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我的兄弟叫别扭 第五十二章 生死之间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6-03-30 21:36:16 人气:107
  后来,在我们病房的对面来了一个新病号,是法政学院的一个靓女,叫庄旋慧。她是什么病因我不太记得了,除了武警要住军人病房,其他病人都是社会上的,不管是法院还是检察院。庄旋慧的名字是我在帮护士叠床单的时候从床卡上发现的,告诉周怡平他们后,他们有人说这名字像极了“装贤惠”。庄旋慧住院期间,总是一大堆的帅哥靓女前来探视,简直把我们看得眼花缭乱,她的床上、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水果礼品,还是一些鲜花,有时候她的床上还会摆上一副跳棋,她会和她的同学玩上一会儿。

  周怡平没事的时候就爱搬张椅子坐在门边,有意无意的往庄旋慧那边观瞧,后来他说想和我玩跳棋,让我过去和人家借一下,我问他自己为什么不去借,他说我好歹算是帮人家铺过床,虽然没说话,也算有了一面之识,其实我也正找不到借口和她聊聊,就顺杆儿爬,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直呼其名,她听了一愣,马上若有所悟的说我一定是看过床卡了,我说我确实看过,然后道出我的来意,她问我是不是会下跳棋,我说不会,然后指给她看周怡平,说那个瘦高个可以教我,她说她自己也挺闷得慌,要不她来教我,我陪她下一会儿。我陪庄旋慧下跳棋可急坏了周怡平,他拿手指着我一副很让他失望的神情,好像在说“周哲!你完了,你没救了”,我一边陪庄旋慧下棋,一边冲周怡平做各种表情。

  庄旋慧没待几天就走了,她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她走的时候专程过来和我道别,把很多她的东西拿到我的桌子上,还有她的那些花,我知道这短暂的相处她已把我当作一个朋友,只可惜我没好意思问她的联系方式,她好像也准备问,但一迟疑就成了道别,在部队里不能用电话,所谓联系也就是写信一种方法。周怡平才不管这些,庄旋慧一走,他们立刻瞄准了那些水果,群起而攻之。

  一天夜里,我们还在熟睡,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些紧张兮兮的窃窃私语,我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起床看个究竟,原来是一人家的老爷子病危,被推进了急诊室,高高的氧气瓶树在一侧,医生正在慌忙的急救,只片刻的时间,家属们痛哭流涕,老爷子死了。

  我们上下楼所乘坐的电梯处在“工”字型楼房的中心位置,“工”字的两个“T”型交汇点是护士值班室所在处,“工”字的上下两横是两条走廊,走廊两侧是各个病房。我们那层楼的电梯两侧分别是内科和妇产科,经过那个老爷子的死,当我站在电梯门口,望着内科和妇产科,我突然发现生与死的距离竟然如此之近,同样是哭声,内科的哭声是死亡,妇产科的哭声是新生命诞生。

  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能耐下性子搞创作,为什么能抵抗吃喝玩乐的诱惑,我并不认为我有多强的能力来抵抗诱惑,只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面对各式各样的诱惑,况且我会花大量的时间在写作上,也许写作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诱惑。人生充满着未知数,生命是如此脆弱,虽然我并不消极对待生命,但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有多长谁知道呢?不管生命的终止期是什么时候,至少当我还拥有它的支配权的时候,我希望能用它多做点事情。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097543001174927 seconds