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五十五章 姐姐的心早跟你了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23:00 人气:57
  月琴住的北房有临街的山头墙,后面的戏刚开锣不久,月琴就听到几声敲击山头墙的声音。王炳中不一会儿便过来叫她,说:“今儿黄夜戏班儿两个人有事儿来家,俺请他们喝点儿,要不,也过去坐会儿?”月琴说:“俺想去看会儿戏,——俺又不会喝酒。”

  廷妮儿在东屋做着菜,月琴心里扑通扑通跳,一会儿工夫儿,山墙上又咚咚地敲了几下,月琴拿块布将那个石头琴包了,慢慢地走了出来。刚拐过弯儿,便看见一个人往东边隔道儿里拐了(隔道儿:胡同),她在后边远远地跟着,一路来到了大北沟。

  过了大北沟的土路,便进入一片树林中。林中多是些杮树和枣树,树林不宽,一里多地的样子,月琴在后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一直来到林子的尽头,她便有些害怕,因为再往前走,翻过一道土岭便是赵家的一大片坟地。前边的人还走,她便有些急:“再走,鬼架走你!”小魁站在前边的土堰下不走了,月琴走到眼前,把手里的包递过去说:“你真疯了,这东西儿多少钱买的?”小魁说:“那不是钱的事,只看着东西儿不赖,就要了。”“那是个啥石头?”“林滤石,俺找人把师傅常说你的那两句话也刻上了,待见不待见?”

  月琴好象听她爹说过,太行山一带有一种奇石叫林滤石,是全中国有名的石头,只是不多见。便故意说:“给你说,别净拿些哄小孩儿的东西儿哄俺,不值烂钱的俺可不要。”

  小魁摸摸索索地在地上抱了一抱杮叶铺在地上,说:“坐下吧,立着使得慌。俺知道你不缺钱儿,俺一辈子挣的也不够你一月花,——再便宜,也是俺一年的工钱。再说也碰巧了,是一个爱耍石头的人,看俺唱得好,愿意和俺认识认识,也没多要俺钱儿,——对你算不了啥。今儿黄夜俺要走了,留个念想吧,俺也不想图个啥。”

  不等小魁说完,月琴便一把抱住了小魁的头哭了起来:“没想你傻小子真疯了吔,咱穷人闹啥脆唻!那东西儿不是给咱这种儿人耍咧……你想要俺的命是不是?花恁多钱儿买那么个东西,俺都这步田地了,能给你个啥?你以后还成不成家?你能光屁股一辈子?俺一个妇女蛋子,给作弄这些个东西儿作啥?……”

  当月琴把一腔的幽怨哭得差不多时才渐渐停了下来,说:“刚才光顾哭了,你说今儿黄夜就走,这戏还没唱了呢,为啥?”

  小魁说:“这事儿你嫑给别人乱说,咱原来的三合班儿散了,俺就到了永顺班儿,这个班儿其实是八路军的一个戏班子,里边还有俩党员,今儿后晌那边来了个人,说明儿个去山里有个慰问演出,听说来了八路的两个大官儿,打了个大胜仗,山西那边的日本鬼子都往北跑了。”

  月琴说:“这戏半截儿不唱了,按规矩人家不给钱,不是白唱了?”

  小魁说:“今儿黄夜开场前班里的头儿就去找你们东家说去了。再说,八路军唱戏图的也不是钱,人家那是叫教育发动群众,八路军里也不兴挣钱。你听,今儿黄夜的戏就是自编自演的打日本的事儿。”

  月琴一听,确实唱的不象《马三保征东》,便问:“这八路军不挣钱?那吃啥?喝啥?为啥?”

  小魁说:“你净说些落后话,你到太行山里头看看,热闹着呢,那里头你就分不出谁是官儿谁是兵,吃的一个样儿,穿的一个样儿,精神头儿也好。吃啥?没听人家唱‘军民一家亲,军民一家人’,还愁吃?——为啥?就为打日本,为穷人,搞革命,闹翻身,看了人家以后俺才到了永顺班。前些天,俺要求加入他们的队伍,人家说俺不够格儿,要在斗争中考验。给那些人在一团儿,俺才知道,原来人有好多种活法儿。”

  二人静悄悄地说话,月琴对有些事听起来懵懵怔怔的,但觉着挺新鲜。她感到时候不早了,便说:“咱回去吧,要真往远处儿走了,记着给俺捎个话儿,俺——”

  月琴说着要站起身,却被小魁一把拽住,伸出另一只手来去拉她的裤带,月琴一把攥住,说:“小魁你真疯了?想做啥?”小魁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在腰间和她撕拽:“俺算想清了,再不等黑老鸹往嘴里屙了,再不做那雨天不带伞,晴天穿蓑衣的事儿了。”

  当月琴感到小魁真的要解开自己裤带的时候,便猛地撕开他的另一只手,放在嘴里狠命地咬了一口,小魁被咬得浑身一哆嗦,一下子便松开了,说:“你也疯了?还真咬?”

  等小魁静下来之后,月琴提了提腰带,将小魁搂到怀中,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说:“小魁,叫俺一声姐姐吧,你不嫌姐姐脏,姐姐还嫌自己脏咧!姐姐这辈子忘不了的人就是你,要说那种事儿,最简单了,要脸的就找个背地旮旯儿,不要脸的想在哪儿在哪儿,不过衣裳一脱的事儿,猪狗都能,不管咱俩有没有,姐姐的心早跟你一辈子了!——好兄弟,你是个光光年年的大男人,姐姐叫你体体面面做人,囫囵着身子,找个好闺女,姐姐这人,不值!”小魁认认真真地叫了一声姐姐后,也跟着痛哭起来。

  当戏台的锣鼓一阵紧似一阵后,二人止住了哭,小魁说:“俺听着戏快散了,还得赶紧收拾,要不来不及了。”二人说着话便往回走,到了沟南堰要上去的时候,小魁说:“姐,你先走,一块儿回去让人撞见不好看,等你上了坡儿,俺从这个地堰爬上去,也近点儿。”

  月琴上了大坡,转到谷场边,远远地等着看那个爬上来的人,谁知小魁刚露头顶,便扑通一声掉了下去,月琴急急忙忙地跑过去,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也听不到动静,她心中一急,就喊起来:“来人!来人!有人掉下去了。”

  看戏的人呼隆一下便跑了过来,炳中随着人流也涌了过来,好象喝了不少酒,他看见月琴,便说:“你做啥唻?谁掉下去了?”一边说,一边看着月琴手里的小包儿。月琴快步向一边走了走,正好碰到林先生,便把包儿递过去说:“求你帮俺拿一下儿,对谁也不要说。”说完后便往家里走,炳中在后边晃晃悠悠地跟着。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6240959167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