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九十四章 老拐提着满夜壶水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12 21:07:39 人气:80
  就挣银子来说,李小赖有时候玩上一个晚上,就能顶王炳中一百亩地一年的收入,但到头来却仍是行囊空空,他就像是一条宽大的水渠,那银子哗啦啦地流了来,又哗啦啦地流了去,最后山不转水转,就是钻到地底下,也要找个地方冒出来,再哗哗地流入王炳中的大海。李小赖浑身的本事使尽了,伸出去的腰还没有王炳中的小拇指粗壮。每每想起来就令他痛恨不已,更可恨的是,上次他去找小莲就被王炳中给撵了出来。

  李小赖停止了摸牌,用眼盯了赵老拐好一会儿后,说:“都说你赵老拐三十六个心眼儿七十二个转轴儿,今儿俺倒要看看你个名声在外的老草鸡,到底能不能给屙个蛋儿出来,——你去把王炳中眼上的眼镜摘下来砸了,欠下的债就一笔勾销了。”

  赵老拐眨巴着小眼睛,一副为难的样子,李小赖却在故意奚落:“不吭声儿?早就知道你就是个圪蹴着尿尿的货,王炳中不是说他再生个小子叫天喜?论辈儿你该叫他爷爷!去去去!趁早儿圪蹴着去把你屙到他家的那泡屎吃了,回头连本儿带利还俺钱!”

  李小赖这么一说,赵老拐吃下的那只苍蝇忽涌一下又返了上来,——李小赖几个的嬉笑声好像使他在女人的裤裆下来回爬了好几遭。老拐问:“当真?”李小赖说:“当真!”老拐又说:“说话儿不算是大闺女养的。”说罢,就从小赖的碗橱子里找出来小半坛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把剩下的在前胸后背上倒了一些,拉起拐棍直奔石碾街而来。

  王炳中在北圪台儿上坐了一把小圆凳子,翘着二郎腿儿正在比比划划地说着,一副满腹经纶傲视天下的模样。赵老拐晃悠晃悠地走到王炳中跟前,也不说话,眯着眼低着头,一副晕晕乎乎醉酒的样子,冷不防伸手摘下王炳中的眼镜,往自己眼上戴了戴,一松手掉在青石台阶上,又前后左右地晃荡着跺了几脚,那眼镜就碎了。然后又稍稍地抬起了头,眯着眼对王炳中说:“你——再——好好儿瞅瞅,俺拐子——腿——拐屁股歪,可屁眼儿——还——还——还不歪,你就断定那泡屎是——是俺屙的?再说——晌午吃的尖椒赶黑也不见得——不见得就能屙出来,论体格儿俺,俺也打不过你,论钱财俺也比不过你,俺就——俺就——,就找根绳儿,就在这大槐树上吊死算了,俺的娘呀——”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就拿头往王炳中身上撞。

  王炳中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立在那里愣了,人们都纷纷劝说拉了开来,老拐一路哭着走了。

  王炳中回到家,一天心里不是滋味儿,那只眼镜被赵老拐当众从他的脸上摘下来,而且给踩踏得一塌糊涂,那就像当众在他的脸上吐了一口痰,让他在众目睽睽的石碾街上失尽了颜面。在大坡地村,只有无尽的荣光围绕着他,无尽的奉承迎合着他,除了牛文英以外,甚至没有人敢去摸一下他的后脑勺!这就令他产生一种超越常人的不快。

  吃过晚饭后,满仓把他那把摇椅搬到七叶树下,然后沏上茶,王炳中安置满仓套大车,连夜去把六安的张三癞请来,就要赵老拐的手指头,一个大洋一百,拿来算数,按数给钱,一辈子不能光当好人,叫鬼也给咱推一回磨,……

  满仓刚要走出大门儿,赵老拐提了一只便壶一瘸一拐地迎面而来,见满仓急急忙忙地往外走,扔下拐杖就拽住了满仓的手说:“叔吔,恁侄儿前晌办了件不蹬底的事儿,在恁主儿家跟前给俺说几句好话儿。”

  满仓指着老拐手里的夜壶,嘴里说:“你——你——你——”还未说出下一个字,就叫老拐弓着身子拖进了院中,老拐见到王炳中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炳中叔吔,这酒壮松(——)人胆,要不是灌了二两猫儿尿,打死俺也不敢摸摸您的脚趾头儿啊,前晌的事儿当时记不清了,后来别人给俺说了,才知道又惹您老不高兴了,这新鞋不踩臭狗屎不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你看这不是?俺提了一夜壶尿,你要真不饶,俺当你面儿喝了,再不解恨,你也别动手,俺自己把那条腿打折算了。”

  王炳中猛地抓起那把夜壶,一副要砸向赵老拐头上的模样:“先把那壶尿自己倒头上去!”

  老拐半蹲起身子,战战兢兢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瑟缩着脖子撇着嘴说:“倒到头上倒不怕,就怕脏了您这块地儿,要不俺去街上倒?”

  “哟——俺二侄子儿多懂话儿,还怕脏了这地儿,这头脑头脑不叫狗捯,侄子儿的头脑再不值钱,也不能叫尿泡啊不是?”牛文英一边系着大襟上的扣子,一边摇摇摆摆地晃荡了过来,走到老拐跟前提过那把夜壶,实实在在地把里边的东西倒进了旁边的一个木盆里,——原来是清凌凌的水。

  文英在老拐的脸前翻弄着那把新崭崭的夜壶说:“俺侄子儿歪屁股儿的事儿也做,没屁股儿的事儿也做哎,把恁叔叔婶婶儿当了一天吃四顿饭儿的小孩儿糊弄?整日价弄些耍尿泥儿的小把戏儿,叫人知道了,把咱个好好儿的三条腿儿的人当成四条腿儿看了,那以后可咋在人前人后的游走!活着丢人死了都败兴呢,是不是?亲侄儿?”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扯了扯炳中的肩膀。

  王炳中随文英来到北屋,牛文英不无骄傲地说:“屎皮子还没褪掉呢,就敢在如来佛跟前翻跟斗儿,——哎,俺说,这老人说得好:休与小人为仇,小人自有对头。甭理他,先晾一会儿在那儿,饧饧性儿就叫他滚蛋!”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3908009529113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