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二十九章 打死你个黑驴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07:41:33 人气:72
  老大正在踱着步,牲口棚里那头黑叫驴忽然“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地浪叫起来,魏老大最讨厌的就是赵家的黑叫驴,总感觉和东家父子一个熊样,——一身肥嘟嘟的肉,霸吃霸喝,总把另头一灰驴咬得血淋汪汪,但凡闲下来时,肚下的那个东西便炫耀似地张扬一番,而且嗅觉极其灵敏,哪怕正在拉车,只要见到草驴刚屙的粪便,便会猛地停下来,抽烟泡似地卷起厚厚的上嘴唇,呲着黄而长的大板牙,性命不顾地吸溜一番,而后扬起脖子“吱——嘎——吱——嘎”地叫上一阵,有一次差点儿把魏老大从正行走的车上摔到车轱辘下面。上套前总要打几个滚,啰嗦一阵子后拉泡屎尿泡尿;上套时又左掉屁股右尥蹶子。尽管吃得不瘦,却无甚大力气,论个头儿和赵家的那匹马骡儿差不多,做活却差得远。一次那黑驴和灰驴配季耢地(配季:两个牲口搭配做活),也不知为啥黑驴便猛地一扽,拉断套股后撒着欢儿跑了。老大费了好大的劲才追了回来。

  第二天犁地,老大便牵了黑驴和牛配季犁地去了。到了地后,老大将犁钩使劲往起打了打,犁铧便拚命的往地里钻,几乎比平时犁了多一倍的深度!他还将扯牛鞭打得山响,那头黑驴在前半晌还竖着耳朵摇着屁股往前蹿,后半晌便仰不起头了。老大在后面一手扶着犁把,一手抡着鞭子,脖子上挂着铜杆儿烟袋,只要一看见扯犁的二扭杆偏向了牛的一边,老大手里的鞭子就立马潇洒地一扬,天空中传来一声脆响后,黑驴屁股上便鼓起一道高高的印记,如果下手再狠点儿,那印记上便会浸出一道血来。

  刚才又听到黑驴在吱吱嘎嘎地叫,老大便跷起脚将烟袋在鞋底上磕了磕,走到驴圈时,已将烟袋插到了腰间。天色已微明,其它牲口都嘎嘣嘎嘣地嚼着老大刚填的草料。黑驴见老大进来,发怵似地拚命向后退,老大心中登时充满了欢愉,歪着头骂:“日恁娘的个杂种,俺看你多硬的驴骨头,说不定啥时候儿就吃了你板肠儿!”他本想一手抓住黑驴,一手痛快淋漓地再劈上几巴掌,忽然好似世喜在喊叫,便慢慢地来到前院。

  李小桃已经起来,在哗啦哗啦地洗漱,赵世喜站在通往东边院子的小门前,倒背着手好似在看前边那两棵硕壮一片的珍珠梅。见老大过来,便说:“早些儿吃饭,套好车,吃了饭到静峦寺去!”老大一边应着,看世喜没有别的啥事,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赵世喜前些日子经常到静峦寺去,老大撞到过几次,是正锄三遍小苗的时候,还看见他领着一个闺女在那一片玩耍。一段日子里老大曾留心观察,凡赵世喜光头净面喜庆洋洋精神抖擞的时候,不是要到静峦寺去便是刚从那边回来,每逢此时话也便多了起来,脾气也好了许多,简直是逢人便讲见人就笑,一对老鼠般的小眼睛充满着光芒,原来瘦削的肩膀也提了起来,细长的瘦腰走起路来也十分的活泛,屁股也随着那瘦腰一左一右地跳跃,仿佛正表演者一曲欢快的舞蹈,。最近的十天半月光景倒是没有怎么往西跑,好象往东北角的秦姓女子家去了几回,几天前还叫老大往那人家送了一大布袋麦子。

  吃过饭后,老大早早地牵了一匹黑马套上了车,将马拴在门口那棵水桶般粗细的夜合树上后,就坐在大门边的上马石上静静地等着。

  黑马是大前年生的,刚三岁的口,是老大亲手调教出来的牲口,温驯而聪明,赶着它拉煤、送货什么的,老大就没有使过鞭子,后来也干脆不拿,盘着腿坐在车辕上,抄了手吆喝着就行。若是熟路,躺在车上睡觉也不会把你拉到别处去,而且吃食很好,粗细都过,连牛吃的玉米秸切碎了也吃。老大很可惜那匹母马去年死了,不然再生一匹来,配套做活省心又省力。自从那匹母马死了之后,老大对上天报应一说更是深信不疑,——尤其是那些肮脏事是万万碰不得的。

  去年窑头村的一个人在窑子里玩耍,半夜多回家去,就被炮楼里的日本兵一枪打碎了天灵盖,被打死的地儿离那炮楼眼瞅着也有二里多三里地的样子。他就想,有次锄地,一只蝎子不知啥时候钻进鞋子里叮了一口,他最怕那东西咬,弹着拐拐用锄板拍了好几下都没有拍住,便翻过锄头来用锄把去蹾,竟蹾了二三十下才把那蝎子蹾死,何况拿枪打,那子弹头儿咋也没有锄把粗!那二三里地远远看去,人和花生豆儿都要差不多大小了,咋就一枪打中了天灵盖儿?甭说又是黑夜,难道小日本儿和牲口一样长着夜眼?

  还有一次,老大赶着那匹黑马替赵家拉了一车的货,从东正往西走,路过交通沟时天已擦黑,两个黄皮警备队正要搬那铁蒺藜栏杆收工,老大吆喝两声,大黑马懂话似地扬起四蹄便飞奔过去,刚刚过去不久,后边便打起了枪,听到枪声,黑马腾起四蹄向前一跃,蹿出去便有一丈多远,一下便把老大摔躺在了车上,躺在车上的老大,只听身边风声呼呼地响,子弹哧溜哧溜地飞,等他散了架似地挣扎着从车上坐起来的时候,车已到了家门口。——可见那被打死的人原是在那肮脏的窑子里沾上了邪祟。前年赵进财便从窑子里领了一个,在自家的皮店里住了几夜,没几日,那皮店便着了火,家里的那匹母马也死了,这还不算,另一匹马下的马骡儿,本应该身大力强,至如今也比那大毛驴大不了多少。魏老大一直坚信林先生说的那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66119384765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