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八十四章 陈凤娇死了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50:41 人气:74
  红梅满月的那天,赵世喜请了一班杂耍和一班说书的,在门口叮叮当当地热闹着。孩子的眼也睁了开来,浑身红红的,赵老拐难得的在家呆了半天,抱了孩子左瞧瞧右看看,递给红梅的时候说:“不好看,不好看,这窑不好,坯子再好也烧不出个好砖来!”

  红梅像没听到似的,小桃在一旁赶紧说:“你一个爷儿们家知道个啥,这一月毛团儿,仨月看孩儿,看这孩子身上红红儿的,长大了准是个白小子。”

  正说着,赵世喜提了两只褪了毛的鸡进了门,远远地看了看孩子后,就把手里的两只鸡递给了二妮儿,说:“哎呀——这,起个又响亮又讲究的名儿真难,黄夜也睡不好觉,咱今儿就定了吧,就叫起升,就是往起升的意思,赵家打今儿开始,一步一步往起升。“这名儿好,这名儿好。”红梅往墙那边扭了扭身子,掀开怀开始给孩子吃奶,世喜嘻嘻笑着出了门。

  世喜最后给孩子取了起升的名字,其实是想起了那天晚上院子里翻卷着的旋风,那股凭地而起的黑乎乎的风,把赵世喜整得一连几日阴森森得脊背发凉,开始他总以为是做了许多对不住杨旗旗的事,那女人在那边仍是气愤不过,所以要来再和他找些腻歪,尤其是在半睡半醒之中看到杨旗旗那张笑眯眯的脸,就更加的使他深信不疑。

  魏老大在他的屋子里只睡了一个晚上,等魏老大走后,他闻到那一股汗腥伴着脚臭的气味就想反胃。每到夜里之后,凡是黑洞洞的地方,他看见就觉得毛尾(尾:当地口语读yi,如:马尾巴)根子向起竖,以至总后来感到屁股后边的某个地方,有个什么东西一直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自己。他也请人在玉皇庙、土地庙烧了纸箔许了愿,又请筮婆子(筮婆子:巫婆)在家里闹哄哄地折腾了半天,但杨旗旗那个笑眯眯的样子,仍旧在面前挥之不去、去之又来。

  旗旗生前是一幅瘦长脸,忽闪闪的大眼紧抿的嘴儿,别说是娇美的笑容,就是那两排牙齿,也难见几次外露的时候,即使是吃饭,多数时候也只是抿了嘴在慢慢地嚼。所以,那微笑的模样让世喜感到就像玉米杆上长出了谷穗,除了稀奇古怪之外,更多的则是心惊肉跳了。

  世喜专门走了一遭白口镇,找了镇上的一位能看见另一个世界的”明眼儿”(“明眼儿”:自称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巫婆或巫汉),“明眼儿”在神案前点上蜡烛烧上香,两只眼睛紧闭着,念念有词地祷告了好一阵子后说:“恁家的娘们儿真到恁家去过了。”

  世喜登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本来是跪在神案前边,双手捧着胸、眉髅挨着地,听“明眼儿”一说,就好像身子后边忽然吹来一股冷风,整个身子就随着高高撅起的屁股,扑通一声倒向一边,那个倒下去的样子,就像秋天的地里被狂风猛然掀翻的一摞谷捆子。

  “明眼儿”后来说那个女人转世又到了他家,他那颗怦怦地乱跳的心就揪得更紧。

  回来的路上他想,人们常说前生欠了谁的,那个人便要转世到他家做儿子,以方便彻彻底底地讨要回去前生的旧账,所以世世代代的人总会把辛辛苦苦的一切,源源不断地给了儿子去,儿子也就是世上最难对付的讨账鬼。

  世喜一边暗暗地诅咒那个刻薄狠毒的死鬼,一边盘算着如何对付这场鬼把戏。当他又一次想到那黑色的旋风时,心头终于呈现出一片前所未有的豁亮和光明:起升!打今儿起升官发财,俺爷爷那时借了一坨热气腾腾的牛粪起了家,俺孙儿打今儿起,就借了那一股平地而起的旋风,比那旋风还要快!谁怕你狗日的讨账鬼给要个小账!

  那日,他不知怎样就回到了大坡地村,直到跷着二郎腿坐在了自家的椅子上,弥漫在全身的那种轻松和愉悦还久久不散。

  等瞧满月的人陆陆续续地回去,道喜的宴席只剩下杯盘狼藉的时候,红梅头朝里脚朝外,蒙在被子里悄悄地哭了,从清晨起来后她就一直等着和母亲见上一面,让母亲看看她的儿子,她还想让母亲在家里住上几天,过几天正常人的生活。

  母亲是个苦命的女人,自打记事的时候起,原先那个腰里挎着短枪的男人,就揪着母亲的头发从屋里拖到屋外,再从屋外拖到屋里来回地打,她时常在半夜里被母亲凄惨的叫声惊醒。在她的记忆中,母女两个就像是滑落在猫窝里的两只老鼠,恓惶而绝望。十四岁那年,母亲将七岁的妹妹送到河曲的外婆家,领着她随杨老歪到了太行山的鸽子岭,随着鸽子岭一天天的人多势壮,杨老歪身边的女人也走马灯一般地时常换,母亲亦如那山崖上三月之后的迎春花,日见的清瘦和羸弱,也只伴了一片空旷的衰微与寂寥,无人知晓的酸楚,就像常年缠绕在鸽子岭上头的那一片浮云。

  上次得而复失的一千大洋,红梅就知道是鸽子岭的人干的。自从母亲和杨老歪说起归还赵家现洋的第一次起,红梅就从他那笑眯眯的不言不语中,感受到了一个冷森森的黑洞。

  自当日的半夜起,红梅的儿子起升就一个劲儿地啼哭,她和二妮儿轮流抱着满地悠走。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土豆儿就来了。土豆儿带来了一个惊天的噩耗:红梅母亲陈凤娇前天晚上上吊死了。

  事情的起因是,陈凤娇向老歪索要又抢回去的一千现洋,准备第二天下山时一并带来。杨老歪去后不久,就有一个企图下山逃跑的人,被拉到陈凤娇的门前给勒死了,心肝被挖了出来,炒熟后还送给她一碟儿,她哭着打翻后被家里养的猫捡着吃了,当晚那只猫就叫人做了龙虎汤。后来,陈凤娇就死了。

  土豆儿只待了半顿饭工夫儿就走了,母亲的遗物红梅托土豆儿带给了外婆家的妹妹。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480278968811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