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七十五章 糊涂都为尘缘累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28:58 人气:51
  这些或缘于风水先生的一张嘴,或者是王家的后代为自己的落魄而专门埋下的下台石。但如今的龙降沟确实的荒凉而萧条,十几座牌坊不见了踪影,前些年还有人寻了那四四方方的石块去垒土坯房的地基,现在只有荒草一片伴了些基地形状的干土块,王家的坟茔甚至看不见一个小小的土堆。曾经的辉煌像刮了一场大风,一切都在沟中飘散了去。

  王炳中家的祖坟安在龙脊山左侧的老虎洼中,也是因了虎踞龙盘一说。大坡地的人都相信王家的发达是借了那虎踞龙盘之势。右边的大沟由于王妃家族家破人亡的先例,向来以平安为本的庄稼主儿,谁也不敢靠近那上天、入地二选一的风水地,即使平时种地,人们大都避开夜黑早晚之时,一旦误些工夫儿,也是一路小跑着离它而去,至今那里仍阴沉如乱坟岗,在那里种些稀罕的蔬菜,从不担心有人夜里偷了去。

  王家靠龙脊山的老虎洼选了坟地,也是因为老虎的两眉中间长着的王字形状的花纹,“王”和虎便自是一家亲。武老栓的武姓也在附近安了坟,结果几代单传,到老栓这一辈竟绝了后,就有人说这武松打虎也就是一回,再有人打,再仗着喝高了酒,,就也不会有个好结果。——世上的好事情,向来不会有第二回。

  到王炳中这一辈,打着灯笼一般满天下找了好几个花朵一般的媳妇儿,竟也只守着早来一根独苗苗。都说正是应了龙虎相斗两败俱伤的祖训。

  维贵死后的第二天,王炳中终于拿定了主意:先找个地方丘起来,待选好坟地后连同早逝的先人一并迁去。

  王维贵停尸的谷草在门口变为一片灰烬之后,王炳中也打发了所有的亲戚客人,坐在父亲生前的官帽椅上,把全家人和廷妮儿、满仓、林先生、周大中一齐叫了来,按照父亲的嘱咐,让满仓把扣在南风道的石鸡子掀了黑布搬到北房中,三只石鸡子咕咕咕地叫着,因好多天没有吃食,晃晃荡荡一副要摔倒的样子,倒还是一身灰绒绒的杂毛。令人想不到的是,三只石鸡子的两只眼睛都变得通红而明亮,像点上去两滴鲜红的血,又像两颗红艳艳的宝石。

  炳中先给三个媳妇和早来一人一张折好的便笺,四个人打开后一一交给林先生念。文英的便笺上写的是“忧喜皆因比对”,月琴的是“烦恼缘起心累”,香香是“种收原本一家”,早来是“无思自然无悔”。

  大家都面面相觑,炳中给林先生说了家里因为要分一些东西,因为几个人都拿不定主意,说不准该咋分,所以老爷子到走也没能分清;又说了一碗瓜子和一碗豆的事,三个人到今天也没有弄清老爷子的意思。

  林先生听后,就一句句地做了解释,说三个媳妇早应该弄清老人家的意思,也好让他安安生生地上路。或许是三个媳妇都想起了维贵在世时的许多好处,一个个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仿佛地底下的那个人又给传递回来什么新的讯息。

  炳中也眼睛红红的抹了把鼻子,说:“人死如灯灭,有个念想就行了。咱最后再好好听老爷子一回吧,满仓和林先生先一人领二十升米,其他的交代,有空的时候再说。明儿就是爹的一七,爹在世时还说,他给写下的东西要记不住,就都再好好看看那几个石鸡子,真要悟透了,一辈子都受用不清。来!一人一张纸儿,老爷子都给安排好了,都把最想给爹说的一句话儿写上去,烧纸的时侯儿上坟烧了。”炳中说着说着就抽噎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爹临死也就给在坐的说了这一件要办的事儿,都把笼子里那三只石鸡子再好好儿看看,都瞅好了,仔细想想,到底想起了啥,都掏心窝子说,嫑叫他在那边儿不舒坦!”

  林先生摊开纸墨,找来一摞的麻头纸,等着给大家写。

  文英叫满仓找来一个小长桌子,把石鸡子放在上面。她先围着桌子来回转了两遭。她想,以公公的眼光和心计,她为老王家辛辛苦苦撑起的那片绿荫,他定会一滴不剩地感受得到,他一定是借石鸡子在夸奖她在女人之中的出类拔萃,并且暗暗指责那两个不争气的女人早点有些长进。于是双手捂着脸叫了一声爹后,说:“俺想爹的意思是说,叫俺们都多想些事儿,多做些有用的事儿,嫑像石鸡子一样,白长着俩翅膀儿,就是飞不起来。”

  月琴围着石鸡子看了又看,石鸡子“咯咯咯—咕咕,咯咯咯—咕咕”一个劲地叫着,很像说着那句“领上我!——哥哥,领上我吧——哥哥”,她也隐隐约约地听说娶她之前公公摔碗的事,就想,以公公的为人,万不会拆散她和小魁,要是当初老太爷多摔俩碗,或者再做些别的什么,世上不就又多了展瓜瓜喜滋滋的一对儿?公公是想说那句多少年一直想说都不愿说出来的话。于是鼻子一酸,回头给林先生说:“写上吧,就写,——爹,你到底有啥话儿没有说吔,真想说,就托个梦儿给俺。”

  香香看看关在笼子里的石鸡子,一副歪歪倒倒的样子,就想,公公恁大的能耐,说没,还不是忒儿蹦就没了,世上真难找个舒心的人。于是说:“在家,憋红了眼儿,在外边儿,就叫老鹰吃了,反正都不舒心。林先生给写上吧;万事儿由命。”

  香香说完以后,王炳中说:“满仓,你也去看看说说,在一块儿也一二十年了。”

  满仓在远处看了看,他想,老爷子临死还给了俺二十升米,那是叫俺好好地活,就说:“好好活,比俺命苦的东西儿还多呢。”

  早来也过来看了看石鸡子那两只红眼,他想起了石鸡子香生生的肉,挨个儿看了一圈后,说:“这石鸡子,眼都红了,恐怕是不好吃了。”

  炳中听后又觉好笑,说:“净是个吃心,跟林先生好好儿念书,要不啥也不懂!——也算,林先生给写上吧。”一边说一边摸着早来的头,叹了一声气,说:“林先生给俺也写上:到了临死的绝路,不会说话的东西儿也能急红眼。——啥东西儿都一样,骨头长壮了,才有说话的份儿。”

  林先生写完之后,把写好的一张张麻头纸一个个分给各人,回到座位摊开又一张纸,说:“这就叫石鸡子憋红眼儿。不受苦受难的人,成不了大事;一辈子顺水顺风的人,写不出好文章!”说完后,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周大中拍了一下脑袋,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说:“叫俺说,那石鸡子是老爷生前的心爱之物儿,意思是叫咱们嫑忘了给它喂水儿喂米。”

  廷妮儿或许还在念叨着老太爷生前的许多好,她叫林先生写上的是:“苦命人,靠山山倒,靠水水跑。”

  第二天半晌午的时候,炳中把一摞的纸,在那个青砖砌起来的墓丘子前一把火烧了,一大堆黑纸灰随着轻风扬起,飘飘摇摇地升入半空,他大喊着:“爹!是与不是,您老人家在那边慢慢儿琢磨,要说对了,给俺个信儿哦!”

  这些或缘于风水先生的一张嘴,或者是王家的后代为自己的落魄而专门埋下的下台石。但如今的龙降沟确实的荒凉而萧条,十几座牌坊不见了踪影,前些年还有人寻了那四四方方的石块去垒土坯房的地基,现在只有荒草一片伴了些基地形状的干土块,王家的坟茔甚至看不见一个小小的土堆。曾经的辉煌像刮了一场大风,一切都在沟中飘散了去。

  王炳中家的祖坟安在龙脊山左侧的老虎洼中,也是因了虎踞龙盘一说。大坡地的人都相信王家的发达是借了那虎踞龙盘之势。右边的大沟由于王妃家族家破人亡的先例,向来以平安为本的庄稼主儿,谁也不敢靠近那上天、入地二选一的风水地,即使平时种地,人们大都避开夜黑早晚之时,一旦误些工夫儿,也是一路小跑着离它而去,至今那里仍阴沉如乱坟岗,在那里种些稀罕的蔬菜,从不担心有人夜里偷了去。

  王家靠龙脊山的老虎洼选了坟地,也是因为老虎的两眉中间长着的王字形状的花纹,“王”和虎便自是一家亲。武老栓的武姓也在附近安了坟,结果几代单传,到老栓这一辈竟绝了后,就有人说这武松打虎也就是一回,再有人打,再仗着喝高了酒,,就也不会有个好结果。——世上的好事情,向来不会有第二回。

  到王炳中这一辈,打着灯笼一般满天下找了好几个花朵一般的媳妇儿,竟也只守着早来一根独苗苗。都说正是应了龙虎相斗两败俱伤的祖训。

  维贵死后的第二天,王炳中终于拿定了主意:先找个地方丘起来,待选好坟地后连同早逝的先人一并迁去。

  王维贵停尸的谷草在门口变为一片灰烬之后,王炳中也打发了所有的亲戚客人,坐在父亲生前的官帽椅上,把全家人和廷妮儿、满仓、林先生、周大中一齐叫了来,按照父亲的嘱咐,让满仓把扣在南风道的石鸡子掀了黑布搬到北房中,三只石鸡子咕咕咕地叫着,因好多天没有吃食,晃晃荡荡一副要摔倒的样子,倒还是一身灰绒绒的杂毛。令人想不到的是,三只石鸡子的两只眼睛都变得通红而明亮,像点上去两滴鲜红的血,又像两颗红艳艳的宝石。

  炳中先给三个媳妇和早来一人一张折好的便笺,四个人打开后一一交给林先生念。文英的便笺上写的是“忧喜皆因比对”,月琴的是“烦恼缘起心累”,香香是“种收原本一家”,早来是“无思自然无悔”。

  大家都面面相觑,炳中给林先生说了家里因为要分一些东西,因为几个人都拿不定主意,说不准该咋分,所以老爷子到走也没能分清;又说了一碗瓜子和一碗豆的事,三个人到今天也没有弄清老爷子的意思。

  林先生听后,就一句句地做了解释,说三个媳妇早应该弄清老人家的意思,也好让他安安生生地上路。或许是三个媳妇都想起了维贵在世时的许多好处,一个个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仿佛地底下的那个人又给传递回来什么新的讯息。

  炳中也眼睛红红的抹了把鼻子,说:“人死如灯灭,有个念想就行了。咱最后再好好听老爷子一回吧,满仓和林先生先一人领二十升米,其他的交代,有空的时候再说。明儿就是爹的一七,爹在世时还说,他给写下的东西要记不住,就都再好好看看那几个石鸡子,真要悟透了,一辈子都受用不清。来!一人一张纸儿,老爷子都给安排好了,都把最想给爹说的一句话儿写上去,烧纸的时侯儿上坟烧了。”炳中说着说着就抽噎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爹临死也就给在坐的说了这一件要办的事儿,都把笼子里那三只石鸡子再好好儿看看,都瞅好了,仔细想想,到底想起了啥,都掏心窝子说,嫑叫他在那边儿不舒坦!”

  林先生摊开纸墨,找来一摞的麻头纸,等着给大家写。

  文英叫满仓找来一个小长桌子,把石鸡子放在上面。她先围着桌子来回转了两遭。她想,以公公的眼光和心计,她为老王家辛辛苦苦撑起的那片绿荫,他定会一滴不剩地感受得到,他一定是借石鸡子在夸奖她在女人之中的出类拔萃,并且暗暗指责那两个不争气的女人早点有些长进。于是双手捂着脸叫了一声爹后,说:“俺想爹的意思是说,叫俺们都多想些事儿,多做些有用的事儿,嫑像石鸡子一样,白长着俩翅膀儿,就是飞不起来。”

  月琴围着石鸡子看了又看,石鸡子“咯咯咯—咕咕,咯咯咯—咕咕”一个劲地叫着,很像说着那句“领上我!——哥哥,领上我吧——哥哥”,她也隐隐约约地听说娶她之前公公摔碗的事,就想,以公公的为人,万不会拆散她和小魁,要是当初老太爷多摔俩碗,或者再做些别的什么,世上不就又多了展瓜瓜喜滋滋的一对儿?公公是想说那句多少年一直想说都不愿说出来的话。于是鼻子一酸,回头给林先生说:“写上吧,就写,——爹,你到底有啥话儿没有说吔,真想说,就托个梦儿给俺。”

  香香看看关在笼子里的石鸡子,一副歪歪倒倒的样子,就想,公公恁大的能耐,说没,还不是忒儿蹦就没了,世上真难找个舒心的人。于是说:“在家,憋红了眼儿,在外边儿,就叫老鹰吃了,反正都不舒心。林先生给写上吧;万事儿由命。”

  香香说完以后,王炳中说:“满仓,你也去看看说说,在一块儿也一二十年了。”

  满仓在远处看了看,他想,老爷子临死还给了俺二十升米,那是叫俺好好地活,就说:“好好活,比俺命苦的东西儿还多呢。”

  早来也过来看了看石鸡子那两只红眼,他想起了石鸡子香生生的肉,挨个儿看了一圈后,说:“这石鸡子,眼都红了,恐怕是不好吃了。”

  炳中听后又觉好笑,说:“净是个吃心,跟林先生好好儿念书,要不啥也不懂!——也算,林先生给写上吧。”一边说一边摸着早来的头,叹了一声气,说:“林先生给俺也写上:到了临死的绝路,不会说话的东西儿也能急红眼。——啥东西儿都一样,骨头长壮了,才有说话的份儿。”

  林先生写完之后,把写好的一张张麻头纸一个个分给各人,回到座位摊开又一张纸,说:“这就叫石鸡子憋红眼儿。不受苦受难的人,成不了大事;一辈子顺水顺风的人,写不出好文章!”说完后,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周大中拍了一下脑袋,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说:“叫俺说,那石鸡子是老爷生前的心爱之物儿,意思是叫咱们嫑忘了给它喂水儿喂米。”

  廷妮儿或许还在念叨着老太爷生前的许多好,她叫林先生写上的是:“苦命人,靠山山倒,靠水水跑。”

  第二天半晌午的时候,炳中把一摞的纸,在那个青砖砌起来的墓丘子前一把火烧了,一大堆黑纸灰随着轻风扬起,飘飘摇摇地升入半空,他大喊着:“爹!是与不是,您老人家在那边慢慢儿琢磨,要说对了,给俺个信儿哦!”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46925306320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