红了面颊,——虽无十分妩媚,却也浓眉大眼的端庄秀丽。等灶上大锅里的水开始嗞嗞作响的时候,廷妮儿便洗了把手,到东屋一起和二太太月琴和起了面。

  廷妮儿换过月琴,双手用力地在案板上揉搓那大块的玉米面,她感到今天和的面似乎黏了许多,便问月琴:“今儿的面咋这有劲儿吔?”月琴说:“那边说五升棒子面加一升好面(好面:小麦面)!”她说的好面便是小麦面,当地人一般都这么称呼。(这:当地方言当“这么”的意思用的时候,口语读作zhei就把“么”字省了)

  “为啥?”廷妮儿问,“今天好象是受苦的最后一顿饭了,地都种完了。”月琴答。

  廷妮儿好象并不理解,继续问道:“就这?——”月琴似乎不大愿意太多地提起牛文英,仍然用“那边的”给廷妮儿说:“那边的是一嘴吃了个闫王殿——毛尾(读yi)尖儿里都是鬼呢,卖了你还帮着人家数钱儿哩!她的东西儿,都是老鼠夹子上的肉,最好看也别看……”廷妮儿到后来便只是做活,再听不到半点儿言语。

  牛文英的心思也不幸被月琴猜中,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满仓领着人叮叮当当地回来了,大家吃着搀了好面的窝头,纷纷念叨大太太慈善的为人和周到的打算,——糊搅搅的黄豆稀饭,脆生生的白萝卜咸菜不仅放了些醋,今天还特意滴了两滴香油,文英靠在那棵七叶树上笑嘻嘻地招呼大家:“多吃点儿,今儿苦沉。”

  那些大饭量的一人能吃四五个发面的大窝头,一锅三屉的窝头,整整的吃了两锅。文英也的确好算计,——今天起了个早,着了些忙,虽然不到晌午就歇了工,活却没有少做,尽管仍按半天算工钱,,却结结实实地省下了中午一顿饭;大家都起了个大早,也吃了顿加了好面的窝窝,既让王家顺水顺风地落了个慷慨的好名声,又方便下次再找短工, 还没有多费东西。

  因近些年花花绿绿的票子太多,用起来不仅不太方便,而且弄不好放上几天后便如同废纸一般,索要银元又抵不了那么大的价钱,况且那银元是硬通之货,见涨而不见跌,所以即使有钱的人家也不愿意付现银,多数时候按市价折为小米,当场兑清。牛文英在给众人合好工时,付清小米后,每个人的小筐筐里又给添了一把,大家便带着一身扑鼻的汗臭笑眯眯地去了。

  林满仓拴好牲口,添上了草料,将干活的家具一一地擦净、放好后,要吃饭时院子里就只剩下了一张空荡荡的方桌,正在左右转悠的时候,东屋厨房里廷妮儿喊道:“满仓哥不急,大太太叫俺给你擀面条儿呢!”

  王炳中吃过早饭之后便被维贵叫到了西院,原来是商量早来学堂的事,经过昨天那场惊吓,维贵思谋了一个晚上,那日本兵是说来就来的事,倒不是因为给了瘦三的那两块现洋,万一哪天捯饬出个什么岔子,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事,东院恁大的一个院子就住着满仓一个,空闲着十多间房子,不如让林先生将学堂搬了去,既方便又安全,有个啥事也好照应,再说人多了也能壮壮家里的阳气,——诸多的便利。炳中听了父亲的意思,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奔石碾街而去。

  石碾街仍和从前一样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是各家商铺的货都下得不快,王炳中隔着粗布店往里看了一眼,林先生还在讲课,或许是讲到了什么动情之处,眉飞色舞地挥动着双手,他便走向自己家的烧锅酒楼去等待。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657498359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