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五十六章 谷子不饱 糠多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23:00 人气:37
  待月琴进了屋子,王炳中随后也跟了进来,说:“才刚刚儿干啥去了?”月琴说:“看戏了。”“到哪儿看戏了,看啥戏去了?俺在台下咋找不到你,唱戏去了吧?”“俺去方便了一下,唱啥戏,疑神疑鬼的。”炳中上下打量着月琴:“没唱戏?咋打脸子了?——眼泡儿恁红,方便了?这一腿啥,满腿鬼圪针!找了个啥对了卯眼的地方儿?也不怕扎了屁股拉了缸?”月琴低头一看,知道是在树林里弄的,便说:“反正也没做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你爱咋说咋说,爱咋想咋想,在恁王家,你要逮住俺做了丢人现眼的事儿,随你把骨头打折。”说完便去抻炕,一副要睡觉的样子,炳中一回头就往外走,好象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住脚步,扭回头说:“行!俺记住了,俺还就待见贞妇烈女,好歹你就是一个!就怕啥时候儿日惑了,清清格格屙了一炕!——俺可给你说,这屙出来的东西儿,可不好塞回去,吃下去能噎死人!”

  第二天前晌,月琴看林先生来到学堂,就找了个借口上前搭讪,说:“林先生来了?咋不听锣鼓儿响,戏走了?”林先生说:“你不知道?夜隔儿黄夜就走了吔。”林先生后来便和月琴说了妻侄小魁掉下地堰的事:“谁知道咋了,黑天瞎火的,一下儿掉下去,腿折了。”月琴一惊:“折了?”林先生说:“那还有假,刚接上,人还在俺家躺着呢,问他咋掉下去了,只说晕晕乎乎的不知咋回事儿就走到了地堰边儿,头一晕就下去了,——年轻轻儿的,真遇见鬼了?俺家里的正找了个筮婆儿烧呢,也甭管使啥法儿,这嫑拐了就行。哎!忘了——”林先生还要说,月琴忙接过话茬:“好好儿弄些吃的,还年轻,长得快。”月琴见满仓正在南墙根坐着接断了的套股儿,便低声对林先生说:“那个东西儿,俺有空儿到您家去拿,谁也嫑给谁看,也嫑给谁提,咱都是苦命人,您照应着点儿。”林先生一声没吭,便进了学堂。

  整整一天,月琴立不安坐不稳,她暗地埋怨自己不该叫小魁从地堰往上爬,一来路径不熟,二来黑灯瞎火,人又受了罪,又跟不上了戏班。王炳中一天里在两个院子来回转悠,她很想去林先生家看看去,又怕炳中起了疑心,就心不在焉地熬过了一天。

  第二天,廷妮儿和满仓要去碾米的时候,月琴终于找了个借口,说:“闲着也是闲着,给恁俩帮个忙去。”然后和两个人相跟着一块出了门。走到林先生学堂门口,悄悄给林先生说:“你中间儿回去走走。”

  碾出来一些米之后,月琴找个口袋装了十多升,给满仓和廷妮儿说:“俺娘家有个人来了咱村儿,俺想给捎去点儿,回去了恁俩嫑吭声儿,俺不爱听老大那边儿说三道四。——要行,俺就拿点儿,不行,也就算了。”

  廷妮儿点点头,满仓接住说:“啥不行吔,反正都是恁家的东西儿,撒盐撒到酱罐儿里了,又没扔到别处儿。”

  月琴背了那半袋米,便一径来到林先生家,小魁在炕上躺着,林太太坐在火台上看着火上的药锅子。小魁伤了小腿,蓝布条儿缠着三四块木板在上面裹着。林先生坐在炕头儿的草片儿上,端了碗水在吸溜吸溜地喝。

  两口子让月琴坐下后,却无论如何也不要那半袋米,林先生说:“这非亲非故的,咋能要你的东西儿,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寝食不安!”

  月琴每听到林先生那些文绉绉的话,每次都觉好笑,便说:“又不是给你,俺是来看小魁,俺俩原先在一块儿干茧儿(干茧儿:工作或做活的意思),听说了,还不该来看看,不是啥值钱贵宝,也嫑嫌少。只是还要恁俩操心照顾他。”

  小坐了一会儿后,月琴就知道了昨天的事:戏班的人还没走到要唱戏的地方,半路就叫一伙日本鬼子和警备队给截了,叮叮咣咣地打了一阵子,接应的八路军死了三个,戏班里的人死了十二个,班里能唱的眼下只剩了两个,其余的人也都走散了。

  林先生说:“看看是不是?正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安知非福。——戏上来的人刚走一会儿……”说着下了炕,从柜橱里拿出月琴的那个包,说:“按理儿,俺不该说,可看着了,不说又不合适。这圣人曰:君子行乎于道,止乎于礼,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非礼勿行。德不孤,必有邻。狂乱之事万不可为!”

  月琴一听,字字如雷轰顶。自己原没有做什么事,却被林先生给想入非非了,竟鼻子一酸,扑通一声给林先生跪在地下,说:“您千万嫑这的说,俺死都没处儿死去,俺要是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儿,过不了年,雷就劈死俺。”

  林先生赶忙去拉,月琴竟不起来:“俺跟小魁有神鬼作证,清清白白。”

  林太太也上前去拉,一边说林先生:“你念书念昏了头,整天说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这闺女小子去一团儿耍会儿,就非要有啥事儿了?那不是鸡子狗儿,那是人!你一天叫蛇咬十年怕井绳,整天神鬼兮兮个啥,闺女,起来!啥大不了的事儿!俺老头儿也就那嘴,就当他放了个罗圈儿屁,光响不臭!”

  月琴从林先生家出来,满仓和廷妮儿刚好碾完米,三个人一齐往回走,刚卸下牲口,牛文英便颤微微地走了来,说:“这二百多斤谷子,就碾了恁点儿米?”满仓说:“谷子不饱,糠多。”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6479854583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