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三十章 地主老财和他的旗旗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07:41:33 人气:71
  魏老大抽了两袋烟,东升的太阳已将那夜合树照得灿烂一片,赵世喜背了两包的东西上了车,李小桃在后边搀扶着杨旗旗。那个病歪歪的女人,一边走一边拿着手绢捂着嘴不住地咳嗽,嘴里还不住地嘟囔,终于等那咳嗽停止,才听清是嫌车上没有铺上坐的东西,小桃便转身去拿,那女人仍不住地嘟囔:“净是些吃材,就象小狗儿拨磨,拨拨转转,不拨不转!”

  她说的小狗拨磨是穷人家的小孩子自制的一种玩具,用红胶泥摔一个泥坨子,在泥坨子的上头安上一根圪针,再截一截高梁秸的外皮,高梁秸皮的两头各插一个泥蛋蛋儿,将那截高梁秸的中间插到针尖朝上的圪针上,用手一拨便忽忽悠悠地转起来,那东西便叫小狗儿拨磨。

  杨旗旗咳嗽一阵后又看看牵上缰绳的老大:“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走?恁粗恁高个人,这人饰衣裳马饰鞍,这车也要有个装盖,没见过谁光屁股去街跑唻,整天净做些少屁股没墩的活儿……”

  杨旗旗年轻的时候便像赵家的那台老式矿石收音机,只要眼睛睁开,就好象打开了收音机上的开关,无需用电就能连说带唱地整日广播。老大倒也习惯成自然,就当整日听着那不会叫的小公鸡刚学会打鸣儿,没个韵律只图个动静儿。这杨旗旗也确和那台机器一样,出了毛病后,打开开关便吱吱喳喳地响,那声音却令人难受,——是想蹦又想跳的那种忍受不住的难受。

  李小桃在旗旗的磨磨丢丢中铺好了车,旗旗坐上后说小桃:“你甭去了,看孩子去,有两个大爷儿们了,又不是去打狼,——打也没有,西山上的狼也早死绝了。”

  老大坐在车辕的左边,世喜坐在右边,吆喝一声,那马便摇响脖间的铜铃,呱嗒呱嗒向西走去。

  老大终于明白了世喜为啥没有了往常的欢天喜地和兴高采烈。世喜平日和旗旗在一起的时候,总像肚中憋屈着一泡没有拉完的屎,皱着个眉头拉着个脸,即使心情平和的时候你给他说了半天,也只是听到那来自鼻孔的一声哼哼,稍不愉快便摔盘子扳碗的又蹦又跳。坐在右车辕上的世喜,一会儿将脚跷到车杆上,一会儿又耷拉下去,一会儿面朝里,一会儿脸朝外,一副心神不定焦燥不安的模样,就象没有讨回该收的地租。

  四野的庄稼黑茵茵一片,齐腰深的谷子在晨风中忽涌忽涌地犹如无边的波涛,高坡低洼沟沟坎坎净是一片苍翠,置身其中整个儿身心都会被那满眼的绿色溶化开来,一层迭一层的群山,群山顶上浮着一层袅娜的雾气,缠缠绕绕的雾象美人的一顶华丽的草帽,袅袅的云就是那根飘着的轻柔的丝带。大黑马随着呱嗒呱嗒的蹄声有节奏地左右摇摆着滚圆的屁股,雄壮而矫健,伴着晨风中铜铃的叮叮当当,好似在绘制着一个难以描述的优美。

  魏老大忽然想起李小桃的背影,那俊美的腰身和俊美的屁股简直能和人响铃叮当地说话,难描难画的娇俏仿佛在诉说着人的美和生活的美,诉说着人的风韵和自然的情怀。尽管赵世喜拿着痒痒挠儿在他的手背上敲得嘎嘎响,但那种与天和地、光和热与生俱来的暗流涌动,阎王都管不住更不用说赵世喜,就象眼前这无边的绿海,虽然谁也不能拥抱了去,但却不能没有拥抱了去的巨大冲动,——那是一种人类不可或缺的对优美风景的爱恋。

  当大车走进颠颠簸簸的山石路的时候,两边的杮树和枣树便多了起来,渐渐地成行成堆连成了一片,时不时的会看见一两只野兔,两只前爪在胸前抱在一起耷拉着,半竖着身子,高扬的耳朵,还未等车到眼前便转身遁入丛林里的草丛中,再也看不见踪影。

  魏老大忽然感到坐在车里的病秧子如果换成李小桃该有多么的舒心!也没有前边的赵世喜,或让他干脆落入到路边的深沟里去,只有他和小桃两个人,他手扬着绑了七彩樱穗儿的大马鞭,风儿轻轻刮,鸟儿阵阵鸣,李小桃一脸的娇羞比火红——想摸就摸;细生生的腰像水萝卜——拿起来能吃!他手扶着大黑马妖冶的屁股,再顶着毛毛儿细雨,不冷又不热地前行。——在这无边的深沟里,在毫无人影的山路上,走啊走,走啊走,走到一个爽心宜人的仙境,一直到死!

  “吁——”赵世喜忽然叫停了黑马,他跳下车去,在路边跺了跺脚,可能是坐车坐麻了腿脚,然后解开裤子在路边尿了一泡,系上裤带便跳到地堰下边,一会儿的工夫便抱着四五个北瓜喊老大:“快接快接!回去熬锅猪肉瓜菜,大碗来上两碗,你说舒贴不舒贴?”

  赵世喜一脸欢欣鼓舞的样子,老大慢腾腾地一边过去接,一边说:“就俩瓜呗,咱家地也多着呢,费这劲,别人瞅见了也不好看。”世喜可能嫌怪老大不麻利,着急地说:“你知道鸡巴硬了是肿了,见钱儿不拾有罪!天生的穷命鬼,你也不看看城里的一个个大老爷,哪个怕东西儿打破手?”老大接过几个后,世喜上来时又一手拿着一个,笑嘻嘻地藏在车里的铺的底下,坐上车一边拍打着手一边对老大说:“你又不少吃,多吃点儿菜也少放俩屁!”

  来到静峦寺的大坡下边,老大将那匹大黑马拴在坡下的杨树上。赵世喜却直接背了一个包裹,头也不回地往台阶上走,老大本来想留下看车,支支吾吾地不知该干啥,世喜见老大不走,扭回头说:“扶太太下车,一块儿去吧,进去也烧柱儿香,说不定哪天老天爷瞌睡了,从天上给你扔下个媳妇儿来。”老大便一手搀了杨旗旗,一手背了包裹,慢慢地奔静峦寺而去。

  那女人上了几层台阶便喘得厉害,剧烈的咳嗽把脸憋胀得生猪肝一般颜色,老大这才想起来,赵世喜不想留在后面,是不愿意挨了杨旗旗,怕传染了肺病。一家人很早便和旗旗分开了碗筷。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925900459289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