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八十一章 难忘的温柔和半袋黑豆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50:41 人气:40
  魏老大远远就看见石房前好像有一个人站着,走近了一看是小桃,问了问才知道,小桃看老大中午只喝了一碗饭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在家也没说啥事儿,就拿了两个玉米面饼子给老大送。老大要回去,小桃不让,说她来的时候王炳中还在家里坐着,很着急的样子。

  二人就在小石房里找了块石头坐下,老大也确实有点饿了,就从小桃手里拿过饼子吃,黑暗中却抓住了小桃的手,小桃哎哟一声叫了起来,老大仔细一摸,那手竟然肿得像一个馒头,老大问: “他又打你了?”小桃忽然哭了起来。

  原来小桃拿了饼子要出门的时候,却让进财撞个正着,嘴里叫着“就你那破东西儿还可着劲儿地发浪呢”,一把揪了过来便打。小桃哭着哭着就靠在老大的怀里:“俺不能活了!那东西一身脏病,不行了,就变着法儿地折腾,这好人咋也做不成了,要不你就领上俺走,人有力气儿到哪儿也是吃饭,省着自己丢人,让爹娘也跟了败兴。说到天边儿,那些事儿又有谁能给当个证见,反正血布衫子也披上了。”

  老大将小桃抱在怀里,只觉得一股热流传遍全身,小桃身上的气味和那个软绵绵的感觉,使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咔吧咔吧地膨胀着,他真想将一双大手伸到他原先看到的那地方去,可两只手竟然像抽筋一般抖抖地挪不动地方儿,他嘴里喃喃着:“俺,俺,俺真想要了你,就是,——俺没那福气,俺——俺驴尾巴苫不严驴屁股,你花儿一样的人儿,咋能糟践在俺手里!你——你——,要真有那心儿,能亲你一口儿,这立马死了,也值咧……”小桃就紧紧地往老大怀里钻,胸前的两个宝物隔了不厚的衣衫,紧贴了老大敞开的胸膛,老大直觉得一点一点地向天上升去,几乎要崩溃了……

  “在里边儿!石房外忽然传来一声喊,魏老大像遭了雷劈电击一般浑身一震,两个人刚刚站起身,还未走出石房,赵世喜爷儿仨就赌在石房的门口儿,进财一边挽着袖子,一边从老拐手里夺过了拐棍:“今儿咋说,嗯?这捉奸拿双捉贼拿赃,拿住了吧?平日不是嘴硬?今儿说说看,俺就要看看恁俩狗男女,今儿咋把吃下去的柳条儿,拿那个屁眼儿给编成笊篱!”

  谁也不会想到,一直被逼急了的老鼠,它还真敢冲着大花猫伸胳膊蹬腿捻胡须。魏老大突然向前跨了一步说:“啥事儿没有,小桃看俺晌午没吃饭,又出了那个事儿,就给俺送了俩饼子,今儿啥事儿没有,要有啥事儿,天上掉个跟王家一样的大雷劈死俺俩。”

  进财抡了几抡拐棍,说:“哎呦呦,恁俩!还恁俩呢,猪八戒啃皮缸,自家不痒痒别人儿还痒痒呢,哎——呸!你算哪个蛋上的毛儿,还王家恁大个雷,给你也劈出个梨花儿井来?你也想整出个财主高兴两天?你也配!——这,这母狗不撅屁股公狗它就不敢上,俺先拾掇了这个骚货再拾掇你,一边儿靠着去。”进财一边推开魏老大,一边抡了拐棍向小桃头上劈了下去,老大用身子一档,拐棍落在他的肩膀上,登时折断为两截儿。

  赵世喜怕闹出乱子,看老大的神色也不像有啥事儿,就夺过进财手中的半截拐棍说:“这家丑不可外扬,回家说去,回家说去。”

  当晚,魏老大和赵家父子达成协议:东湾一亩地归属赵家,裹脚垴一亩地原封不动,炳中家的骡子由赵家赔偿与老大两不相干,老大外欠赵家五块大洋,小桃的事一笔勾销。

  第二天吃过早饭,赵老拐换了根新拐棍,从家里背了五升黑豆,一瘸一拐地到了王炳中家。进门的时候,王炳中正和林先生在学堂门口说话,老拐远远地打招呼:“炳中叔早着呢,来迟了,来迟了,这拐腿儿就走得慢,这腿慢理不慢不是?俺家那长工,恁都也知道,不懂事儿,打了咱家牲口,就是有个啥的不对,这也得要看看谁不是?这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夜隔儿听说你到俺家去了,俺也不在家,今儿个赶紧给背来一袋子黑豆,给咱牲口补养补养,俺家的那个货,等俺回去好好儿管教管教,啥时候儿管教好了,专门儿给您赔礼,这会儿要来了,又惹你生气不是?”

  王炳中看看老拐肩上的“一袋子”黑豆,也就几升的样子,看着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把推了老拐往大门口走:”去,去,去!少给俺来这些耍尿泥过家家的事儿,俺几时能看见恁家的那把黑豆!”一边说一边往外推老拐。

  老拐趔趔趄趄地走到门口,忽然抓住布袋的底松开了布袋口,胳膊一抡就大喊起来:“乡亲们!左邻右舍都来看啦,朝廷还不打送礼人,王炳中打拐子啦,王炳中打人啦,打拐子啦!”

  林先生急急忙忙地把炳中往回拉,满仓听到喊声也跑了出来,一边往里拉炳中一边说:“嫑给这种人一个样儿,人家笑话!再说咱那骡子屁股上只掉了一片皮,俺拿套子灰也给揞上了,三五天也就好了,腿也没折,歇两天儿照常做活儿。”

  王炳中回去后,满仓、林先生就和他商量了一会儿,商量好了以后满仓就来到大门外,赵老拐索性躺在了地上耍开了泼皮,见满仓出来就又喊叫起来:“满仓来了?也不怕小了身份?真是!——你能当多大的家儿?”“那俺走,这事儿可没有人管了。”“那骡子咋办?”“没事儿。”“当真?”“当真!有事儿找俺。”“那黑豆?”“俺给捡起来。”“归谁?”“归你。”

  赵老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和满仓一起打扫满地的黑豆,差不多的时候,老拐把布袋往肩上一背,说:“还能拾半升,归你算了。”老拐背着那“一袋子”黑豆,鸡啄米一样呱噔呱噔的步子走得飞快,——像是在跑。

  当日,赵世喜还是请了林先生做中人,换了地契,打了欠条。林先生临走时说老大:“早说你啥唻?这屙出来的屎,你当真不能坐回去?”

  这天晚上,魏老大一夜没有合上眼,他反反复复地搓着红红的手指头,搓够了之后又放在嘴里咬,——不知道是埋怨那只手不该摁了红手印,还是埋怨不该摸了李小桃。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708496093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