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五十章 马子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6-03-06 16:19:45 人气:124
  周怡平经常给我讲一些老兵的故事,有时候也带我到处走走,例如去武警医院附近的银河烈士公墓,里面死去的烈士还有一杠四星的,这在我们武警部队里已经没有了,只有两杠四星,一杠四星可能取消了。周怡平有时候还会带我去外面的录像厅看录像,那是我最早接触到三级片,录像厅里都是间隔式播放,起初看我们是武警没敢放,周怡平说我们只是来看的,不是来查的,人家才恢复正常,放完一部普通影片就放一部三级片,当时我充满好奇,但又好像有种偷偷摸摸做贼的心理在作祟,不管怎么说也算长了三级片的见识了。

  武警医院也有属于自己的一支队伍,每天早上都能听到他们出早操的声音,但他们是分男兵和女兵两支队伍的,女兵总是慢悠悠的跑,男兵大概是表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总是超过女兵一圈又一圈,而且还神采奕奕,男兵的口号雄浑有力,女兵的口号娇里娇气。我和周怡平一起去过他们的训练场,他们的训练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容易过关了,男兵还没做几个单双杠就已经打报告下器械了,俯卧撑做个一二十个,打个报告也起来一边呆着去了,老兵更没有要打骂体罚的意思,用我们一贯的表达方式叫“舒服的要死”,女兵更不用说,看上去花架子的成分更严重,打擒敌拳的时候,总是像大家闺秀似的,我记得程阳还学她们打擒敌拳的样子给我看,说她们每次拉格斗式时,听到命令第一个动作总是情不自禁的提一下裤子,而且格斗式中的左右移步,程阳给学得像扭屁股。周怡平说这些机关兵日子过得好着呢,尤其是女兵,家里没钱没权的根本当不上,有时候我们去录像厅的时候,路过一些发廊,在发廊旁边还有一些其他的商店,往往总是能碰上女兵在那里打电话,声音甭提多嗲了,我觉得这有损军人的形象,周怡平说这些女兵有很多都被社会上的大老板给包了,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周怡平喜欢护士陆芳薇,还给人家取外号叫“小鹿”,动不动就说人家是他的马子,在我的印象里“小鹿”应该是喜欢他的,所以故意惹他生气,例如护士分药的时候,如果是“小鹿”值班,周怡平就会提醒我们不要和他抢,我们当然很识相,可“小鹿”总是不领情,动不动就说让他滚,然后就是喊我帮忙,我去帮忙的时候总是对周怡平说,这事儿不能怪我,我是被动参与的,他总是一副等着瞧的架势,等分药完毕“小鹿”离开,他又指着说我泡他的马子,打他马子的主意,但这一切仅限于玩笑。

  周怡平这人还就是有那种脸皮厚的精神,任“小鹿”如何横眉冷对,他总能表现出足够的热情和积极性,赶上“小鹿”上夜间班,他更是主动陪同,不是讲笑话就是拿扑克给人家算命,他的花样还真多。护士值夜班的时候是有夜宵的,不管哪个护士值班,只要夜宵一到,他总是颠儿颠儿的跑去问护士要夜宵,但大多都被护士拒绝了,再后来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儿就成我的专利了,还好我只要开口就能要出来,有时候我明明已经睡了,也会有护士过来拍拍我的床,说夜宵吃不了,问我要不要吃,我的激情立刻被调动起来,往往同一卧室的周怡平等人也会同时醒来,先是看我在护士那里吃,然后是示意我把东西拿过去,所以护士的夜宵基本上都是被我们这些人给吃了。

  在武警医院的时候,每天傍晚都会有个十七八岁小姑娘,拿着个饭卡到每个军人病房里,让大家点第二天的伙食,第二天的时候,她会和一个阿婆一起送来。大家熟悉了就经常开开玩笑,说阿婆不给做好吃的,害得我们都瘦了,阿婆说她连喂猪的方法都用上了,可我们就是不肯胖。有些过分的是,有的老兵爱拿小姑娘开玩笑,非问人家做女朋友行不行,人家说不行,就问亲一下行不行,人家还说不行,那老兵居然把门一关,把小姑娘挤到墙边,张着嘴就往人家脸上凑。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603691101074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