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四十九章 天赐之恩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6-03-06 16:19:45 人气:94
  有一个护理叫周怡平,是第四年兵,广东武警某中队的卫生员,负责他们单位一个士兵的护理,这个士兵叫桑天恩。

  桑天恩是河南人,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一直都是尖子生,高中毕业后因差四分没能考上大学,选择了当兵这条路,因为对部队的实际情况没有心理准备,入伍后不停受到老兵的打骂体罚,感觉自己从被老师同学宠爱的尖子生,一下变成了人见人欺的倒霉蛋儿。

  尤其在单双杠训练过程中,他因为在单杠上挂不住了,班长说潜能是逼出来的,于是找人抱住他的双腿,这样一来桑天恩只能拼命抓住单杠,因为一旦松手双脚无法落地了,可能一个人的潜能到底有多少,能激发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抱腿的始终不撒手,桑天恩可撒手了,就这样桑天恩磕伤了头部,到医院里治疗了几天,回连队后头上还包着纱布,过了一段时间后,纱布去除,他要恢复正常训练,面对老兵的打骂体罚,他实在无法忍耐了,就选择了当逃兵,逃回了河南老家,但部队不能平白无故的少了一个新兵,和他家里取得了联系,对天恩父母的说法是训练苦很正常,革命军人嘛,就是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要有不怕苦难的思想准备,桑天恩可能是承受不了,部队会好好做他的思想工作,就这样桑天恩被部队接了回来。

  在桑天恩逃走的时间里,他的班长以及那些老兵一定没少挨骂,新兵有思想波动很正常,当班长老兵的连新兵不见了都不知道,还能有不挨批的。所以桑天恩回来后,这些班长老兵不是看不起逃兵,就是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有一天桑天恩午休的时候,突然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最后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送到医院后的桑天恩,因为病情严重被送入加护病房,桑天恩的母亲赶到医院照顾儿子,一夜的时间头发的底部就给急白了,起初我不知道内情喊她阿婆,后来周怡平说别喊阿婆了,人家年龄没有那么大,还是喊阿姨吧,我以后就喊她阿姨。桑天恩昏迷了三个月才醒,在这三个月里他的母亲天天以泪洗面,还要不停的给他擦洗身子,桑天恩抽筋的很厉害,全身没有不抽筋的,从四肢到鸡鸡都离不开他妈妈和护士们的照顾,这里我不得不说那些护士真的让我们感动,他的妈妈也更让我们可怜。桑天恩醒来后,四肢都伸不开,双臂抬不起来,大臂与小臂只能勉强伸开个锐角,他的母亲一有时间就帮助他按摩。我和战友入院的时候他已经苏醒,出院的时候他的双臂只能打开直角那么大,而这一切经过了他母亲一年多的努力。

  桑天恩被确诊得的是脑中毒,他的病情还不只是前面所述,另外,他的舌头也抽筋了,说话听不太清楚,我们总要他的妈妈来解释才能理解,因为他的病情同时导致他出现了智力退化,苏醒后的他只能具有十岁左右的智力,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当国兵,也不知道读书后的事情,说的话他妈妈翻译的都是地方的老土话,例如上厕所从他嘴里是上茅斯,我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差四分考上大学的尖子生。他的妈妈有很多对部队的抱怨,或者每每聊起一些往事,她就会骂那些老兵班长不是东西,知道我还是新兵,还总是嘱咐我千万要小心,该拍马屁的拍马屁,千万照顾好自己,就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家人,也要照顾好自己。

  想想他的名字桑天恩,都说天恩浩荡,难道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恩德?还是像某些老一辈人说得那样,前世做了太多的孽事,报应到今世身上了?再后来,我和周怡平去过重病区,看到了很多武警的植物人,有的父母已经在医院里照顾了七八年,已经不哭了,就习惯性的机械的照料着自己的孩子。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104532957077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