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四十七章 武警医院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6-03-06 16:19:44 人气:64
  一个战友在训练单双杠的时候,从双杠上摔下来跌伤了脖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不见好转,部队决定送往广州武警医院,还要派一名护理负责照料,通常都是由卫生员前去,但卫生员鈡无忧几天前请假回家探亲去了,于是这个机会被我争取到手。说实话,部队我实在不怎么想长呆下去,因为没有什么意思,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倒是沾染了些流氓气,不如找机会多见见世面,将来退伍回家也算不虚此行。

  在武警医院里也有教导员,不过是个女的,虽然挂名教导员,却并没有怎么管我们的事情,说话挺和蔼,让我们心里挺舒服的。病房里真正管事儿的其实是护士长,每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护士会关闭各个病房的灯,不定什么时候护士长就会检查各个病房里人员的入睡情况,护士长很严厉,看见还没有入睡,蹲病房门口或者阳台上抽烟的立刻就能火冒三丈,但发火归发火,却不能声音太高影响其他病人。武警医院是对社会开放的,所以除了几个军人病房,其他的都是些社会上的病人。

  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些其他地方的老兵,有得甲亢的,也有得脑中毒的,因为部队的习惯,我尊称他们为班长,他们却说别客气,叫他们名字就行,反正大家又不是一个部队的,就当交个朋友吧。我觉得他们真不错,就经常和他们吹牛,说我们部队的老兵从来不客气,不像你们,他们笑笑告诉我,各地的老兵都一样,只不过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兵而已,老兵都怕镇不住新兵,让新兵骑到自己头上去。

  其中一个老兵叫程阳,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儿,是广州第某支队的,他说了很多关于武警的故事,例如武警和解放军不同,人们都叫解放军叔叔,但武警在广州是爷爷辈儿的,他还说武警纠察队的人他也认识,他们一般不纠察武警,都是纠察其他兵种,纠察到就把警衔、领花、帽徽之类的给收缴上去。他还说他原本坐车是给钱的,后来就不给了,都知道武警不给钱,你给了不是你素质多高,明知可以不给钱,还乖乖的掏钱,不是太**了吗?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的价值观都出现了问题。

  程阳在我们科室里的人缘特别好,和那些护士们关系也非常好,有时候晚上熄灯,护士们总是在关了其他病房的灯后,留下我们的灯,告诉程阳赶紧组织大家休息,然后熄灯,否则护士长会骂她们。我问程阳怎么跟她们那么熟悉,他说慢慢就熟悉了,他平时经常帮护士们干活儿,帮她们铺床,帮她们把化验用的血送去血透室等等,有时候是他主动做,有时候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们会通过床头的对讲喊他过去,有时候来了新的药品,他也会去帮忙搬药品,还有那些病号的服装,新做好的或者洗完收回来的,他也会去帮忙摆放,就是每次护士分药的时候,他也会去帮忙跑腿。后来程阳离开以后,这些我都照做了,而且做得比他都好,也从这些护士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虽然我们都觉得“白衣天使”的形容有些夸张,毕竟大家都是凡人,不是圣人,难免有私心,甚至不是所有的医生都有医德,但当我去陪同护士为一个瘫痪的老人处理床上的大小便时,我突然觉得护士这个职业的神圣不完全在于付出了多少真心,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不要他的真心,他也未必肯去帮一个老人处理粪便。这些护士有的还是刚中专毕业,在武警医院里实习,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我相信很多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连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都没有仔细打扫过。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80279445648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