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五十一章 不动大刑 哪个肯招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22:59 人气:73
  自从月琴和王炳中去了娘家一趟,她便再也感受不到那海的呻吟和浪的呼唤了,月琴对他是来便来去便去,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样的杨柳一般的小蛮腰,咋就忽然间消失了那应有的光华和风韵?

  这天,月琴早早地便起了床,在外边的屋里点了油灯绣花,王炳中喊叫几声,外边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哼着。头天他就把欠着的二十块大洋拿了出来,见她仍是不高兴,就又加了十块,月琴似乎并不十分领情,缓缓地接了,说:“咋,还给利钱?既然给,也就要了。”

  王炳中一个人躺着,像找不到茅房一样浑身难受,就自言自语地嘟囔:“白天游四方,黑夜熬油补裤裆。”

  和先前一样,他说的许多话月琴好象听不清或根本听不见,或许也是凑了巧,月琴一把开了门来,明晃晃的天空伴了一股冷风便一齐涌了进来。

  王炳中望着月琴,只觉一股无名火突地便蹿上脑门,喊道:“关上门儿过来!识弄不识敬的窜种。”

  月琴着实地吓了一跳,怯怯生地站在里间的门旁,两行清泪便流了下一来,炳中一边穿衣一边说:“你说,恁家究竟背了俺啥伤(背了…伤:被…伤害或吃了…的亏),不括铰括铰(括铰:剪切植物无用的枝杈),就长疯了,整天价能的不行,耷拉个脸给谁看,谁欠你二斗高粱?见天儿的冷脸凉屁股,歪眼死窟窿,像个没得够钱的粉头!——你那俩心眼儿当别人不知道?老以为天底下数你俊,圆滚滚的屁股蛋子,咋生不出个一儿半女来?”穿好衣服后,便到北屋坐着去了。

  林先生来到学堂后,炳中便过去了,他把林先生拉到一边,说:“那事儿咋样儿了?”

  林先生说:“最近一遭儿看来有些活动,不过还没有吐口儿。”

  炳中皱着眉头来回走着,显然有些急躁,说:“这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一匹骡子,一摞响银,五石小米儿,这,——这都翻倍,做事儿也不找个撬眼,这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逼得猴儿上杆,——只要他是人,清楚了没有?嫑整日价发癔症似的,——只要是人,就不怕他钢嘴铁牙,也不想想,他整日价忽煽个炉子,叮叮当当地敲来打去,为了啥?嗯?——这再说了,圣人不也是说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嗯?——这君子好逑,这在河之洲,总要费点儿劲吧?就是俺,也不能俺家的大白梨摘上几个硬塞给你:赶紧吃赶紧吃,不吃没了!是不是这个理儿?这好逑就是好东西儿,好东西儿,它就得费劲儿。”

  好像是怕林先生听不懂,要出门的时候又转过身来指着南边的棚子说:“你看俺家的青花骡子,呱嗒呱嗒地拉梨扯耙,使起来蛮得劲儿,那是草料喂起来的!就是白给了那小户人家儿,他还不一定养得起,那畜牲吃得多屙得多,甭说是人!这人,这好人材,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该大的地方儿大,该小的地方儿小的,也不多。俺给你说,——这老天爷造人,就跟人种萝卜一个样儿,一块地,秋天一刨,能有几根儿不长毛毛腿的萝卜?碰上一个俩,就得赶紧抢。”

  王炳中似乎有些激动,指了指林先生背后的那棵枣树,说:“没见这枣树?那又红又大的枣儿,你得赶紧抢,下手迟一点儿,就叫虫儿给拱了,是不是?你一两天就去磨盘沟一趟,嫑光来回磨鞋闲碰牙,要不,给小孩儿们歇一天!再跑一遭儿,这回利落点儿,嫑光弄那些西瓜皮擦屁股,——哩哩啦啦不干净的事儿。”

  林先生频频地点着头,抬了头向上看着那棵枣树,光秃秃横七竖八的枝叉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眯起眼来想想倒也是,当还是满树葱茏的时候,那最先红了的大枣,几日工夫儿便落在地上,捡起来尝尝,除了里边儿有个小虫之外还是真甜。

  林先生扭头再看王炳中的时候,他已背了手向大门走去,只听着一边走还一边嘟囔:“也没见过那县太爷审犯人?不动大刑,哪个肯招!”

  林先生坐着满仓的大车,和妻子石氏一起又去了趟磨盘沟,这一趟他办了好几件事,石氏家的房屋合给了石小魁,再也不用发愁下雨下雪的没有人照看;苗家哥嫂又加要了五十斤棉花,十块银元的上轿礼,十块银元的下轿礼,迎亲的食箩多了二十斤肉。林先生按照炳中的意思一一爽快答应,下一步便是过小帖(订婚时的帖子)……

  林先生夫妻坐在满仓的大车上,一路上喜气洋洋,过了三道岭的时候,林先生问石氏:“咋样儿?”

  石氏伸出两只手,重新扭了扭戴在头上的黑缎子扁圆帽,将盘坐着的两只腿伸出一只来,敲打一阵子后又盘了回去,抬起头四下看了看,又低回头去重新看着搭在腿上的两只手,淡淡地说:“唉,吓死人了,苗银匠,俺约摸着再不用干活儿了,一辈子吃喝不愁了吔,两匹骡子,——唉,吓死了。咱那时侯儿,不值一头小毛驴儿呢!”说完便抿了嘴儿,望着林先生哧哧地笑。

  前边赶车的满仓听后也笑得一颠一颠的,他一边吆喝着青花骡子,一边说:“听俺嫂子说的,东西儿可不一样呢,人家要的是那根儿不长毛毛腿的净光净的萝卜。一块地长不了几个。”

  石氏一扭脸,不高兴地说:“不长毛毛腿?还净光净的萝卜?吃下去还不是一个味儿?——也说不定,叫蛆早给拱了呢!嗯——满仓?你说是不是?”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407688140869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