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六十六章 闺女喜欢斗中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28:57 人气:37
  更何况,那勇营自招募的第一天起,就是“谁招谁带、薪响自筹”,如今却伸手要起了编制粮饷!那张奏折自然而然地换回了一道“裁汰疲弱勇营”的圣谕,——大清国顾不上打扫磨盘上刚碾好的米面,便急匆匆地将拉磨的驴送进了屠宰场!——淮勇所部二十余万之众,“裁汰”之后仅剩五万余人,加上淮勇起家时的先天不足,拉上些裙带关系的统领变营官,营官变哨官,汪天成之流搭不上裙带的便利,自然而然地步入裁汰之列。

  “裁汰”之后的汪天成终于明白,自己原是一只可怜无比为人捕鱼的鱼鹰,在箭一般钻入水中之前,脖子上早已被人牢牢地拴上了绳子,捕获到嘴里的猎物,无论时间长短总会被人挤捏出来。

  在那场赌局烟消云散之后,他终于明白了,除了那可恶的操庄人之外,还有一个个出千的赌徒,唯一一个不出千的倒霉鬼,那就是万劫不复的自己,他,——汪天成,只不过参与了一个入场便定了输赢的荒唐游戏。

  汪天成将已有身孕的万里红托付给程大宝之后的一个深夜,和当年离开婺源一样,毅然而决然地隐了姓名,汇入余下的捻子队伍,半年后在山东杀死了清将僧格林沁。

  程大宝跟随汪天成打仗时丢了一只手臂,带着天成留下的不多的积蓄,和万里红一起回到了南京,二人在夫子庙附近以夫妻名义买了一间门脸,开了一间豆腐脑葱花饼的小吃店。

  万里红生下的孩子是个男孩,取名汪程子,意思是汪程两家的孩子。程子喜欢舞枪弄棒,至十八岁,十八般兵器便样样叫好。程子的面目随了母亲,满月一般的白净面皮,一副戏中的俏武生模样,第一年参加武科童试就成了武秀才。头场考试马驰三趟,箭发九枝,三箭中靶即为合格,程子却六箭尽中靶心;二场考试十二力大弓弓弓拉满,一百二十斤大刀抡起来呼呼生风。应天府乡试又拿了第一,成了名嗓一时汪解元。

  汪解元也真是生不逢时,当他在考场上把那三百斤的石硕举过头顶,又稳稳地平放胸前向主考官表演“献印”的时候,许多地方已开办了洋学堂,学“地工测绘”、“洋枪洋炮”,开始倡导“精制造、创新械”了,程子成为解元之时,各地奏请“停止弓刀石武试,整武备养人才”的折子多如草地里的蝗虫,“广设武备学校”的呼声象一浪一浪拍岸的惊涛,汪解元如同学了一门精湛的屠龙之术,——竟不如家里的一碗豆腐脑管用。

  程子的家象春天里的一窝忙忙碌碌寻找蚂蚱的鸟,镇日无闲勉强温饱。义父程大宝断了一只手臂不说,背上未取出的枪弹几乎将他折磨成一个残废。汪程子闲来无事便帮母亲在夫子庙前一起卖豆腐脑葱花大饼。

  一个叫千文秀的女子,不知从何时起几乎每日来吃,后来几乎一日三餐的离不了程子端上来的豆腐脑。文千秀柳眉杏眼鹤颈蜂腰,无需粉黛自生万种风情,窈窕妩媚如春风里艳放着的一枝桃花勾人心弦,汪程子好象前生九世都吃斋念佛修桥补路,不长的时间,文千秀千般的柔情便溶化于程子,两人几乎浓得化不开了。

  万里红听说文千秀原来是出身于官宦之家的小姐,心中就忐忑不安地慌乱,无奈文小姐的心思正象那已化作一锅豆沫的黄豆,再无回头的可能。

  文小姐的父亲原是绿营中一五品武官,因了个说不清的缘由,一路降到一个从九品的外委,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小官,文小姐读过一段洋学校,开放而活泼,说通了万里红之后,就拉着程子的手去见了父亲。

  文家租住在一所民房里,俗语说乍富不知新受用,乍贫难改旧家风。文大人现时官虽不大,却仍然操持着历炼多年的沧桑和持重,硕大肥厚的腮帮子,小山包似的向两边涌起。

  程子进门的时候,文外委正坐在一把小竹椅上,鼓着腮帮吹着手中茶碗里的茶水,鼓起的腮帮随着头颅的摆动哆哆嗦嗦,屁股下的小竹椅似乎支撑不住那硕大的身体,吱吱吜吜地发着抗议。

  当文外委把噙在嘴里的热茶咽下去以后,两只厚嘴唇便叭叭叽叽地咂嘬那茶的余香,心满意足之后翻起一对大眼泡,在程子身上来回打量起来,好似在审慎地鉴赏一件要买回家去的器物。

  程子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文小姐就在一旁偷偷地挖他的手心,一边偷偷地抿着嘴儿,笑眯眯地歪着头来回晃动着。

  当文外委终于喝下那最后一口茶时,却猛然地将身子向前一倾,肥胖的腮帮一鼓,竟将满口的茶一下子喷了出来,接着便仰着头不住地哈哈大笑,肥胖的大肚跳舞一般地上下抖动着:“我看中,闺女喜欢,中!只不学你那俩姐夫斗中!”程子不知道文外委说的“斗中”是“就中”还是“都中”,只是用力地咬了舌尖,——他怕也跟着笑起来。

  后来汪程子就娶了文千秀。

  文小姐过门之后,汪程子才知晓了文家的来龙去脉。

  岳父原是一五品的守备,娘舅在京城里任一品的领侍卫内大臣,属后党一流,遇事一不小心,被帝党派寻了个不是弄了个净身出户,和其牵连的瓜瓜蔓蔓,就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文守备也因“治军不严推诿军令克扣军饷”,五品官一路降到九品。

  不想文守备官降心不降,闲下来的官更有了闲工夫儿去寻些事由找些事端,整日东奔西走跃跃欲试,日日谋划着再起的东山。江浙的帝党本想斩草除根,却不料文守备狐狸一般的狡黠圆滑,竟没有留下个要命的把柄,最后将文守备调至南京,给了个从九品的闲职,——既去了一块心病,又图了个眼不见为净。文千秀在家行三,两个姐姐早已出嫁,两个姐夫在文守备一落千丈的时候,竟趋避瘟疫一般与文家少了往来。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4482190608978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