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八十九章 是狗咬的还是驴踢的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11:50:42 人气:56
  瘦三平时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端详弟弟写的方块字和听弟弟背书,——尽管一句也听不懂,但每根神经几乎每次都能达到一种快乐无比的巅峰状态,每逢此时,他总是满脸笑嘻嘻地挺直了腰板,仿佛骤然间突然变得威武高大了起来,就像一支疲惫的船终于看到了海港,沙漠中跋涉的骆驼远远地看到了绿洲。他仿佛看到了自家腾达的希望,看到一团升腾的火焰,仿佛屈死的爹正在上天夸赞着他不屈的执着和无悔的付出。于是整个心房之中,一半是安慰一半便是畅快,——总感到父亲那难以合上的双眼,在弟弟朗朗的背书声中,从此就会变得平静而安详了。

  文昌背到“雍也可以使南面”的时候,楼上的阿莲伴了弦子唱了起来:“我等着你回来,等你回来让我开怀,等你回来让我关怀……还不回来,春光不在,还不回来,热泪满腮……。”瘦三给弟弟摆摆手,文昌两只手啪啪地打着屁股的两侧,一蹦一蹦地去了。

  王炳中早就有挪坟的意思,临近中午的时候,烧酒坊的账房领来了开州的一个风水先生叫老刘。老刘五十来岁的的年纪,瘦瘦削削的个子,大蛤蟆眼尖下巴颏,一脸横七竖八的皱纹。

  王炳中陪老刘吃完饭后自己在莲香阁午睡。大中在院子里摆了一个不太高的小方桌子,给老刘砌了壶茶后两个人静静地闲聊。魏老大因要向王炳中借种子种地,也到了酒楼等着,周大中把王炳中饭桌上收拾回来的剩盘子剩菜放在了院中的石桌上,老大一只手拿了筷子夹着吃,一只手掂了个大铜瓢,吃几口菜再喝上几口凉水,吃着吃着便连珠炮似地放了一串大屁,屁股正对了老刘和大中围坐着的小茶桌,老大一边叭唧着嘴一边给大中说:“叔吔,这不通泰了,——这好东西儿和赖东西儿就是不一样,吃了这好东西儿,连放屁都响亮,看这不是,肚子又松通了,还能吃点儿。”

  周大中撅着嘴笑了起来:“这谁又惹你了,喊叫的恁急,大鱼大肉的也塞不住,使恁大的劲儿做啥,也不怕把缸(肛)崩坏了还得掏钱儿锯?”

  老大嘿嘿地笑着,扭过身子瞅了瞅大中又看看老刘,躬着身子也笑了起来,端在铜瓢里的水晃荡晃荡地洒了一地:“能在人前丢丑,不叫凉气攻心,——也实在是夹也没夹住。”

  老刘放下二郎腿,一边挪了挪小凳子,端详了魏老大好一会儿,攥着拳头摁住嘴干咳了几声后,大蛤蟆眼睛眨巴眨巴地像发现了一个新东西:“送你几句话,你听好了。”老大端了铜瓢圪蹴了下来,眼睛里充满了希望和迷惑。“三沟九圪梁,自小儿没爹娘,遇雨紧躲背,遇雪不着忙!”

  正说着,赵老拐从门外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大声嚷嚷着:“顶是个白说,下雨谁还不紧跑,下雪着个啥忙,雪又淋不死人,跑快了,跌个骨趔(骨趔:土语:跟斗)指不定就跌拐啦!”老拐一边说,一边扬扬手里的拐杖,一歪歪一歪歪地走到石桌前,抓了一把花生豆,一颗一颗地往嘴里放,一会儿又拿手抓了两块猪头肉塞进嘴里,又一歪歪一歪歪走到老刘跟前转了两圈,说:“你说俺这拐腿儿是狗咬的还是驴踢的?要说准了,俺给你磕个头,要说不准,——你得管俺一顿饭。”

  老刘向前突出的大嘴颤颤抖抖地吧唧了几下,露出两排黑黄的牙,一会儿抱住双拳顶住额头闭上了眼,嘴里似乎在哼哼唧唧地念叨着什么,一幅和尚唱经文的样子。

  老刘又打了两个呵欠以后,圆睁了一对突出的大眼,不紧不慢地说:“这驴踢狗咬的,——都不是,你也嫑磕头,那折俺的寿,那事儿还是不说的好。”赵老拐猛一激灵,一只眉毛使劲地向下挤弄着,另一只眉毛和眼睛使劲地向上提:“——不说也行,说点儿别的俺听听。”

  老刘站了起来,又攥住拳头捂住嘴唇干咳两声,来回走了几步:“这世上有四大难闹:短脸子、尖嘴子、骨撅胡子,瘸腿子。这四样儿,——恐怕你要占了三样儿。日后咋样儿,俺也给你说说:三角儿眼,半截儿脸,吊角儿眉毛儿没人管。——有儿也给你送不了终。”

  魏老大仍旧圪蹴在石桌旁,低着头思谋着老刘的话:这“遇雪不着忙”,该是合了静峦寺的“独钓寒江雪”,指不定今儿是真遇见神仙了?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些激动,抡着胳膊往起站的时候,一拳正打在老拐的拐棍上。

  赵老拐听到老刘说的不对心事的话,瘦小的双肩正一耸一耸的挤弄着,正在想着要发作的话,不防备老大挥来的一拳,突然就一下子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他往起一爬,抡着拐杖要打老大:“你龟孙儿长眼屙屎唻还是尿尿唻?抡拳舞棒的也不看个地方儿?!”

  这时王炳中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你手不蹓,怨袄袖,一风刮倒还怨天唻,咋不埋怨自己脚下没跟,那琉璃咯镚儿还吹三吹呢。”一边说一边提了老拐的膀子拽了起来,扭过身看着老刘说:“嗨!——这闹不好还有两下子,再给看看这个。”一边用手指了指周大中。

  老刘照旧攥了一个拳头顶在嘴上干咳两声,念念有词一番之后说:“先开花后结籽,是不是?”大中嘻嘻笑着,不言不语地给老刘续上了茶,当老刘又说到“上通下达左右逢源,大小适中福寿延年”时,,一种甜蜜蜜的狂喜就在他的心头按捺不住地扩散开来,脸上笑吟吟红彤彤的一片。

  正说着,瘦三领了山花来了,后面跟了早来,早来手里拿着一把嫩茵茵的柳条儿,嘴里正吹了柳条儿皮做的柳哨子,呜哩呜哩地脆响着。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952479362487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