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八十五章 风生水起的赵家公子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50:41 人气:43
  在大坡地,如果提起赵家来,那就没有几个人不会说到赵家的长公子进财。

  这些天也许是赵进财最为沮丧而羞耻不堪的日子。香温玉软的云梦之中,他向来是风生水起而乘风破浪的主儿,尽管中间出过一些小小不言的事端,但用过几付药丸药蛋之后,他也就风月相伴依旧了。和他有过一席之梦的女人就像大坡村的老鼠,来来往往的弄不清个确切的数目,不少同伍的人都羡慕他的威武和雄壮:他简直就是一只大红公鸡,头顶着火红的大冠子,扛了五彩的翎,踏了舞步昂首挺胸而趾高气扬,后边跟着一群咯咯咯叫着索要吃食的母鸡。赵进财最令人咂舌也最令他引以为豪的事就是,他在一夜之间漫游了三家的香粉之旅,成就了三英战吕布的辉煌,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慢慢地葬送了胯下的“赤兔儿”。

  “赤兔儿”之死则源于张三癞。

  张三癞六安人,和大坡地仅十里之隔,父亲是十多个煤窑的窑头,家境殷实得风雨不透。三癞魁魁梧梧的个头, 白白净净的皮肤,四四方方的大脸,乖巧伶俐的嘴皮,唯一的不足就是扛在肩膀上的脖子总是有点儿歪。

  张三癞不缺的就是银子,大块的银锭扔出去就像拉了一泡臭屎。因为钱的缘故,喜欢他的人屎壳郎一般在他身边乱哄哄地挤拱着,那棵临风的歪脖子大树,似乎又增加了七彩的斑谰。

  三癞推的一手的好牌九,五房妻室共育有十男八女十八个儿女,三十多岁的年纪,或许是受尽了人世间所有的快活,到了后来,就是再逍遥的事,也不能撩拨动他心中的那根敏感的神经了,身边的那群屎壳郎,挖空心思也为他找不到一件能令他怦然心动的事。

  在刚娶第六房妻子不久,三癞就开始不爱美眉爱须眉了。他和进财是在牌桌上认识的,进财虽是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可除了一对闪烁光芒的小眼睛,和一个抬摇风情的瘦屁股之外,似乎并无十分的惹眼之处,而世界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总会发生许多叫人意想不到的事。

  张三癞见了进财,就像看见了自己失散了几千年的旧情人,——如果进财没有个实实在在的应答,就枉了他几千年的痴心等候。

  在赌场上,每当进财血本无归急红眼的时候,三癞总会准时地送来一摞摞银元,进财也就在无数的无可奈何和不尽的恐惧之中,领略了一个剑走偏锋的歪刀侠客的刁怪,他一次次地被侠客的歪刀将他的灵和肉切割得支离破碎,再血淋淋地吞烟到肚中去。终于有一天他偷偷地溜了,无路可逃的他在野外的土堰下蹲到半夜,最后又被提溜了回去,三癞笑眯眯地说:“你他姑儿见过个啥?白在人世上走一遭儿哩,今儿黑夜给你个舒坦的,一万个人中遇不着一个哩,活东西儿,见过哩?怕听过都没听过了屌!试试,试试就知道了!玩够了,咱玩‘三打摞儿’!”当日就把他和一个女人关在一个屋子中。

  那女人一般的相貌,深眼窝儿,高颧骨,尖下巴,扁平的胸,狗一般粗细的腰,水蛇一般摇摆的屁股。开始时进财很有些看不上眼,想起三癞说的“玩够了咱玩三打摞儿”,只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就一身的兴味索然。

  中午饭吃饭的时候,他总感觉那牛肉大葱的包子有些怪怪的味道,因为饿,也就糊里糊涂地吃了四五个,待喝下那碗汤后,就觉着浑身燥热起来,体内就似有一股奔腾的激流在翻滚流淌着,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原来的那个兴味索然的女人身上。

  那个水蛇一般的屁股真的就像三癞所说,或许一万个人里头根本也出不了一个,那个本不该活动的地方,竟比舌头还要活动自如。进财就在云雾一般的世界里飘摇着,身体内的那股巨浪,在轰隆隆地推翻第一座高山之后,他仍然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嘴巴在吸吮或抚弄着他胯下的“赤兔儿”,不长的工夫儿,“赤兔儿”便又精神爽朗斗志昂扬地披挂上阵了,就像云雨之中的一条小船,前边有无数条绳索在拉,后面有无数只手在推,导引着他跨越一座又一座的波涛。

  他想,那应该是一个月亮上面才有的境地。

  进财喝了三癞的一粒斑蟊粉药蛋蛋之后,三个人加在一起就是“三打摞儿”。

  三个月后,三癞再也不给进财的欠帐付费了,他把钱给了一个新认识的人。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870630264282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